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七十四章 你骗我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明日就是宫以沫十八岁生辰了。

    宫抉看着宫以沫半跪在草地上洗脸,潺潺的流水很浅也很清澈,被她这样拍打在脸上,阳光下,晶莹的水花扑溅,闪烁着点点星光,别样的惑人眼睛。

    此时,宫抉的私军已经从娄烨走另一条路回西洲去了,他们现在仅一百多人在草原上行走,大概还要两三日才能离开娄烨。

    这让宫抉有些犯难了,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,怎么给皇姐过这个生辰呢?

    宫抉深受宫以沫的影响长得,自然也明白,和老师们教导的不同,他们男子,十二岁大婚的不在少数,但是在皇姐的意识当中,似乎要十八岁才算成年,宫抉算了算,自己还有半年就十八了,算成年了吧?

    不过生辰贺礼他倒是有准备,而且皇姐一定会喜欢!

    夜晚,一伙人开始扎营。

    夏天还好,随便一个帐篷就能解决问题,不像冬天,虽然娄烨也有火炕,但是他们生火的东西很特殊,会烧动物的粪便来取暖,虽然物尽其用,但是也让屋子里的味道十分怪异,还好王宫没有这样,不得不说,娄烨也好,玉衡也好,他们都在竭力让自己汉化,兴许在未来的某一天,会有人让四国大一统呢?宫以沫笑。

    只是凡是想统一,一般都是通过战争的手段,她有生之年,大概是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天黑了,草原上的星星一颗一颗的亮了起来,天边还有一丝橘红艳紫不曾消退,头顶已经繁星点点。

    宫以沫呈大字躺在草地上,吃饱了之后这样躺躺,真的好舒服啊~

    而宫抉坐在她身边,最后拗不过宫以沫,也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边一百多人的禁军肯定是该干嘛干嘛,眼睛都不敢往这边瞟一下,加上草有点高,他们躺在这里,扎营的那个角度,还真看不到他们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宫以沫见宫抉不自在,轻轻的笑。

    打小宫抉就爱干净,这样躺在地上,其实对他来说是一件很为难的事吧?不觉得很凉快很舒服么?

    宫抉一扭头,就看到宫以沫在偷笑,从小就是这样,只要他觉得不自在了,皇姐就高兴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那清俊的脸上更加无奈,看那双眼睛,却是说不出的宠溺,远远火光照来,彼此视线并不是很清楚,但是他们距离很近,几乎呼吸交缠。

    宫以沫借着星光和火光去看他,只觉得这样模糊的状态下,宫抉身上的锐气也消减了不少,看上去越发清俊,冷清退却,又显得十分温柔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被宫以沫这样盯着,他竟然还有些不好意思,轻声的问,那特别的嗓音,从薄薄的唇瓣中轻吐而出,在这样的夜色下听来,格外撩人耳朵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笑,却不说话,她越看越觉得宫抉现在很好,漂亮的眼睛,高高的鼻子,还有薄而有型的嘴唇。

    但心里那个结总是解不开。

    想想,宫抉也挺冤枉的,居然还要为自己这一世没做过的事买单,但是……谁叫两世她遇到的那个人,都是宫抉呢?

    感觉到宫抉拉着她的手,又问了一遍,宫以沫才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看过一个小寓言故事,你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宫抉一愣,随即凑过去一点,表示他愿意听。小时候,宫以沫总会通过一些书上看到的小故事,来向他普及一些大道理,这份良苦用心,即便她没有经验,但是谁会说她做的不好?

    宫以沫想了想,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女子,她想跳河寻死,然后有船夫见了,忙撑船过去问其缘故……女子说,她三年前乘船来此,嫁得好人,举案齐眉,本以为生活幸福美满,结果却发现她被丈夫利用,利用后,又遭妾氏迫害而被休弃,短短三年,她一无所有,悲痛之下想了此残生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说这话时,语速很慢,双眼是怔怔看着天空的,那眼中的情绪让敏感的宫抉微微颦眉,突然感觉她要说的话,对他来说很重要!

    宫以沫继续道,“船夫听闻后,一言不发,只让女子上船,她带着女子在湖里兜了一圈又送上了岸,女子不明所以,船夫笑道:如今你已经回到了三年前初来此地的时候,同样一无所有,但是你活下去,就会拥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这本是一个振奋人的预言小故事,它传播的意义在于指引人放下痛苦,寻找快乐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宫以沫说完这个故事的时候,神情微微迷惘,然后她问,“故事到这里就没有了,可你觉得这个女子被送回去之后,会如何呢?”

    宫抉的心尖忽然一颤,他突然觉得,这个故事,很可能就是皇姐内心最深处的心结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宫抉深思,而宫以沫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她是会听老人的,就此放下一切,当初什么都没发生,重新开始,还是会等老人走后,继续寻死?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宫抉肯定会说,那个女人会死的。

    因为很多东西,很多快乐,在得到后被血淋淋的拆穿,告知都是假象,而真相是被利用然后被抛弃,那种痛苦,岂是人三言两语便能抚慰抹去?

    毕竟爱之深,恨之切!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算那女子真的回到了三年前,那伤痕累累的心是不是能再坚持下去,都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他觉得,那个女子一定会死,若是那么容易就想开,也不会出现在湖边寻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为什么皇姐会突然问这个问题,如果那个女子,是皇姐呢?

    ……她这样坚强的人肯定不会寻死,可是她,会怎样活下去呢?

    脑海中依稀有一道灵光闪过,但是他还来不及抓住,宫以沫就摇着他的手问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回答我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近在咫尺的娇颜,宫抉鬼使神差的说道,“既然有重新开始的机会,那必然是重新开始了,兴许那船夫真的是神仙,让她一下回到了三年前呢?”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罗有所思,她突然侧过身来,凑近他,认认真真的去看宫抉的眼睛,最后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宫抉,你在骗我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