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一十九章 追她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逃婚?这怎么可能?!

    苏妙兰一把扯了盖头,跑出去,结果哪里还看得到人?那一瞬间,她的神情疯狂扭曲了一瞬,然后,对着身边的喝骂道!

    “你是死的吗?还不快去追?!”

    轿子边是镇国侯府派来的护卫,方才那一幕早就让他吓傻了,此时听到自家小姐有些尖锐的声音才如梦初醒,连忙带人去追了!

    这时候才有人想到要去禀报皇帝,总之宫门口人仰马翻,十分混乱。

    老百姓开始搞不懂发生了什么,等混乱渐渐安静下来之后,一个突兀的小孩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娘,她是被抛弃了吗?”

    她身后的妇人连忙捂住她的嘴,不等那边达官贵人们反应,连忙跑了。

    但是小孩童言无忌的话就好像打开了人们混沌的大脑,一下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太子逃婚,是因为对太子妃不满吧……啧啧,亏得还是什么京城第一美人,连个男人都看不住,还当众弃婚?

    有的人的眼神就更直接了,**裸的嘲讽,平日里镇国侯总是以准太子岳丈自居,得罪了不少人,这下,全应在他女儿身上了?

    有人甚至恶意的想到,这苏妙兰平日里总拿腔拿调的,这下被人当众暴起,还真的大快人心啊!

    虽然他们没有明说,但是总有一些窃窃私语传出,加上那些可怕的眼神,那一瞬间,扯掉盖头的苏妙兰简直无地自容!她一张漂亮的脸扭曲起来,恨不得将周围所有人的嘴都缝起来!

    太子为什么要逃婚?真的是对她不满?如果她做不了太子妃,这已经不是丢人的问题了,她还不如死了干脆!

    见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白,吓人的很,不少人笑了,原来所谓的京城第一美人也不过如此嘛,他们当初还真是瞎了眼去追捧她。

    这时喜娘颤颤巍巍的上前,“小姐……您还是去轿子里吧,太子殿下兴许是有什么急事,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有压抑不住的笑声传来,也不知是什么样的急事,让太子在大婚这样的日子都能撇下新娘去做。

    苏妙兰怨毒的瞪了喜娘一眼,吓得她不敢说话了,苏妙兰想,一定是喜娘哪句话触怒了太子,不然太子为何会毫无征兆的逃婚?都怪这喜娘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第一个从宫里出来的竟然是镇国侯,他念女心切,甚至走在了皇帝的前面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宫门口一场混乱,镇国侯脸色铁青,“太子呢?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苏妙兰再也忍不住,一下扑倒了镇国侯怀里,嘤嘤哭泣起来,好不委屈。

    这时皇帝也过来了,他一来,所有人都要下跪,皇帝不耐烦的吼了一声,“跪什么跪,太子呢?他不是出来迎亲么?人呢!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没有一个人敢回答,那毕竟是太子,以后的皇帝啊!

    还是苏妙兰抽抽噎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太子殿下他,许是有什么急事……离开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皇帝一惊,“这个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他一边骂着,一边忙派禁军去找!

    见他暴怒的模样,苏妙兰连忙挣脱了父亲朝皇帝跪了下来,“陛下,太子殿下若是不喜欢妙兰,那……就当妙兰福薄,请陛下千万不要因此而怪罪殿下,殿下一定是被人误导,才做出这样的事!”

    而她肯定,能影响宫澈的,只有宫以沫!

    所以她故意这么说,祸水东引,她不好过,所有人都别想好过!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话?你才是他的妻,有什么能比你更重要?快起来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妙兰已经没脸做人……不如死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妙兰!”镇国侯悲声喊了一声,脸上满是愤怒和隐忍。

    而皇帝看着苏妙兰那张浑然欲泣的脸,心里的火气瞬间到达顶峰!

    “你回轿子里去!”皇帝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苏妙兰抬起一张楚楚可怜的脸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朕抓也要把他抓回来成婚!你回轿子里去!朕会让他来迎你进宫!”皇帝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妙兰好似被他吓到了,安安静静的回到了轿子里,心里却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件事,只要皇帝肯为她做主就行。

    不说这里一片混乱,那边,城外郊野,宫以沫走出很远都还能听到城内喧闹的声音,不由摇了摇头,准备加快速度了。

    “沫儿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似乎听到了宫澈在叫她?但是怎么可能呢?这个时候,他应该在迎新娘才对。

    所以宫以沫只是顿了顿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沫儿!”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回头,神情一肃,她没听错,是宫澈的声音,可是宫澈不去拜堂,为什么会在这里?!

    她牵着马转身,便看到一个火红的身影飞快逼近!真的是宫澈,他竟然穿着喜服来了!

    因为跑得太急,宫澈的发髻都有些乱了,但是他看到宫以沫还在,他的眼中一瞬间迸发出惊人的光彩!整个人都鲜活了!

    此时他穿着华贵的喜服,甚至身下的马身上,都绑着红绸,他不像来追人,更像是来迎亲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让宫以沫有一瞬间感觉好似回到了上一世。

    好像他此时飞奔而来,就是来娶她的。

    只是上一世并没有这一幕,却还是让她心生感触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在宫以沫身边勒马停了下来,他胸口剧烈起伏,如玉的脸上更是染着一抹艳色,但明媚漂亮的就好似神仙中人一般,尤其,他现在已经释放了全部的自我,不在压抑。

    “别走……留下来!”

    来的路上宫澈已经想清楚了,一直以来,他一直忍,一直退,根本毫无意义,他还是没能得到宫以沫的青睐,也没有解决这件事。

    他早就该如此,早就该像宫抉一样,步步紧逼,不让对方有任何逃离的机会!而不是为了让她不为难,而娶别的女人,向世人掩饰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宫以沫叹了口气,下了马,而宫澈也跃下马来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反正她已经知道他爱她了,他也不想再掩饰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