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一十一章 坦白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宫以沫就去守着皇帝。

    上午时分有不少人过来探病,来了又走了,只有宫澈留下说了几句话,见皇帝始终没醒才走了,结果他刚走不久,宫晟就醒了,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宫以沫,当即就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走?不是不回来了,还你待在这做什么?等着气死朕?”他说这话时声音沙哑着,看都不看宫以沫一眼。

    宫以沫见他醒了,连忙喂他喝水,但是他不肯喝,宫以沫没办法,只好让常喜来喂。

    见皇帝喝了水,人也精神了不少,宫以沫不由可怜兮兮的说道,“父皇,昨天我就是一时冲动,是气话,我怎么可能走呢?大煜的公主可威风了,父皇你也最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无动于衷,依旧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宫以沫没办法,哀声道,“父皇……你至少要告诉我原因吧?至少要让我死的瞑目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干脆闭上了眼睛,看上去好像又睡着了……宫以沫瘪瘪嘴,朝常喜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出去。

    常喜对宫以沫还是很放心的,相信她不会伤害皇帝,所以就带着其他宫人,轻手轻脚的出去了,只留下了父女俩。

    酝酿了半响,宫以沫才轻轻开口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父皇你醒着么?”

    宫晟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宫以沫恬着脸笑,“父女俩哪有隔夜仇啊……您是皇帝,能不能大度一点?”

    宫晟突然睁开了眼睛,看了她一眼又闭上了,“朕就是对你太心软了!”

    是啊,若不是心软,没有拦着她那一下,此时她已经服下了褐毒,只有一个月的性命了,他部署了那么久,瞒过了所有人,最后却败在了自己心软上面。

    宫以沫低声道,“是我错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珠子一转,“都怪宫抉误导我啦,所以我为了证明给他看您没有害我,在您昏迷之后,我特意将那碗换下去的乌鸡汤喝了一口给他看,结果现在,我也啥事也没有……都怪他多疑!”

    这下宫晟再也忍不住,猛地睁开了眼睛,“不是撤下去了么?你怎么还喝了?!”

    宫以沫已经中毒了?这可怎生是好,那可是褐毒啊!

    太医,对叫太医!

    不等宫晟开口,宫以沫突然噗嗤一笑,“您看看你,这么紧张,还说那汤没问题?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宫晟哪里不明白被她耍了?

    “你!”这臭丫头竟然敢骗他?!

    宫以沫连忙给他顺毛,神情平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……不管什么原因……最后你没有让我喝那碗汤,我就原谅你!”

    宫晟一听,又气又怒又喜又怕,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,刚刚那一瞬间他有多害怕?

    于是他索性翻过身不理她了,竟敢用这样的方式来套他的话?真是好样的!

    见他如此,宫以沫厚着脸皮继续上前,坐在床边,撒娇似的推了推他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你看看我都原谅你下毒了,你竟然不原谅我说几句气话?能不能公平一点?”

    这两件事能混为一谈么?他为什么要下毒,是他所愿么?这么一想,宫晟心里又有些酸涩。

    但那边,宫以沫的声音也有些委屈起来。

    “您是不是不喜欢沫儿了……沫儿到底做了什么惹您这么生气?”

    她撒娇,宫晟的心就已经软了半截,这一下委屈了,宫晟那颗名叫“父亲”的心又动了动,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,他上辈子简直是欠了这个丫头的!

    “你真要朕说?”宫晟转过身来,看着她一字一句的问。

    宫以沫已经想清楚了,不管什么答案她都做好了额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“您说吧,我听着呢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严肃认真的回答。

    宫晟目光灼灼的盯了她一瞬,见她是真的想坦诚讨论这件事,他做父亲的,虽然觉得尴尬,但是也不会回避。

    宫晟终于肯告诉她了,宫以沫连忙坐好,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,宫晟叹息一声,想了想,最后决定开门见山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和澈儿,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宫以沫懵了,不就是哥哥和妹妹的关系么?

    宫晟也不绕弯子,直接说道,“前天晚上……朕都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前天晚上?她喝醉了的那晚?

    见她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一脸懵懂,宫晟的神情柔和了些许,但是想到了那一晚看到的,又再一次阴云密布。

    “朕看到澈儿他……他吻了你,而且他说,他要做你的……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真的,和宫以沫一个小女孩说这样的话,饶是宫晟活了一把岁数了都觉得羞耻!

    但是说都说了,他也要看看宫以沫的反应,谁知她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父皇,你是不是听错了?”

    皇帝瞪了她一眼,“朕或许看错了,听错了,但是常喜呢?他的武功你是知道的,他亲眼所见!就在龙腾船厂,龙腾河边发生的事,而且,苏妙兰也撞见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懵了,这怎么可能呢,太子哥哥明明说对她……放弃了啊?

    可是宫晟都这样说,可见证据确凿,也就是说太子对她并没有死心,而是……掩藏了自己的感情?

    想到那两个十分克制的拥抱,想到他送给自己的礼物,说的那些话,他……真的,没有放手?

    而且他竟然还说要做她的男人?这都是些什么事啊!

    宫以沫苦着脸,“父皇,天地良心,这件事我真不知道……可……我,我以为太子哥哥已经放弃了,我拒绝过他的!”

    宫晟沉着脸,他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,那样压抑又狂热的感情,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形成的,原来已经那么久了?可怜他这个做父亲的,竟然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

    宫以沫叹了口气,“父皇,难道你就因为这个就要……就要处死我?我也太冤了,太子哥哥马上就要娶亲了啊,他娶亲之后肯定就收心了!”

    反正他马上就要娶苏妙兰了,以苏妙兰的本事,绝对会把他看得死死的吧?

    看她一脸伤心,似乎觉得皇帝因为这个就要杀她很过分。

    宫晟不由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当然还不止如此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