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七十五章 发现古怪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的话让宫抉猛地一惊!因为他突然感觉宫以沫有点不对劲,他还来不及弄清楚这不对劲是什么,宫以沫便已经说了。

    “以我对你的了解,你的判断应该是她会死才对。”

    说不上什么感觉,只觉得近在咫尺的宫以沫神情莫名,语气幽幽。

    “那就换个问题吧,你觉得这个女子要是真的被船夫送到了三年前,她也没有寻死,那么她是会去报复害了她的丈夫和妾氏,还是会过自己的日子,老死不相往来?”

    她这咄咄逼人的问话,竟然让宫抉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宫抉设身处地的想,如果是他,就算那些人还没有招惹他,他也会先下手为强,就是这样霸道,不讲道理,只求先出了心中一口恶气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皇姐会这么问他?他想到了什么,背上突然冒出一些冷汗,夜的温馨被宫以沫几句话破坏的干干净净,他眉心深锁,竟不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放下仇恨老死不相往来?这个答案并不像他会说的,但看着宫以沫近在咫尺的脸,他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还没有发生过,就当是做了场噩梦好了,报仇和绝交,并没有必要不是么?”

    宫抉自己说着都觉得很违心,更何况是宫以沫听着了,她轻轻的窝在他怀里笑,青葱般的手指抓着他的胸襟,头顶轻轻磨蹭他的下巴,他们现在那么亲近,可是宫抉却有一丝诡异的危机感,让他没有轻易说话。

    “宫抉。”她似乎笑出了泪,一双大眼睛扬起,眼中是晶莹的泪花。

    “你又骗我!”

    她脸上突然神色一变,变得危险起来!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总觉得不安的宫抉一下低头含住她的嘴唇!他这样急切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她真实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深吻了许久,直到宫以沫身上那种莫名戾气消退,他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迷茫的看着他,似乎不明白两个人怎么就亲上了?

    宫抉见她如此,微微松了口气,然后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,假如你的假设成立,遭受这一切的是我,我不骗你,我会将那些全部都杀死,即便他们还没来得及伤害我,我也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但是假如对象是你,你是那个遭受迫害的人,而我,是那个无知伤害了你的人,那么我真心希望,你能给我这个瞎了眼伤害你的人一个机会,不要将未发生的事算到我的头上,因为我绝对不可能再次伤害你!”

    他低头有些慌张的抓住宫以沫的手,“人或许有很多个轮回转世,虽然我不信这个,但是假如我有一世伤害了你,甚至有一世杀了你,但是这一世,我只想对你好——我无法保证我的生生世世,但是这一世,我可以保证,所以我没有骗你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眨了眨眼,一边艰难的消化着他的话,一边有些懊恼自己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了,宫抉那么聪明,万一真的猜出什么来了可怎生是好?

    最近她总觉得自己心里的戾气越来越重,也不知是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而她想的没错,宫抉还真的这样猜了,在他心中突然萌生了一个胆大又奇妙的念头,因为在他心里,宫以沫一直是神仙一样的存在,她既然有空间那么逆天的神迹,为什么不能窥探前世今生,而问出这样的话来?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宫抉真的非常聪明,而且想象力更是丰富,猜测无限接近事实。

    他突然将正在沉思的宫以沫一把抱在怀里,真切的感受到她整个人确实存在,他才喟叹一声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她的发丝很软,很香,让人很有亲吻的**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……你不能离开我的世界。” 他说。

    就算他的假设成立,宫以沫真的能够窥探前世今生,她因为特殊的原因来到他身边,又因为上一世的原因来离开他,那么他才真的冤死了!

    他强硬的要求,“即便你要惩罚我,也要留在我身边惩罚,不能离开!”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这样抱着,都觉得有些莫名了,可是他语气中的情意,那么认真,让人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而这时,宫以沫突然想到了什么,轻轻拍了宫抉两下,然后从腰上取下一物,神情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这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石头,只从第一次展露出光芒之后,它就再也没有发过光,但是联想到自己这段时间的诡异,她突然觉得……会不会是这东西作祟?毕竟被雪族奉为圣石,应该不止是象征着身份的作用吧?

    她第一次摸这块石头的时候感觉意识有点晕眩,这石头应该是暗含什么辐射的。

    宫抉突然看到这块石头,有些奇怪,但是他感受到这石头对他似乎有种莫名的吸引力,他不由伸手一碰,那一瞬间!他脑子里好似突然多了什么,又好像晕乎乎的,宫以沫还来不及说什么,便见他难受皱眉,连忙问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他听到宫以沫的声音,只觉得脑子一热,还没反应过来,自己的身体已经压在了宫以沫身上了!

    感受到内心的火热,他突然有些怪异的问道,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就好像被压抑的潜意识突然放出来了一般,身体快过思维。

    宫以沫也是一惊,随即看着自己手里的石头,她突然有种想法,是不是这石头中含有什么射线,能够暂时性影响人的心智?

    但她戴了这么久,感觉受到的影响也不是很大,所以她大胆设想,这或许跟碰触它的人的意志有关,意志越是薄弱,越是容易受到影响?看来得找个人试一试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就去做,但是宫抉已经压在了她身上,又怎么舍得下去?

    此时草遮掩着,没有人看到他们在这做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宫抉,你下去,我要做个试验!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他突然展颜一笑,一张俊脸,在远处火光照耀下越发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不急,皇姐,你快成年了……”他垂下头来,两人发丝与呼吸一起纠缠,“成年了,就不是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双手抱胸,警醒的问,“你要做什么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