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九十八章 嫂子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常喜不解。

    当初雪妃弥留之际,宫晟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,所以他抱着宫以沫守在门外,并不知道雪妃最后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宫晟摇摇头,“雪莲什么都没说,只是要朕一定答应,而且要朕将大煜境内所有没有被同化的雪国人驱逐,朕也照做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这么说,常喜也就没有再问,因为只要是雪妃娘娘说的,陛下……一定会照做的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他又有些惋惜,他是真觉得若是雪国真有宝藏的话,能找到它的人一定是公主。

    宫晟则是想到了当初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雪妃有事瞒着他,他很清楚,当初她宁愿死也要将沫儿生下来,并不仅仅是因为母爱,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不同的,她似乎一开始就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,沫儿生下来之后,表现平平,他才慢慢放下戒心,不然,他还以为是雪族在孩子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呢!

    后来雪莲死了,他也不关心沫儿,以至于沫儿在冷宫待了四年,后来她那样出现,让宫晟不得不喜欢她的同时,对她也是深深的防备。

    只是日久见人心……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可能心术不正,但是沫儿不会,她的心胸明亮宽广,已经容不下任何阴私,她眼中是没有仇恨的,人性是正的!

    这也是他越来越喜欢她的原因,她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,也该得到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常喜在一边也有些心不在焉,到底要不要说呢?

    说了,以陛下的对公主和王爷的重视,不知道会有多伤心,而且以陛下的心思,或许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来。

    但是不说,任由他们这样下去好么?

    想到宫以沫关心陛下时,自然流露的担忧,还有她每一次都会很认真的叫他“常喜公公”,态度很敬重……常喜这心啊,怎么都狠不下去。

    他是忠于陛下的,这一点,永远都不会变,但这件事,真要说来,对大煜,对陛下不会造成什么损伤,反而说了才会引起掀然大波,既然如此……就当做不知道吧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宫以沫的信件如雪花般飞了出去,她不仅拜托了娄烨和玉衡,太子也没放过,当然,主要还是宫抉!

    如今宫抉真是富可敌国啊!

    他名下的商铺开进了三国,而且那些商铺里的东西,都是一些精品,是别的铺子不会有的,也是她小时候照着书本做出来的一些小玩意,如今被他这么一弄,倒是普及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手下人那么多,肯定要好好利用啊!

    但是她这边忙的不可开交,那边皇后又叫她去赴宴了……

    本来皇帝病刚刚好,宫里是该要好好热闹一下,但是也不用三天两头这样弄吧?

    宫以沫让宫人给自己打扮了一下,便去了凤栖宫。

    如今虽然快七月了,但天并不是很热,宫以沫穿了一身浅青色的纱裙,头也礼貌似得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,其实要她说啊,她宁愿绑个马尾。

    在凤栖宫有一处小花园,里面种的,都是这些年宫澈从四面八方汇集来的名贵品种,一年四季都有颜色,现在更是开花开的最灿烂的时候。

    远远地就听见女子的娇笑声传来,宫以沫理了理裙摆,带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见到宫以沫来了,皇后自然是喜不自胜,她相信,以沫儿和澈儿的关系,以后沫儿要出海,有好处肯定不会忘了澈儿的,所以她连忙朝她招手,示意她做到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见宫以沫来了,在场不少贵女都有些胆怯,但是前几天已经见过一次了,宫以沫全程都笑的很亲切,人很素净又没有架子,所以这一次,便一个个胆大的靠近,围着皇后的席位坐下。

    有的没见过宫以沫的,更是想好好看看这人,跟自己想象中的像不像。

    “沫儿啊……你看,她们都很喜欢你呢!以后你也该出来多走动一下,回来了,就没见你出过宫门!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笑,看了一眼从她刚进来,就一直有些闪躲的苏妙兰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母后说的是,以后儿臣一定多出来走动走动。”

    皇后这才满意,想到什么,又指着苏妙兰道,“这是你嫂子,过几日就要大婚了,原本现在不该出门的,但是这孩子惦记本宫,是个有孝心的,沫儿,你也见上一见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苏妙兰,笑嘻嘻的叫了一声“嫂子”。

    如今再面对苏妙兰,她已经能完全坦然了,虽然心里有芥蒂,但是就好像宫抉、宫澈一样,若是他们并没有做什么伤害她的事,她也没理由记着不放,太累人。

    苏妙兰听着她这声嫂子,连忙应了,但是眼神还是闪躲着,不知道的,还以为宫以沫以前怎么欺负过她。

    宫以沫坦然一笑,不可置否,因为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的人,做不了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是苏妙兰这模样倒是让她身边的闺中密友看到了,心想,着固国公主以前肯定是欺负过妙兰姐,不然也不会每一次一说到她,妙兰姐就露出害怕的表情,让她们不要在说了。

    那女孩看着宫以沫,心想,也没有多可怕嘛,公主怎么了,公主还能不讲理么?

    她推了苏妙兰一把,“姐姐,你不是说有礼物要送给皇后娘娘么?”

    苏妙兰一听,笑着看了她一眼,“是啊,差点忘了,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被夸了小姑娘颇为不好意思,然后有些得意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她相信,妙兰姐的礼物一拿出来,绝对会盖过这个公主的风头!

    皇后一听来了兴趣,但还是说道,“你这孩子,都快是一家人了,还这么客气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苏妙兰羞红了脸,“这只是妙兰的一份心意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盒子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皇后打开一看,发现竟然是一对紫珍珠耳环,华光流转,做的精致又美丽。

    这紫珍珠本就来之不易,这么漂亮的紫色就更难得了!

    这时有人说道,“呀,这是菩提大师的作品!他一年可是只做一件首饰的!兰姐姐真是有心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瞥了一眼,不可置否,但是身边其他人早就你一句我一句的夸上了,菩提大师的作品确实很难得,也难怪他们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这时苏妙兰看了宫以沫一眼,笑道,“菩提大师与家母有几分渊源,改天,让大师给公主也做一件,今天不知道公主会来,真是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众人才发现宫以沫身为公主,但是头上只有一件头饰,素净得不行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