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四百零三章 给你后悔的机会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宫澈心里便这样认定了,看着宫以沫,眼神再次柔软下来,带着一丝决绝!

    “沫儿,你要等我,我才是你的爱人,总有一天,你会爱上我,就好像我爱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苏妙兰在暗处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!

    她不敢想象,她心目中严于律己的太子哥哥,竟然会喜欢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妹妹!

    难怪了,难怪只要宫以沫出席宴会,他就会出现,难怪最好的云天锦,他会送给她,难怪一旦发生什么,他都会站在宫以沫那边,因为他不仅将她当做妹妹,还将她当做最爱的女人!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一幕,宫澈温柔小心,克制,痛苦,又甜蜜的模样,这么多情绪,她从来不曾在宫澈身上看到过,他对她永远都是冷冷的,虽然在笑,但是那笑对所有人都一样!

    他……只有在看到宫以沫的时候才会发自内心的笑,所以……她一开始就看宫以沫不顺眼……

    竟然是这样!

    苏妙兰之前先去了船厂,但是没找到人,她又走了出来,一出来便发现了太子的马车,所以她猜想太子肯定就在附近,而且还跟宫以沫在一起!

    为了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她大着胆子,一个人都没带便出来找,果然在龙腾河边找到了两个交叠在一起的身影,原本她还不确定,但是对方突然吼了一句“宫以沫”!她才知道那竟是太子和宫以沫在那!

    贱人!不要脸!竟然连自己亲哥哥都勾引!

    她想冲出去揭露这一切,但一旦暴露了,太子还会娶她么?而且一个处理不好,皇帝震怒,太子也会受牵连,那么她做这个太子妃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心里纷乱,便想离开,但是一回头,就撞到了一个人,那人穿着黑衣,很明显,是太子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宫澈此时心情稍稍平复了些,但是看到被丢在自己面前的苏妙兰,方才那通邪火又冒了上来,他对苏妙兰冷笑,“你镇国侯府的教养,就是教你在未出嫁之前跟踪男人?”

    苏妙兰被他这句话讽刺得脸色青白,她抬头,亲眼看着宫澈是怎样温柔的将宫以沫抱在怀里,又怎样冷漠的质问她。

    苏妙兰只觉得怒气翻涌,恨不得上去撕了宫以沫那张狐媚脸!但是她不能!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我那么喜欢你……你竟然……就为了这么一个贱女人而冷落我?!”

    她双眼含泪,难以置信的问!

    宫澈为了让宫以沫能枕着他舒舒服服的睡觉,坐得很僵硬,然后伸手温柔的摸着宫以沫的长发……

    虽坐在地上,但那气势却冰冷凌厉,半点都不像他白天时,在人前那温柔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喜欢?”宫澈微微勾唇,看着苏妙兰,仅一眼,便让苏妙兰吓得一缩,因为那眼神冰冷彻骨,简直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是太子,你还会喜欢我么?”

    苏妙兰一愣。

    看到她下意识的举动,宫澈低声笑了,苏妙兰连忙哀声补救,“太子殿下,不是你想的那样的!不管你是不是太子,我都心悦你,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!”

    宫澈再次冷笑,月色下,他邪挑着眼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身为镇国侯的掌上明珠,为了你,他不惜与我翻脸,可是当年,所有人包括你父亲,都在对我外祖父赶尽杀绝,那个时候,你在哪里?你可曾让你父亲,为我说过一句话?”

    “后来别人指证我母后,她皇后之位不保,我太子之位也变得可有可无,那个时候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前途渺茫,独木难支,没有任何人支持我,指引我,那时候,你,在哪里?”

    宫澈摸了摸自己的脸,“如果,我还是当初那个太子之位都坐不稳的人,你会宁可不要贞洁也要嫁给我?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一文不值的时候,她避而远之,他被沫儿一手支起来之后,她又想来捡现成?

    苏妙兰听着他一句句隐含怒气的话,心慌意乱,“那时候我还小,我……我能力有限,不是不想帮你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心里,她却将自己狠狠骂了一遍,如果当时她能少点观望,直接拜托父亲出手,现在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?

    “年纪小……”宫澈听了,嗤之以鼻,“当初你是镇国侯的掌上明珠,每次设宴,都是众人竞相追逐的京城第一美人!而她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的视线落在宫以沫身上,一瞬间就连声音都变得温柔如水,“而她,为了我,三番四次顶撞父皇,盛宠时都愿意为了我,舍弃荣华富贵被贬为庶人,你若是有她一半的用心,也不会观望了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他措辞凌冽如刀,将苏妙兰比入了尘埃!

    “她比你还小两岁,可是为了我,她不仅能舍弃富贵,还拿出了利器,只为我能快些修成运河,而让自己深陷险境……我为什么不能爱她?就因为她是我妹妹?”

    宫澈笑了,让后当着苏妙兰的面,低头轻吻在宫以沫额头上,用很轻,也很真挚的语气宣告。

    “我爱她,我愿意为她付出一切,哪怕是生命。”

    苏妙兰被他这一句话震慑,久久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最后,宫澈冷冷的看着苏妙兰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太子妃,我给你,但是也只是如此,或许你现在还可以后悔,我给你机会。”

    如果苏妙兰悔婚,他之前许诺她的还是会给她,说话算话,可是苏妙兰好似丢了魂一般,在那里坐了很久。

    她……喜欢宫澈,这是毋庸置疑的,可是她也喜欢权利,地位!宫澈给她找的人,能让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么?

    不能!

    苏妙兰的视线阴沉沉的落在宫以沫身上,冷静下来的她将所有的怨恨掩藏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……只有先稳住太子,先成婚,到时候再告诉皇帝,设计爆出宫以沫勾引太子的事实!这样,为了一国储君,皇帝一定会亲手处理掉宫以沫,到时候,她还是太子妃!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终于站起身来,用一种悲戚,很深情的声音对宫澈说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知道……你现在只是被她被迷惑了……等大婚后,我会让你明白,谁才是最爱你的女人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