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九十四章 病根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听了宫晟话,才知道自己遇到的那些雪族人,就是当初因为不肯投降而被驱逐的人,其他愿意留下,这么久以来只怕早就和大煜人同化了。

    见她若有所思,宫晟神情纠结了一下,才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沫儿,你可怨朕?毕竟朕害你没了母族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随即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来,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措辞,认真说道,“国事家事私事,我分的很清楚的。毕竟立场不同,政见不同,而我,我是一个能理性看待问题的人,放心吧父皇!”

    宫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因为宫以沫才十八岁,看是看待事物竟然通透到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他斟酌着说道,“朕害你没了母族不说,又害你在冷宫待了六年,你当真不怨朕?”

    宫以沫等了他一样,嘟囔着嘴道,“以前是怨恨的,不过……父皇若是多给我说一些母妃的事,我就考虑原谅你!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的,分明就是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里,她总是这样,大肚能容,却装着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。

    宫晟心里五味陈杂,又是欣慰又是愧疚,他何德何能,竟然能白捡一个这样优秀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好,朕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不在避讳那些过往,回忆起往事……

    整个昭阳殿内分外和谐,皇帝寝宫这些人也都是信得过的,他们一边静悄悄的做手里的事,一边有意无意的听那边父女俩说话,这场景竟是和寻常父女一样,透着一股亲昵。

    鎏金龙顶香炉中升起寥寥青烟,宫晟说着说着,竟有些困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却还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你就这样把母妃抓进宫来了?她那么倔的一个人,是不是很不开心?”

    宫晟躺在龙榻上,眯着眼想,“你母妃是很不开心,但是……她也没有寻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了宫以沫一眼,因为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啊,为母则刚,怎么可能轻易寻死。

    宫以沫眼睛亮了亮,“那父皇你最后是怎么征服母妃的心的?”

    宫晟嘴角带着一丝笑意,自然是通过无微不至的照顾,独宠一人的霸道,为她敢负天下人的决心……只是他自己也没想到,原来年少时,他还有这么疯狂的时候。

    以前只会出现在梦中的脸,此时竟越来越清晰,甚至还能听到她用冷淡的语气固执叫他名字的声音。

    雪莲,你还好么?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父皇?”

    宫以沫正等着他回话,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常喜见自家陛下睡得这么香,松了口气,待宫以沫从室内出来的时候,才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公主有本事,陛下最近失眠多梦,就算梦里也是皱着眉的,难得今日睡得这么安稳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道,“方才父皇说他年轻时因为中毒,现在身体都未好,难道没有解决的方法么?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常喜便皱着一张老脸,无奈的说道,“那毒药毒性太大,即便后来解毒了,也埋下隐患,每到了阴寒时节,陛下就会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当初雪妃娘娘在世时,想解决病根却没有办法,因为必须要有雪族的雪灵芝为药引才行,但是雪灵芝长在雪族传说中的宝藏洞府中,雪族人知道洞府在哪的,都死在了雪国破国之时,所以陛下这病,竟是无药可解。”

    雪族宝藏几个字让宫以沫微微挑眉,“父皇时常会头疼,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常喜道,“陛下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,若不是陛下今天对您说了这件事,我也不会告诉您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哼了一声,“哼,死要面子活受罪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小姑奶奶啊!”常喜捏着拂尘嗔了她一句,“这是您该说的么?行了,陛下睡了,这奴才守着就行,公主快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宫以沫道,“可以,但是父皇若有任何异常,你都要立刻过来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快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常喜恭敬的将她送出了昭阳殿,宫以沫这才回到了太极殿。

    最近因为皇帝生病,宫以沫并没有出宫,而是一直住在宫内,但是今天一回去,却发现宫人都战战兢兢的,宫以沫一想就知道,肯定是宫抉来了!

    那家伙,真是越来越不知收敛了!

    宫以沫让宫人全部都出去,自己走进了室内,见宫抉果然正在她的房间端详一幅画,那还是小时候的简笔涂鸦之作,画的就是小时候又可爱,又高冷的宫抉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而过,当时她才十二岁,而现在十八岁,六年的时间,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而宫抉也是如此,从一个粉雕玉琢的冷面小包子,变了成了丰神俊秀的冷面少年朗。

    仅一个侧面,精致完美,却给人一种遗世独立的感觉,虽然穿着一身黑衣,但是谁不会联想到谪仙?

    听到响动,宫抉微微回头,那眼角微微上扬的墨玉眼斜瞥过来的瞬间,宫以沫竟然感觉到小心肝不争气的多跳了几下,随即她恶狠狠道,“你这家伙,在皇宫里能不能收敛点?”

    宫抉微微一笑,朝她走了过来,“皇姐的意思,在皇宫外就可以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!”

    宫以沫后退几步,色厉内茬的说道,“还有,说话就说话!不许靠我那么近!”

    宫抉闻言眨了眨眼,明明还是那张冷清俊秀的脸,宫以沫偏偏感觉到了几分委屈。

    “我等会便要离开了,只是想看看你,看一眼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宫以沫哪里还狠得下心?反正宫人都被她派走了,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见她神情缓和,宫抉连忙上前,双手一下搂过她的腰,一阵天旋地转,宫以沫便发现她坐在了宫抉腿上,以一个羞辱的姿势!

    她脸一下爆红,“等等!”

    宫抉清澈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她,好像她才是那个心思龌龊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暗卫呢?”

    宫抉轻轻一笑,“没在,我派他们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微微放松,放松之后就是唾弃自己!

    宫以沫啊宫以沫,你完蛋了!你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推开他,而是怕有人看到?

    她摆出一副正经脸,“看也看了,你可以走了吧?”

    宫抉微微挑眉,看是看了,但是看到了之后就想要更多怎么办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