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七十二章 这是一件快乐的事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花舟无忧一死,其实这件事也算尘埃落定了,接下来娄烨肃清的事跟她没什么关系,她可以准备准备回去了!

    只是在这一点上,宫抉不肯放人,硬是要她留下与他一起走,在宫抉看来,皇姐此人太跳脱了,必须要看在身边才可以。

    宫以沫带着怨念留了下来,没有办法,还得看着龙城听雪出嫁!

    为了平息民怨,龙城无极只有快刀斩乱麻,让龙城听雪尽快嫁出去,不然一旦事情处理完,龙城听雪还有的受,故而,就算再怎么不舍,老娄烨王和老王妃被龙城无极狠狠敲打之后也老实了下来,便开始费尽心思的给龙城听雪准备嫁妆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在眼里,乐在心里。

    因为她很清楚,那个剁勒的王是个什么德行,看着十分老实忠厚,但是却是这个世界上,她知道的唯一的同性恋吧?

    这件事还是当初部下给她当笑话说的,说一个小国的王,不爱美人爱男人,不是荤素不忌,是真的只对男人感兴趣,而且,据说还是受。

    龙城听雪嫁过去,也是守寡的命!

    不过这些,她才不会说出来呢!一千多条人命啊……好吧,宫以沫也不光是因为那些人,龙城听雪恶心了她那么多次,活该自己被恶心一辈子!

    她坏心眼的想。

    摸摸下巴,最近好像戾气有点重啊……不好,不好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样混乱的氛围中,龙城听雪出嫁了,剁勒王亲自来娄烨迎娶,这样风尘仆仆,肯定带不了什么东西,索性老娄烨王和老王妃准备了不少,让他们可以带走,所以也算风光出嫁。

    上一次花舟家的事,龙城听雪又被龙城无极狠狠的训了一顿!所以出嫁那日她非常老实,而且别人看着风光,至于内里如何,也就她自己冷暖自知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也看到了剁勒王,他年约三十,长得普通自然不得老娄烨王喜欢,所以老娄烨王拉着他絮絮叨叨的,与其说是叮嘱,还不如说是警告!

    可怜那男人安安分分的听着,被训得跟孙子一样。

    宫以沫偷偷拉了宫抉的手臂一下,悄悄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,那个就是我跟你说的小受,小受你懂吧,以前跟你解释过的,你别看他这么弱,被老娄烨王吃的死死的,人家小攻可厉害了,等着吧,龙城听雪到了剁勒,肯定会被小攻压制得服服帖帖,根本嚣张不起来!”

    宫抉笑着听着,但是心里却在奇怪,他的皇姐好像什么都知道,这到底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王宫内热闹非凡,吃完这宴席之后,龙城听雪就要随剁勒的人走了。

    这么急匆匆的,若是在大煜,肯定会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临别时,所有人都起身,将龙城听雪送到了华城门口,从今天开始她就不是娄烨最受宠的小公主,而是一小国的王妃,这地位落差不是一般大,以至于龙城听雪走的时候频频回头,似乎希望龙城无极改变心意一般。

    城门下,龙城听雪抱着老王妃痛哭,那般依依不舍,让人十分动容,而龙城无极站在城门之上,看着他们,不可置否。

    反正她今天是嫁定了,或许只有她嫁出去了,这娄烨才能安生几天吧。

    此时宫以沫也在城墙上,上面就他们两人,看着下面的送嫁队伍,心里都有一种嫁祸于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宫以沫叹了口气,然后伸出手去,她的手心正躺着一枚银牌,上面刻着龙城无极的名字,正是他的命牌!

    “现在花舟家倒台了,一直看我不顺眼的龙城听雪也嫁人了,娄烨还是挺安全的,这牌子,就还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一脸轻松,而龙城无极看着她手心的小小名牌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拿着啊!”宫以沫微微挑眉,嬉笑道,“难不成你准备送给我?不好吧?”

    她作娇羞状。

    龙城无极这才笑一下,从她手里接过牌子,但是不等宫以沫说什么,他便借着身高优势,将命牌挂在了她的脖子上,让宫以沫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宫以沫不解的问,这可是在娄烨,能够代表王的令牌,为什么给她?

    龙城无极看着她,沉声说道,“这块命牌,代表的,是我龙城无极……与其有一日,它会沉入圣湖永不见天日,我宁可她是挂在你的脖子上,随你入土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听就笑了,“万一我想火化呢?你这活在世间唯一的证据不就跟我一切火化了?”

    谁知龙城无极竟然很严肃的看着她,“生死相融,何其有幸?”

    午后的太阳照耀在龙城无极的脸上,他神情坚毅诚恳,就好似太阳一般,坚定不移的照耀在哪里,又好像他们身下这座黄色巨石砌成的巨大城门一般,亘古沉稳,他是娄烨的王,没有私心,又有私心。

    即便答应了宫抉再也不起窥视宫以沫的心思,他还是希望这最能代表他的东西,能一直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宫以沫浅浅笑了,她将命牌取下来,踮着脚,轻轻挂在了龙城无极的脖子上,当初,她用一根手指何其轻佻的将其取走,如今送回就有多么郑重!

    “很高兴你这么看得起我,但是我不能这么做,这块命牌,属于你的王妃,更属于圣湖,你的根在这里,人在这里,心,也应该在这里,它——不该随我远走他乡。”

    龙城无极眼中闪过一丝伤痛,“即便这么一点念想都不行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展颜一笑,“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么?你说……你想做出一番功业,活在人的心头,口头上,世世代代流传下去,而我,我亦可以活在你的识海里,有没有这块牌子,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这时,一阵乐声传来,龙城听雪要走了,两旁的送亲队吹起号角,然后弹奏四胡送亲,四胡的声音很好听,悠扬,又带着草原上古朴神秘的气息,宫以沫一下入神了,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国家是很优秀的国家,子民也是优秀的子民,就该如这四胡之乐,生生不息的发展下去,而你,就是那个推开新大门的人,他们的领袖和精神支柱。”

    她神情渐渐严肃起来,“你很重要,正如你所说,你是娄烨王,你不属于自己,但是属于他们……不觉得很有意义么?能承载那么多人的意志,创下不朽基业!是多么快活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啊!”

    龙城无极突然笑了,那笑声越发爽朗,也很快活,最后,他笑声一收,沉沉的看着城门下那些追随他的子民,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属于娄烨,并且,为此而快乐!我拥有了很多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着宫以沫的侧脸,只是不能拥有你……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