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一十八章 太子迎亲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太子东宫。

    来往的宾客络绎不绝,但是太子并没有去招呼客人,而是一直在门口等着,等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最后,他听到一声宣唱,来的是他的父皇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皇帝对太子还是很和颜悦色的,可是今天看到他,虽然没说什么,但是太子还是感觉到皇帝对他的不满。

    皇帝来了,宫澈必须进去了,他最后望了外面一眼,有点担心,沫儿为什么还没有来?

    察觉到他的动作,宫晟停了下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宫澈也没有隐瞒,直接说道,“父皇,沫儿不知为何,还没有来,她不舒服么?”

    宫晟冷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来了!”

    宫澈一下抬头,就看到了宫晟那冷肃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玉祁来人求助,朕派了沫儿前往,事出紧急,刚刚就出发了,还没来得及昭告。”

    宫澈惊住了,“您说沫儿去玉祁了?!”

    他神情有些慌乱,“可今天是儿臣大婚的日子,她……为何不多待一天再走?”

    “是你成婚,又不是沫儿成婚,难道她不在,你这个亲就不结了?”

    宫晟冷哼一声,一句话,堵得宫澈哑口无言,宫澈冷静下来仔细一想,猜测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!不然不会如此急切要送走她!

    不等他反应,宫晟便先一步走了进去,而宫澈还站在原地,思绪翻飞。

    莫非是苏妙兰告诉了父皇他喜欢沫儿的事实?

    不会的,这不可能,他把苏妙兰盯得死死的,完全杜绝了这样的可能性,那是什么原因,让父皇迫不及待的将沫儿送走,并且瞒着他,还对他流露出不满?

    街道上,听着喧闹的喜乐声,宫以沫身处其中,还有些不真实。

    当初她嫁给宫澈的时候一点都不热闹,但是她不在意,只觉得嫁给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新婚之夜,他对她说,“此生必不相负。”

    当时她听到的时候,只觉得小鹿乱撞,开心得不能自抑,如今想想,还真是像褪色的老照片一样,久远的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对,就是上辈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时,一群小孩欢快的从她身边跑过,原来是那边花轿来了,侍女们正在撒钱撒糖,孩子们簇拥着,嬉闹着,让这场盛宴越发热闹了。长长的红色队伍连绵不绝,精致华贵,声势浩大,由此可见苏妙兰有多得宠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牵着马与对方狭路相逢,她淡淡一笑,让开了。

    她带着围帽,没人能看到她的表情,只有宫以沫自己心里清楚,她是彻彻底底的放下了宫澈,所以才能如此坦然。

    前世的感情早就在战火中消磨到灰飞烟灭,最后会恨也只是因为不甘。那些人,早就已经不是她的负担了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除了宫抉,她对所有人都是这个准则。

    而仪仗队与宫以沫错身的瞬间,苏妙兰似有所感,掀起盖头和轿帘往外看去,一眼就看到了宫以沫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觉得那个女子好像就是宫以沫,但是怎么会,宫以沫今天,可是要看着她嫁给太子啊!

    苏妙兰放下盖头,有些得意的勾了勾唇,等会,太子会亲自道宫门口来迎亲,只要她下了轿子,就是实打实的太子妃了!

    无数的女子会羡慕又敬畏她,从今往后,她就是整个皇宫第三尊贵的女人,这天大的殊荣,也只有她苏妙兰能承受得起!

    什么固国公主,以后还不是要乖乖叫她一声嫂嫂?

    吉时快到了,东宫有皇帝坐镇,宫澈也该起身去接新娘子了,在众人的簇拥下,他穿着喜袍,脸上却神情阴沉飘忽,思绪早就飘远了。

    他思来想去都觉得是自己暴露了,不然父皇不可能这么急切的送走沫儿,哪怕是发现了宫抉喜欢沫儿,父皇都不会这么大反应,或者……父皇是全部都知道了?

    若是父皇都知道了,那沫儿会心甘情愿的离开,肯定是她也知道了,知道了他对她没有放手,并且服从了皇帝的安排……

    宫澈越想越心惊,宫门就在眼前了,他甚至能听到外面传来的喜乐声,远远走来刺目的红色,让他头皮发麻……

    身边是众人恭维和欢笑的声音,可是他一个字都听不到,只是盯着越来越近的嫁娶队伍,心里兀然一痛!

    为什么,那轿子里的女人不是沫儿?明明他最想娶,唯一想娶的只有沫儿!可是现在,他却只能娶别的女儿,而沫儿,很可能因为他哪里暴露了,被迫去玉祁!

    这不公平……不公平!

    宫澈一到门口,苏妙兰的仪仗队也刚好到了,身边到处都是人,看热闹的老百姓,穿着整齐的送亲队,还有维护秩序的禁军,没有她……没有她……

    宫澈只觉得心口闷得仿佛要裂开,呼吸都有种钝痛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要去玉祁了,她知道这一切了,她会是什么想法,她又是什么心情,这一切,他都不知道!他还要守在这里成亲?!

    “请太子迎新娘下轿——!”

    喜婆高声说道,而身后的人嬉笑着将宫澈推到了轿子边,甚至连轿帘子都掀起来了,他只需要伸手。

    苏妙兰看到眼前绣着金龙的红色男靴,羞涩不已,将手抬了起来,方便他扶着她出轿门。

    可是宫澈一动不动!盯着她的手,却好像在看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喜婆见太子发愣,不由满脸堆笑,说道,“殿下可是看呆了?这就是您的太子妃,如假包换,还不牵出来,带回宫慢慢看?”

    苏妙兰闻言更加羞涩,那抬起的小手悬在半空,只等着宫澈伸手。

    不……这不是我的太子妃!我的太子妃,不该是她!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宫澈心里就是冒出了这样一句话,然后他突然转身,一把枪过轿子边一匹高头骏马,飞身上马,往城外跑去!

    苏妙兰还没回过神来,外面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喧闹声,所有人都惊呆了,以至于她抬起来的手都麻痹了,也没有人扶她出去。

    发生什么事了,为什么眼前的人突然走了?太子呢?

    这时喜婆突然压抑着惊呼一声,“太子逃婚了?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