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七十七章 真怀孕了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玉衡国内。

    金允登基本就是众望所归,尤其现在所有反对的人都肃清了,所以整个玉衡都非常热闹,显示出欣欣向荣的生机。

    明日就是登基大典,该来的客人都到的差不多了,但是金允一直在等宫以沫,所以见她还没消息,不由有些心急了,甚至在想是不是要改日子?

    而这时,瓷器摔碎的声音让金允惊醒过来,他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母亲,如今已经贵为太后的云锦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母后,不过是受戒三年,这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,您为何还要发火?”

    云锦亲手杀了金胜,就算是宫以沫强迫的,但是别人都不认识宫以沫,只认识云锦,所以她这个弑夫的罪名是受定了!

    当初金允回来的时候,安王为了上位,没少用这一点来抨击他,说云锦就是因为心虚,因为金允不是皇帝孩子,才会杀了自己的丈夫。

    如今安王等人虽然都败退了,金允当了皇帝,云锦成了太后,可是朝内那些老古董还是不能认同云锦的做法,认为云锦应该为先皇受斋戒,青灯古佛一辈子!还是金允极力坚持,才变成了让云锦去皇陵守三年,不然就是不尊妇德,不配为太后。

    云锦才不愿意呢!

    如今她的儿子是皇帝,正是她风光的时候,她为什么要吃斋,为什么要去守灵?就为了得到朝堂上那些老古董能认可?她偏不去又如何?

    再说了,当初杀金胜也不是她一人所为,为什么都来找她的麻烦,还不是因为他们怕了宫以沫,看她好欺负么?

    “哀家不会去的!”云锦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金允摇摇头,“登基大典之后,儿臣便会送母后过去,母后不要让儿臣为难!”

    其实金允这么坚定的想送走云锦,并不是因为对金胜有愧,更不是为了去堵那些老臣子的口。

    而是因为云锦这段半年来,实在太过荒唐,她似乎将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男色身上,对于长得俊美又温柔的男人毫无招架之力,以前还只是偷偷为之,现在竟越发光明正大起来!

    虽然外人不知道这事,但是金允也知道纸包不住火,所以想趁事情闹大之前,将云锦送走,然后他再处理掉那些男人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见金允这么坚决,自己闹了那么久他都无动于衷,最后云锦咬了咬牙,不得不说出了真正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去皇陵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一低再低,看着自己的小腹,露出为难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……有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简直是晴天霹雳!金胜才死了半年,她竟然怀孕了?

    金允大惊失色!腾地一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!他一看左右,还好所有人都屏退了,不然这样的丑闻,他也只有杀人灭口了!

    云锦见金允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,他似乎第一次那么惊讶凶狠,盯着她的神情似乎恨不得打她一顿!

    金允深吸口气,“母后!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!”

    云锦被吼得一愣,她自己也不是很确定,只是一直很准的月事已经迟了十日,看来是错不了了。

    因为最近金允一直在忙登基的事,这件事才瞒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金允阴沉的视线落在了云锦的腹部上,从牙缝中挤出两字,“谁的?!”

    云锦一缩脖子,“是……王敬。”

    金允闭了闭眼,好你个王敬!那铺天盖地的恨意压都压不住!

    这时,他的心腹走来,似没看到母子两人僵持一般,满含喜悦的在金允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殿下,大煜固国公主,以及大煜齐王到访,可要即刻宣见?”

    金允双眼一亮,最后狠狠瞪了云锦一眼。

    “见!”

    但是离开前,他命人将整个太后宫都围住,任何人都不许进去!

    这才去了正殿会客。

    沫儿……他们有半年多没见了!只是他差点就忘了,宫以沫……她可不是一个人来的啊……

    故而金允看到宫抉的时候,神情还有一瞬间转不过来,不过宫抉也不看他,两个人之间眼神交流了一次就错开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则叫了一声,“金允哥哥!”

    她声音清越,包含喜悦,半年不见,十八岁的她正是花骨朵初绽一般的年纪,仅一眼,便叫金允错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金允同样是漂亮的人物,如今贵气加深,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!

    宫以沫一看到他,那句问好奇异般的变成了夸赞!

    “半年不见,金允哥哥风华更盛啊!”

    金允颇不自在,这本是他想说而不敢说的话,没想到让沫儿先说了。

    而宫抉在一边听着不高兴了,虽然皇姐没别的意思,只是一句夸奖,但是他长得也不差……为何皇姐见到他的时候,都没有这样夸过他……

    金允有意无意的瞥了宫抉一眼,然后专心致志的和宫以沫聊天,但是叙旧完之后,金允忍不住一声长叹,让宫以沫问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金允摇了摇头,如果只是宫以沫在,他可能就直接说了,但是还有个宫抉,他不想情敌看自己笑话。

    但是宫以沫何其聪明,几乎一下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母亲?”

    金允点点头,宫以沫想也是了,如今金允在玉衡大权在握,几乎没有什么烦恼,唯一能让他烦恼的,也只有云锦了。

    可是云锦有什么会让人烦的呢?她突然想到当初离开玉衡去娄烨时,最后云锦窝在王敬怀里哭的场景,她突然有个奇怪的联想,竟然就这么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她该不会是……”宫以沫的视线落在了金允腹部,这暗示的眼神一下就让金允脸上爆红!最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还真是!

    宫以沫惊呆了!没想到云锦竟然能够这么大胆!金胜才死了半年吧?这下只怕死不瞑目了!

    而一边宫抉不明所以,因为宫以沫是侧对着他的,他看不到宫以沫的眼神,但是看着他们两人什么都不说,光一个眼神就能交流,宫抉心里越发不痛快,只觉得金允无形中抢了他的专属一般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