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九十九 云天锦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苏妙兰不提,她们其实都没有发现宫以沫打扮的这么素净。

    有的人一出来就是自带光芒的,气度碾压一切,人们会为她而惊艳,是惊艳她这个人,而不是她的穿着打扮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被这么一挑明,虽然大伙都很聪明的没有说什么,但是她们看宫以沫的眼神却没有了之前的热切,一个头上连首饰都没有的公主,是不是真的很受宠?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可太多了。

    苏妙兰似乎没有察觉到这些,继续笑盈盈的说,“到时候菩提大师做好了,妙兰一定会亲自上门送给公主,还望公主不弃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说,不少人都嫉妒起来,那可是菩提大师做的首饰,别说不弃,宫以沫只怕都要欢喜疯了吧!

    宫以沫感受到众人的视线,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笑着摸了摸自己下巴,“我要什么首饰你都会给我送?”

    苏妙兰一听,微微一愣,但是她话都说出来了,皇后在,哪里能收回?所以有些迟疑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而不少贵女见宫以沫竟然毫不推拒的就接受了,都有点鄙夷,觉得宫以沫白长了一副好皮囊,竟是这般小家子气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笑,“我不要菩提大师的东西,我想要锦绣大师的作品,你也送?”

    她这般狮子大开口,让不少人都惊讶起来,看宫以沫的眼神更加不堪了,她也真敢想?

    锦绣大师年纪很大了,早些年的作品早就被人们谨慎收藏起来了,他现在,已经有十几年没有新作品问世了,甚至很多人都以为他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宫以沫连菩提大师的首饰都不要,偏偏要一个人都找不到的锦绣大师的作品,那不是为难人么?而且……那可是锦绣大师啊!只怕当今皇后手里都没有锦绣大师的首饰吧。

    果然,她们看皇后脸色有些不愉,都安安静静的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气氛登时有些微妙起来,苏妙兰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,宫以沫也真敢要!

    她干笑着,有些愧疚的说道,“锦绣大师何其人物,哪里是妙兰能高攀得到的,倒是让公主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着喝茶,“失望倒是没有,你拿得出来才叫稀奇。”

    她这本是实话,但却干干的刺人!苏妙兰忍住了,但是她身边的女孩可忍不住!

    “公主此言差矣,不是妙兰姐拿不出来,整个大煜也找不出两件吧!”她有些嘲讽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“想必公主不在意首饰这样的东西,所以对锦绣大师的行情并不了解吧,或许只是听了锦绣大师的名头?”

    然后拿着名头来为难人,掩盖自己捉襟见肘的事实?不少人听到她的话都不怀好意的笑了,眼神中都是**裸的鄙夷。

    也是,宫以沫一无外家,二无人脉,还成天在外面跑,能有什么金钱傍身?

    皇后一听,有些不悦,但是心里也觉得沫儿手里是没什么钱的,她并不知道宫以沫手里不仅有玉衡银庄每年的分成,还有玉衡到大煜那几条支流垄断运输的钱,更不要说宫抉每年定期给她存的红利,真要说起来,她应该是这个世间最富有的女人。

    众人的鄙夷,和苏妙兰小心的幸灾乐祸,宫以沫有些无奈,不等皇后开口帮腔,宫以沫伸手,笑着将头上的簪子给取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簪子一取,满头青丝如水一般倾泻而下,阳光下,似乎有流光一闪,她这头青丝,根本不需要任何点缀!

    不少人有些妒忌的看着她的发,而忽略了她手里的簪子,不得不说,她身上所有东西,都比不过她这个人来的耀眼!

    就连现在取下发簪,将簪子拿在手中,人们也只会下意识的看着她纤长似玉的指尖,从手腕到指甲,没有一处不是完美。

    真是令人嫉妒的皮囊啊……

    在场所有女子心里都是酸酸的,只有皇后见多识广,看了这簪子一眼,微微惊讶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这琉璃簪,造型是非常简单的桃花模样,是借着琉璃本身的颜色进行雕琢,看上去就像一枝通透的桃花枝,细细品来却觉得既精致又浑然天成,真是越看越叫人喜欢!

    可是有人却轻呼一声指着地下,原来阳光透过簪子的花瓣,竟然在地上印下了一句话,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!

    这等透光显字的技术,只有锦绣大师一人独有啊!

    宫以沫这看似简单的一支桃花簪,竟然就是出自于锦绣大师之手!难怪不要菩提大师的作品呢,她明明就有更好的!

    这下,她们再也不敢小瞧宫以沫,只觉得这位公主还真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这时,一眼尖的女子指着宫以沫的衣服说道,“公主这衣服……莫非是云兰锦?”

    年前太子回来,赏了苏妙兰一匹云兰锦,苏妙兰用云兰锦裁了衣服,好好炫耀了一番,以至于他们都记住了那料子的模样,轻薄若无物,并且阳光下通透清爽,难怪一年只有百匹。

    听人这么一说,皇后也将视线从簪子上移开,去看宫以沫那身浅青色的纱衣,其质地颜色,似乎比澈儿回来时,送给她的那匹云华锦还要好呢!

    所以她摇了摇头,“应该不是云兰锦,沫儿这衣服,比本宫那云华锦还要曼妙,这颜色似乎不像是染上去的,而像是……天生的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甚在意的看了看身上的衣服,这是当初宫澈回来后,除了给她带来了煤矿的消息,还送了她衣料子,她看着轻薄舒服就顺手让人裁了做衣服,听宫澈说,好像是什么云天锦,她也不懂,便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有人适时惊呼道,“这该不会是云天锦吧!传说中的天蚕吐出来的丝所制,天生就是这个颜色!而且每一批天蚕吐出的丝,颜色都是独一无二难有重复的,难怪方才远远瞧着公主,就觉得她这衣服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原来是云天锦!”

    宫以沫听着耳边一句一句的惊叹,本人并没有多少反应,她承认古代的一些纺织技术和工艺品比现代精美精湛,但是还不到让她惊艳并自豪的程度。

    只有苏妙兰心里扭曲起来,她敢肯定,宫以沫身上的云天锦,一定是太子所赠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