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零四章 晴天霹雳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这样说完,她不敢再看下去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姑且再让宫以沫得意一次,反正她才是要嫁给太子的人!等大婚以后,她一定要将这件事告诉皇后,让宫以沫不得好死!

    她离开,宫澈也没拦着,这时,他手下的人问道,“殿下,可要将她……”他比了个灭口的手势。

    宫澈叹息一声,揉了揉眉心,又看了看宫以沫睡得香喷喷的小脸,最终只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苏妙兰想要做太子妃,那么她就一定不会做任何对他不利的事情,所以不用担心她做什么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……他也该走了,看着怀里的小人儿,宫澈眼中闪过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来日方长……眼下他不能乱,不能让人发现,不然对沫儿来说就是灭顶之灾,所以他要忍,要装作对她没有感情……

    宫澈抱着宫以沫起身往回走,心里觉得空落落的,不知道这忍到底要忍到什么时候……

    今天是他太冲动了,只是一想到他马上就要大婚了,但新娘却不是她,他便觉得难以克制,不然也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不知道,就一次没能克制自己,不仅被苏妙兰撞见了这一幕,在龙腾河的对面,也走出两个身影来,其中一个满头白发,紧张而谦卑的走在另一个身形魁梧的人身后。

    宫晟脸色沉得滴水,事实上,这么远的距离,他根本看不到什么,一开始还以为是小两口在那嬉戏,但是他同样听到了宫澈那失去控制的声音,他叫的是宫以沫的名字!

    是宫以沫!

    竟然是……沫儿吗?!而那个声音,他不会认错,是他予以重任的太子的声音!

    他最看重的儿子,和最看重的女儿……竟然……竟然……

    宫晟心里还有一丝侥幸,他缓缓开口去问常喜。

    “方才那两人,是谁?怎声音那么像澈儿?”

    常喜听到他这不辨喜怒的声音,登时跪了下来,颤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……是太子……和,和公主!”

    太子,和公主。

    宫晟头猛地一痛,只觉得这个问题滑稽可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!”良久沉默之后,宫晟突然大笑起来,原本他只是趁着夜色出来透透气,没想到会撞见这样的一幕,他的儿子和女儿有私,真是……恬不知耻!

    宫晟冷笑道,“果然是朕教出来的好儿子啊,诗词歌赋,伦理道德,他都学到狗肚子去了?!竟然对他的妹妹……做出如此禽兽之事!他这是置皇家脸面于不顾了?!亏得朕之前还怀疑是宫抉与宫以沫有私!”

    “还有宫以沫!”宫晟气极了,竟然直接叫她的名字,他脸上闪过一丝悲痛,但更多的是愤怒!

    “朕那么信任她……那么看重她,她……就是这样回报朕的?!果然不是亲生的,就是养不熟啊!”

    虽然是气话,却还是让常喜一惊,他张了张嘴,最后下定了决心般,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并不只是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!”呼啸的龙腾河边,宫晟瞪着一双喷火的虎目,定定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常喜,语含威胁的问道,“……什么叫不止是太子?”

    他神情是那样危险。

    常喜叹息一声,事已至此,他不得不说了,如果只是齐王喜欢公主,他私心里还觉得虽然有碍人伦,到底也说得过去,可是现在,不仅是齐王,太子也喜欢公主,那这件事就大发了!

    太子地位稳固,又深得民心,齐王手握兵权,又心狠手辣,这两人若是为了其他女子闹起来,都要天翻地覆,何况那个还是他们的妹妹和姐姐,这真是……岂不是让天下人嗤笑么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一旦两人真的闹翻,那就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了,而是整个大煜都将陷入危机!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!

    所以忍着心疼愧疚,常喜还是低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止太子喜欢公主……齐王殿下他……他……也是如此!”

    好似晴天霹雳,饶是宫晟做了那么多年皇帝,见多识广,也被这消息给震惊了!

    宫抉……宫澈……都喜欢宫以沫?

    他严肃的朝常喜呵斥道,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!有什么证据?!”

    常喜额头上都是冷汗,却还是咬着牙说了,“那一日……陛下突然生病,奴才亲自跑了一趟太极殿……无意间……无意间听到的。”

    宫晟身形一晃,差点昏倒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陛下您可得保重身体,这件事,还得靠陛下来解决啊!”

    常喜跪在地上急急说道,借着月光,他看到宫晟脸色煞白!比之前他病重的时候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“朕解决……朕解决?”

    他满含煞气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常喜,“你怎么不等朕死了再说出来?常喜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常喜连连磕头,悲痛道,“奴才该死,奴才该死!可是……可是奴才开始并不知道太子对公主有意,奴才原想着,若是齐王真的喜欢公主,最后太子登基,正好能成全了他们让他们离开,然后由太子收回大权,也算两全其美,奴才真的没想到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晟冷笑,“你没想到?你想的挺远的啊,宫抉给你灌了什么迷药,宫以沫又怎么得了你的忠心?你竟然还敢帮着他们隐瞒朕!”

    常喜自知没理,只是低头不敢说话,而宫晟满心悲愤,坐在龙腾河边的巨石上,看着汹涌的河水,眼中暗潮翻涌,却沉默着不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常喜小心的探头,见宫晟脸色铁青,似乎在沉思什么……他心里惶惶不安,虽然愧疚却不后悔,因为若是有一天,等太子和齐王打起来的时候,那才真的晚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……陛下会想如何解决这件事呢?

    常喜跪在地上不敢说话,安静的等待皇帝的指令,可怜宫晟这一世做了那么多年的皇帝,下了那么多决策,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吧?

    夜凉如水,良久,常喜感觉皇帝的情绪好像已经冷静了下来,在认真思考对策。

    半响,常喜听到宫晟幽幽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如果宫以沫死了,他们还会争么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