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七十六章 一夜纠缠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笑了,眨着眼问她,语气就好像在撒娇一般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打算什么时候,把你自己……交给我,嗯?”

    宫以沫惊呆了,她这还没答应宫抉在一起呢,这家伙就想着一些少儿不宜的事了?

    但是真的很想要啊……

    宫抉痴迷的看着宫以沫,这么多年了,他从小到大每天都在想着要怎么吃掉皇姐,想的心都疼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你你想得美!”

    宫以沫愤愤的说了一句,脸上爆红,然后不知怎么的……突然就想起了上一次在马背上,被这样那样的对待……这脸就更加红的滴血了!

    宫抉这家伙,不会想以地为床以天为被做点什么吧?

    事实上她想多了,宫抉对她,怎么会如此随便?

    “皇姐,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哪里会听他的?双眼瞪得大大的!

    宫抉暗笑,“你若是不闭上眼,再这样看着我,我便要控制不住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听,果真连忙闭上眼,闭得紧紧的,看得宫抉暗暗发笑。

    身体憋得不行,但没关系,他能忍,反正皇姐是他的,跑不掉!他低头先吻了吻她的眼睛,又顺着她的眼睛一路向下,亲吻她的鼻尖,和嘴唇。

    风轻轻吹弯了草,露出了宫抉微微抬起的背,这要是被营地那些人看到了,指不定以为他们在做什么呢!

    宫以沫一慌,抱着宫抉的背一压,两个人登时亲密无间,就连宫抉都睁大了眼睛,诧异的看着她,眼神瞬间火热了起来!

    她真的不是在邀请他啊!宫以沫欲哭无泪……

    宫抉垂头在她耳边笑,“皇姐,你第一次这么主动。”

    说着,虔诚的吻了她的耳垂一下,又酥又痒,那一刻,宫以沫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,然后下一秒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!

    宫抉更不消说,被她那轻轻一声奶猫似的声音撩拨的几乎克制不住自己,差一点就想把她生吞活剥了!宫以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她没脸活了!

    好在接下来,两人都非常克制,宫以沫是还没摒弃心结,但是反抗了几下之后竟然……也就随他去了?

    而宫抉是不想这么随便的要了她,但是该亲该抱一样没少,那种小心翼翼的碰触,让两人都有种灵魂轻颤的感觉,刺激,又想要更多,再时不时说些甜言蜜语,说说往事和以后,时间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最后在两人的拥吻中,天边升起一丝微弱的光,通过两人交叠的缝隙透过来,一夜就这么过去了?

    宫抉亲吻着,他自己都有点微微气喘,而宫以沫不消说,早就已经化为春水一般,如猫一样眯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这甜美的样子,让宫抉怎么都亲不够,吻吻停停,两人的嘴唇都有些红肿。

    “皇姐。”

    他哑声喊道,而宫以沫微弱的应了一声,差点将他整个人都应化了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柔情似水,更多是甜蜜,因为宫以沫如此顺从,很直观的反应了她的内心,她……对他是不同的,很不同!

    手指轻轻描绘宫以沫的眼睛,水润润的,就像那待采的花儿,初放那般娇嫩。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,最幸运,最快乐的事,就是遇见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清晨,他郑重的说了这样的话,又是在‘缠绵’了一晚之后,说不触动都是假的,宫以沫甚至觉得心都是痒痒的,那一刻,她恨不得说出身世的秘密,让他不再有这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而她正在纠结要不要说的时候,却见胸前一凉,宫抉这斯——终于舍得撕她衣服了?

    等等!她为什么要用‘终于’两个字?

    可是她很快便觉得自己龌龊了,因为宫抉只是将一样东西从外衣的衣衫下穿过,最后,扣在了宫以沫胸前!

    宫以沫低头一看,发现是一个类似于抹胸一样的软甲?而且看着样子十分眼生,以前没见过这样的护甲啊。

    宫抉的脸有些红了,因为他不小心碰到了宫以沫的胸,这么久以来的亲热,他其实除了亲亲抱抱,一直都非常老实的,今天因为这个特殊原因,碰到的不该碰的地方,让他脸红心跳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亲手给你做的锁甲,专门用来保护心脉,皇姐……你总是惹事,只有这样我才能稍稍安心点。”

    他用的是天蚕丝和陨铜丝为原料,稀有不说,而且韧性很强,还轻若无物,只裹在心口,不会产生多大的束缚感……为了做这一件东西,他不知道损坏了多少原材料,那都是烧钱啊!

    让罗启这个面无表情的部下都有些肉疼的,但索性最后做出来的东西还不错,宫抉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小心的将自己的外衣又穿好,突然有些欲哭无泪,这就好像她原本已经认定了宫抉是大灰狼,但是一下又变成了小白兔一样的感觉,感情昨晚上抱着她不撒手的是别人?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?”

    宫以沫摸了摸自己的胸。

    宫抉坐起身离啊,别过头去,“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“没有啊!我很喜欢!”

    说着,倾身上前,在宫抉的脸上亲了一下,这一下,两个人都愣了!

    宫以沫纠结了,她这是不知不觉中养成习惯了么?这样想着,也不敢看宫抉,连忙跑了,她还要研究一下那块诡异的石头呢!兴许还有惊喜也说不定!

    虽然破晓了,但是天还是黑的,营地里只有巡逻的禁军,他们看到宫以沫回来了,神情都没有变,只是行了礼,这让宫以沫更加尴尬了,总觉得对方的眼神是意有所指的,毕竟……她们在草地里趴了一夜,可怕!她怎么那么容易就被宫抉为所欲为了?

    好在宫抉治军严谨,他们都没说什么,白天上路的时候神情正经的很。

    宫以沫坐在马上把玩着那块黑色的石头……这石头可能是陨石之类的东西,所以有一些特殊的效果,而且每一次接触的时候,都会有一种神魂一震的感觉,难怪会被封为圣石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她觉得这石头……竟跟她是有关联的,那种若有若无的联系感,以前还不清晰,现在却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让她有些费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