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二十四章 从不从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有何不可?

    宫抉没有说话,而宫澈身边的人很清楚的听到他用轻慢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拿鞭子来。”

    真打啊!

    在场的官员各个面面相觑,今天这都是些什么事啊?好好的大婚,先是太子逃婚,后来又拒婚,拒婚不成,又开始找齐王麻烦了?

    而有些大脑活络的不禁在想,今天成亲只怕都是小事,真正的大事,是这两个顶梁人物要争锋相对了!可为什么呢?

    太子身后的宫人为难了一下,还是去取鞭子去了。

    宫抉眯着眼看着宫澈,眼中有危险的浮光闪过,而宫澈就好像没有看到这一切一般,等宫人回来了,直接伸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鞭子。

    镶嵌着宝石的鞭子看上去很精致,更加衬得那只握着鞭子的手,白皙如玉。

    宫澈用鞭子指着宫抉,在雨中,突然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全部都给孤让开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看了不远处皇帝的坐辇一眼,纷纷退开,这件事一看就不妙,他们还是躲远一点好,免得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而他们这么一退,一下就空出了一大块地方,人少了,但是空气中的压抑一点都不少,雨哗哗的,宫澈朝宫抉走近,脚步从容,鞭子一下一下敲打着自己的手心,看着宫抉微微勾唇,和平时的他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宫抉,你可愿意被我抽一顿抵消罪过?”

    宫抉觉得他真是异想天开,“皇兄不是总说与皇弟兄弟情深?怎么,这么一点过失都要动用刑罚,是不是太过了。”

    宫澈笑,“一点点过失?只要我愿意……你就是大不敬之罪!这可不是一点点过失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懒得争辩,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想动我,大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一落,雨好像更加大了,但是再大的雨,都浇不灭那沉默下的狂躁和怒火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以前我没发现,现在,我却觉得,我们俩性格还是挺相近的……就好像,你对喜欢的人不肯罢休,我也是,你喜欢上至亲,我也是,我们喜欢的,还是同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大雨中,他的声音只有宫抉能听得清,而宫抉看着眼前那张明明温和,但是此时却越发妖异的脸,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“是么,我却觉得不同,若是相同,皇姐怎么会喜欢我,而不喜欢你呢?”

    他一句话,宛如最最锋利的刀,一下让宫澈的脸色僵硬了,下一秒,他身上的杀意,几乎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!

    宫澈薄唇颤了颤,最后仰头轻嗤一声,“你大概不知道吧!前几天,父皇是真的打算毒死沫儿。”

    宫抉瞳孔微微一缩,这件事他是知道的,可是他当时以为那毒药,不过就是一般的毒,并不会致死,没想到,竟然是致死的剧毒?

    皇帝,他居然可以这么狠!他真的想杀了沫儿!

    那一瞬间,宫抉对皇帝产生了深深的戒备。

    宫澈笑了,“知道这件事,我也很震惊呢,看来不管是谁,在父皇眼中,都是比不过江山社稷的,就好像我,虽然是太子,但是方才想悔婚都不行,你说,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为什么不行……一定是皇帝怕宫澈不娶亲,会一直对宫以沫不死心,所以才会逼迫他,可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那就是皇帝对宫以沫还是处于一种戒备状态,一旦认为她对大煜有害,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她!

    而宫以沫那个傻女孩……她对皇帝根本不设防,而且还不许宫抉动皇帝,此时真真让宫抉为难起来……

    宫澈看着宫抉身后,那雨中沉默的皇帝轿辇,轻笑道。

    “宫抉,你以为,为什么父皇会同意我们这么多人在这等你,我说要用刑,他也一个字都没有反对?”

    因为今日皇帝既然已经发作了宫澈,那么一视同仁,他也会一并发作了宫抉,算是打压和警醒,若是没有由头就罢了,偏偏宫抉姗姗来迟,来给了皇帝一个由头,他自然乐得借宫澈处置宫抉,压一压他的气焰,让他今后的日子最好听话一点。

    虽然离得不算太远,但因为大雨,众人都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,就连常喜,最多也只听到些只言片语,听不清具体内容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宫澈容他思考,然后慢悠悠的问,“是让我打一顿,让父皇消消气,还是坚决不从,让父皇对你……对沫儿更加戒备?”

    宫抉终于皱起眉来,心里有些郁躁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从呢?”

    反正如今皇姐已经去了玉祁,皇帝就算再不满也发作不到皇姐身上。

    似乎明白了宫抉所想,宫澈再靠近了一步,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方才我想拒婚,父皇是怎么跟我说的么?”

    他声音轻飘飘的,却让宫抉更加警惕了。

    宫澈垂下眼睑,在宫抉耳边轻轻说道,“父皇说,若是我不从,他就会派玉祁的人,直接毒杀了沫儿……据我所知,沫儿那个傻丫头,对一般亲近的人,都是不设防的吧?”

    宫抉双眼微微睁大,看着雨幕,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,他没想到,宫晟竟然还没放弃毒杀皇姐的念头!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生气?是不是很想干脆推翻了他,杀了他?”

    宫澈笑了,“可是父皇说,若是他不小心死了,就会拉沫儿殉葬,而且沫儿,肯定不允许你动父皇吧,你说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雨哗啦啦的下着,不仅将声音割裂的断断续续,更是让人的心跳都乱了好几拍。

    最后,只见太子拍了拍宫抉的肩膀,似乎已经谈妥了一般,众人不禁露出狐疑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现在,是愿意让我打你一顿,让父皇消消气,不要迁怒于沫儿,还是要……继续顽抗?”

    宫澈拍了拍宫抉的肩,用最温柔的语气问道。

    宫抉感受到了身后常喜那刺人的目光,还有皇帝无声的威胁,宫澈的挑衅,心里的怒火,怎么都压不下去!

    他们这是在逼他就范?宫澈这是想借机羞辱他,而皇帝,却是想在众人面前削弱他,真当他好欺负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