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零七章 病情恶化了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做了什么好事?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皇帝的脸登时沉了一瞬,但是他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皇帝,那一瞬间的愤怒快得让人根本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表现出来,不代表别人感觉不到,昭阳殿也都是些老人了,此时他们无端觉得不妙,进进出出的动作都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宫以沫恍若未觉,依旧看着皇帝,皇帝垂下眼来,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做了好事了……朕收到了玉祁来的密函,他们现在虽然内乱,但是对银庄的事还是非常感兴趣,有通商的意向,而这一切,都是沫儿你的功劳!”

    宫晟这样说着,明明只是一个借口,可无端觉得心里一酸,这一切确实是宫以沫的功劳,如果不是她,四国通商根本就是一句妄谈,更不要说如今这般融洽。

    而且玉祁的来信中还提到了宫以沫,显然是知道了她的才干,还想邀请她去玉祁作客,他这个女儿啊……真是不得了。

    听宫晟这么说,宫以沫半点都不曾怀疑,她本就不是一个多疑的人,何况,是这一世的亲人?

    “父皇谬赞啦!这都是我应该做哒!”宫以沫眼睛盯着菜肴,嘴里却对宫晟说道,“以后大煜会越来越富有的,到时候父皇多赏我一点好吃的就行了!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宫晟哭笑不得,但是心里竟然越发酸涩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菜肴渐渐上齐了,空气中都是食物的香味,混在一起,却并不觉得难闻,反而让人更加饿了,宫以沫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皇帝一眼,“那我开动了?”

    宫晟瞪了她一眼,“吃吧!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他也扫了桌面一眼。

    满桌菜肴,只有一道汤,而宫以沫有个习惯,那就是吃饭前会盛一碗汤放在一边,放凉了喝,今天也不例外,宫以沫自己动手盛了一碗汤放在一边,然后开动了!

    她夹起一块酥肉放在嘴里,双眼登时眯了起来,吃完感慨道,“父皇,御厨的手艺真是太好了,我都要被喂胖了!”

    宫晟看着她餍足的小模样,没来由的鼻子一酸,“喜欢你就多吃点,想吃什么就说,朕还能短你一口吃的?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一点都不客气,但是她虽然吃的快,却一点都不粗鲁,反而有种大方的感觉,宫晟看着这个女儿,竟然一下忘了动筷子。

    今天宫以沫穿着一件粉色的纱衣,最是娇嫩的颜色,衬着人更是如盛开的花一般娇艳。

    头上松松的挽了一个发髻,然后一侧带着她自己做的发簪,就是一个毛茸茸的粉色毛球,下面坠着白色渐红的流苏,每当她微微低头吃什么的时候,那流苏就会滑到脸侧,衬着那脸格外白皙。

    吃到什么好吃的时,宫以沫还会欣喜的弯着眉眼,真真太过动人。

    宫晟突然觉得,如果他是宫澈宫抉那个年纪,是不是也会爱上不该爱的人?

    正想得出神,自己干净的碟子上放了一块豆腐,宫晟一抬头,就看到宫以沫那双有些狡黠的眼睛,嘻嘻笑道,“父皇,您身体刚好,就吃点清淡的吧!”

    她这全然信任的模样,让宫晟喉咙突然哽住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宫晟半响才艰难的开口说道,“你,有什么愿望么?”

    他原本想问,她还有什么心愿未了,但是她那样聪明,他不敢这样问,又补充道,“你为了大煜做了这么多,有什么愿望尽管说……朕,都会满足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愿望啊……”宫以沫下意识的回了一句,也觉得今晚的皇帝有些怪怪的了,她咬着筷子,“大煜能好好发展,不打仗,然后越来越富有,除此之外,没什么愿望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绝对是真心的,因为她的眼中无欲无求,又说得那样自然,显然这想法早就在她心里根深蒂固了。

    宫晟忍不住问,“你一个女儿家,不想着成婚生子……为何……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奇怪的看着他,“父皇,你这话可说得不对了,难道结婚生子比国家大事还重要?你女儿我那么聪明,那么厉害,嫁人不是太屈才了么?!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眉飞色舞,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总是这样,夸自己的时候毫无压力,偏偏让人讨厌不起来,甚至还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!

    真是,让人又气又爱啊!

    宫晟好没气的瞪她一眼,忍着心里疼痛的感觉,低声斥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掩饰性的伸手去夹了一块虾仁,却被宫以沫半道给劫走了!

    “父皇,你现在还不能吃发物,咯,吃豆腐!”说着,还炫耀似的将大虾仁一口包在嘴里,“这些,就让我来勉为其难的吃掉吧!”

    真是调皮!

    宫以沫吃完之后,觉得有些渴了,便去端那碗汤,而宫晟原本还带笑的眼睛一下冷凝了,看着她将碗送到自己嘴边,宫晟的手一下捏的死紧,似乎在控制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那一刻,常喜一直低着的头一下就抬起来,死死的盯着宫以沫的动作!

    宫以沫皱了皱眉,却突然放下碗来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紧绷的空气好像一下就流动了,宫晟松了口气,却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难道……她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,眉心拧得更紧了,突然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你……你是不是身体不好?”

    宫晟很奇怪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宫以沫头凑过去一点,然后悄悄指着一边的常喜说道,“你看常喜公公,他脸色好差……还有父皇你,你也怪怪的,你……”宫以沫有些担忧,虽然话没说完,但是意思很明显,皇帝突然这样,是不是病情恶化了?

    宫晟一愣,看着那张凑近自己的小脸,那么认真,纠结了半响还是嘟着嘴说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我说话不好听,但是,您要是真有什么问题,别一个人扛着,告诉我,我是你的贴心小棉袄!”

    宫晟将突然涌上来的泪意逼回去,而不得不转移了视线去看常喜,常喜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吓了宫以沫一跳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