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三百九十六章 被发现了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有些心不在焉的想,因为大脑渐渐被怀里的妖精给迷惑了,他又要禁锢着她的身体,让她不要乱动点火,又要抓着她的手,让她无法推开他,还要去吻她的唇,勾着她与自己共舞,真的好忙啊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简直要被这个无耻的家伙给气死了!

    她真怀念小时候啊,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宫抉只会在后面乖乖跟着,一副她说什么都对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他长大了,有自己想法了,也越来越不听话了!她这皇姐做得好窝囊啊……

    不行,她要问清楚!

    所以她一边鼓着脸的去躲宫抉的吻,一边瞪着眼凄凄惨惨的问,“讨厌!我明明是你皇姐……你为什么要……唔!”

    一不小心又被含住了唇,宫以沫恼羞成怒,直接双手抱着宫抉的头,将他按在了自己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哼,你说,你小时候明明那么听话,为什么现在这么不乖?我皇姐的形象,什么时候崩塌的?!”

    宫抉被她‘凶狠’的语气‘吓’得窝在她颈脖间闷闷直笑。

    气场呢?权威呢?!为什么她感觉她现在这么被动?

    “你问我什么时候崩塌的?”他低哑的声音挑逗般斯磨她的耳尖,看到她白皙的肌肤渐渐变成迷人粉嫩的颜色,宫抉才叹了口气说道,“这件事我也要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是啊,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不再代表着权威,不再是他心里如天神般高不可攀的存在?

    是她从冷宫出来的那一次,浑身是血,让他知道她并不是无坚不摧的?

    还是在西洲,她受了一箭,生死不知时,他才发现,她并不是无所不能?

    记忆中的她总是自信又灵动,好似天上地下舍我其谁一般狂傲,让他盲目崇拜着,恨不得成为她的影子,以至于后来爱上她,都觉得是一种亵渎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一次次遇到挫折,有一次次崛起的时候,他才知道,高不可攀的,是她的傲骨。她是不会被打倒的,但是除此之外,她也是一个女人,一个愿意为他而死,一个他愿意为之舍弃一切的女人,不是姐姐,不是师长,亲人,只是爱人。

    宫以沫认认真真的等他回答呢,她倒要看看,她是什么地方没做好,才失去了皇姐的权威?

    谁知思考半响的宫抉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,刻意挑逗着她的敏感,轻笑道,“从我第一次吻你开始,你就不是我心目中的皇姐,而只是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吻她的时候?!

    宫以沫惊呆了,那个时候他才十一岁啊!要不要这么早熟啊!

    她推开宫抉,瞪着他,“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”是不是很早就窥视她了?

    但是这个问题太过露骨,她不好意思说,但是宫抉已经答了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已经窥视你很久很久了,小时候……我中了媚药,都是幻想着你的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,成功让宫以沫小脸爆红!混蛋!那时候才多大啊!禽兽!

    宫抉就喜欢她这炸毛的样子,特别有活力,但是他真的还有很多事要做,即便再舍不得,他也不能待多久……

    嗯……所以有限的时间内,就多占些便宜吧!

    宫抉理所当然的强迫着宫以沫与他再次纠缠,一次比一次热情,那暧昧喘息的声音,在安静的房间内清晰可闻,宫以沫心跳发慌,几乎要窒息一般……却发现宫抉的心也跳的极快!显然没有他装得这么淡定!

    或许气氛太好,或许因为又要分开了,两人心中只有彼此,或许正如宫抉所想,得到心心念念的皇姐,只差临门一脚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,会有人偷听到这一切!

    皇帝突然在睡梦中头疼不止,并且一下叫雪莲的名字一下叫宫以沫的名字,常喜心急皇帝病情,一路轻功而来,没想到竟然听到了这样一番对话,让他的心中五味陈杂,不知如何是好!

    他知道宫以沫不是皇帝的亲生孩子,可是……她已经是大煜的公主了,陛下也将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,若是这件事让陛下知道了,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他只听到了后半部分,不知道宫以沫有去找雪族宝藏的想法,更不知道宫以沫差点将利器交给了宫抉。

    此时他虽然心急如焚,但是皇帝病重的事显然更紧急!所以他用轻功退出,然后随便找了一宫人,让他来传话!

    那小太监看到常喜脸色阴得可怕,连忙去了,而常喜不动声色的离开,回去了昭阳殿。

    常喜武功高强,一甲子的功力,当今世上,难有敌手,或许现在的宫以沫能与他打个平手,可方才那种情况,宫以沫和宫抉都有些心神不稳,没有发现常喜也很正常,可就是这一次失误,造成了巨大的灾难!

    小太监飞快的跑进太极殿,便被管事姑姑拦住了,公主和王爷都在,这么莽撞是不要命了?

    小太监可没有常喜那样高来高去轻功,所以连忙抓着管事姑姑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事不好了!陛下病重了!”

    管事姑姑一听,连忙往里面跑,听到动静,宫以沫颇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,宫抉则有些不悦有人打扰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管事姑姑不敢抬头,急忙道,“听说是陛下病重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听,那还了得?

    她连忙提起裙摆就跑了,神情紧张,显然是真的很担心皇帝。

    宫抉原本想跟上,却看着管事姑姑身边跪着一个眼生的小太监说,明显是来传话的人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一惊,连忙抬头,但是垂着眼,一点都不敢冒犯。

    宫抉皱眉,“你不是昭阳殿的人,怎么是你来传话?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听到高高在上的齐王问话,连忙战战兢兢的说道,“奴才是翰香苑的,务差半道上遇到了常大总管,他叫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宫抉若有所思,翰香苑离太极殿这么近,常喜为什么不直接进来,而是叫人传话?

    随即,他瞳孔一缩,也许,他已经来过了?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