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零六章 栖毒与褐毒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白生没有多问,连忙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宫抉回头,看着身后的宫门若有所思……今天朝堂上的紧绷感,不是他的错觉,一定是皇帝有所动作,只是不知对象是谁,又是什么原因,为什么会这么不安呢?

    白生动作很快,即便常喜动作很小心,还是让他查到了,常喜之所以没在京城,是去城外药王李显那去求药去了,而且这药很不一般,是大名鼎鼎的——栖毒!

    白生有些奇怪,皇帝要栖毒做什么?这毒不是已经和褐毒一起禁严了么,是大煜的禁药!这还是当初皇帝亲自下的旨意呢!

    栖毒,是一种无色无味的剧毒,银针都查不出来,但是却能见血封喉!关键人死之后,它会让尸体呈现出紫色的瘀斑,还会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,会让人误以为是瘟疫,所以但凡中毒者,一般都草草下葬,没有人会去验尸。

    带着这样的疑问,白生又连忙进宫去打探消息,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别说,还真的让他探听到了始末。

    原来皇帝身边有个嫔妃——丽嫔,那人是皇帝的表妹,刚进宫时,皇帝还宠了一阵,后来她生了一个有些愚钝的孩子之后,皇帝便对她渐行渐远了,毕竟大煜后宫那么大,一个女子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可这丽嫔却耐不住寂寞,竟然与侍卫私通!皇帝知道这消息后发了好大的脾气,想直接发作了她又觉得丢自己的脸!

    丽嫔的母亲又是皇帝的亲姑姑,最是无理取闹的人,如果直接杀了丽嫔,她母亲肯定会来闹,一定要问个究竟,也不行。

    故而皇帝才想让她死于栖毒的方法,这样一来,她姑姑看到了也只会避而远之,根本不会去查她的真正死因。

    带着调查来的结果,白生连忙回去向宫抉汇报,宫抉一听,虽然觉得怪怪的,但又找不到破绽,所以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常喜正战战兢兢的站在皇帝面前,只觉得手里两包毒药好似烫手一般,哆哆嗦嗦的拿不住!

    他不仅带来了栖毒,还带来了褐毒!

    “办妥了?”皇帝掀开茶盏喝了口茶,轻悠悠的问道。

    常喜一张老脸紧绷着,低声道,“……办妥了……药王李显那,奴才用他妻子性命相逼,他不敢不听话,丽嫔那……也按着陛下的吩咐,宣扬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丽嫔与侍卫私通这件事,其实之前宫晟就有所察觉,只是他看重对方是他表妹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是昨晚的事情之后,他对这样的事再也不能容忍!这一次,是真的想将丽嫔一起杀死!

    “既然办妥了……那还愣着做什么?去,赐丽嫔冰顶燕窝一盏,记住,看着她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常喜连忙去办了,这不是他第一次下毒,但是却是他第一次那么心虚,但是皇帝的神情却很淡定。

    他心知,以宫抉的能力,搞不好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,所以他才想了这么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并且决定,等丽嫔死后,他就将药王一家也处死,这样,就算宫抉查到了这件事,也只会以为他杀人灭口,是为了掩盖丽嫔的死因,如此,便不会有人知道他不仅要来了栖毒,还要了一份褐毒!

    宫晟为了自己的计谋万无一失,还特地发了一通脾气,发作了一些和他姑姑有关系的人,误导他人的想法,如此一来,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了!

    是夜,皇帝叫宫以沫去用膳。

    这是常事,宫以沫也没多想,便朝昭阳殿去了,但换衣服的时候,管事姑姑却告诉了她一件事,那就是宫里有一位妃嫔刚刚死了,但是因为疑似瘟疫,已经低调处理了,她所住的院子也戒严了,还嘱咐宫以沫出去的时候小心点,别沾染了这不知名的病。

    这本不是什么大事,后宫每天都有人死,各种死法都有,宫以沫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所以此时听了也就听了,根本没往心里去,只是感慨了一声红颜薄命罢了。

    几乎是丽嫔一死,宫抉那就得到消息了,白生没来由的松了口气,从下午他带回消息开始,王爷就一直心事重重,现在可以安心了吧?

    谁知,正在看文涵的宫抉却将手中的文涵一合,沉声道,“备马!本王要进宫!”

    白生一愣,连忙就出去备马了,虽然心里很奇怪这么晚了进宫做什么,但是却不敢问。

    其实宫抉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但是今天这事也太奇怪了,先是皇帝大怒,后来查到他发作的那些,都与丽嫔相关的人,结合后来查到的事,很容易联想到皇帝是因为丽嫔与侍卫私通,而龙颜大怒。

    栖毒,也确实让丽嫔吃了,药王李显不敢瞒他,那么到底是哪里不对呢?

    丽嫔私通,父皇大怒,发作了与之相关的几人,说得通。

    栖毒——整个京城都知道,只有李显才能配出禁药来……这也没错。

    丽嫔的母亲是皇帝的姑姑,那女人很是难缠,父皇会选择让丽嫔服用栖毒而死,而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也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那问题到底是出在哪?

    直到白生牵了马来,宫抉上了马,脑子才有一瞬间清明。

    皇帝那人……最是自负,而且骨子里看不起女人,故而他也不会那样大费周章的对待一个女人,即便是处死她!

    能得到这样慎重对待的,只有当初的雪妃,还有现在的……

    “皇姐!”

    他神情一紧,连忙骑马朝皇城奔去!

    而宫以沫已经到了昭阳殿了,看着满桌好菜,她瞪圆了眼睛,问道,“父皇,今天是什么好日子?怎么这么多菜?”

    宫晟并不是一个奢侈浪费的人,他用餐的时候,一般是九菜一汤,取十全十美的意思,但是今天,竟然足足有九十九道菜,每一样都很精致,让人食指大动!

    宫晟从宫以沫进来开始,就一直盯着她看,此时听她这么问,想都没想便说道,“这是……专程犒劳沫儿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犒劳我?”宫以沫坐了下来,瞪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笑嘻嘻的说道,“我又做了什么好事了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