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一箭杀两人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可是现在,看到花舟家不支,她却说不出一句劝说的话,其实只要她说一句,她哥哥一定会听她的,投降也好过死那么多人,但是她就是说不出口,她怕死!

    龙城无极等人渐渐掌控了全局,在压倒性的优势下,花舟家不少人都投降了,花舟谨言大腿上被砍了一刀再也站不起来,龙城无极微微喘息着,然后派了一队人去花舟家清扫余孽。

    看着地上一地尸体,花舟无忧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,她怨恨的看着宫以沫,“这一切都是你的错,若是没有你,我现在还是神女,或许已经成为的王妃!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?”

    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,她不会想她做了什么,杀了多少人,只会觉得自己会走到这一步都是别人逼的,但是真的是别人逼迫的么?

    都是自己的选择罢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从柴楼上跳了下来,此时在广场周围,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族人都躲在角落,看着这边,他们更是看着宫以沫从怀中拿出火折子,神情淡然的看着花舟无忧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你去问阎王吧。”

    花舟谨言看在眼里,目眦欲裂!但因为重伤,身体不能动,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嘶吼!

    “无忧!”

    可是不管他怎么不愿、不甘、悲痛、愤怒,那火折子落在了淋了火油的柴火了,跳跃着滚下去,火焰却一下就腾升了起来,花舟无忧连连尖叫,而地上那么多死人,和跪着的人,没有一个人会来救她。

    “宫以沫!宫以沫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她惊恐的看着这一切,尖声诅咒着!热浪袭来的一瞬间,死亡贴身逼近,那一刻,她已经崩溃了!

    而宫以沫看了她一眼,就回头了,笑着朝花舟谨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花舟谨言腿上被砍了一刀,根本不能动,他只是朝着火堆的方向爬,嘴里不停的喊着‘不’字!

    “无忧……无忧!”

    被烧死是很痛苦的,那种烧灼的痛,慢慢的,似乎连灵魂一起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顺手捡了一把弓箭,然后拦在了花舟谨言面前,他愣愣的抬头,上一次,他还用箭差一点射死了眼前这个女人,可是才多短的时间啊!这个女人就成长到了这个地步,位高权重,左右一国胜败。

    而他,如狗一般趴在地上,仰视他。

    宫以沫将弓箭丢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捡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身后,是花舟无忧的尖叫声,火已经烧到了她的裙子,那惊慌恐惧的声音深深的撩拨着广场上每一个人的神经,空气中都透着一股焦灼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不断的咒骂着宫以沫,这一切都是她害的!她不要死,不要被烧死!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你不想看着你妹妹那么痛苦的死去,你还有一个选择,那就是拿起弓箭,用你出神入化的箭术……给她一个痛快!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含笑看着花舟谨言,此时,她就像一个魔鬼,但那唇角微微勾起,明明妖邪,却又看不出半点邪恶。

    要他杀了他妹妹?不行的,他不可以!花舟谨言将弓箭推远,但是花舟无忧痛苦的惨叫又让他迟疑,他要去救她!救她!而不是杀她!

    “宫以沫!你会死的很惨,啊——你会死的很惨,万箭穿心!五马分尸!”

    宫以沫听到身后的诅咒,和柴火跳跃的噼啪声,她睁着眼,露出洁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她朝花舟谨言做了一个动作,那就是伸手,在喉咙的位置一抹,这个动作,她当初从花舟谨言的箭锋底下逃走的时候,就对他做过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一箭射穿她的喉咙,那么她马上就会死,就不用承受烈火烧身的疼痛,而且……只要你没有射偏,我就答应你,将她的骨灰埋在你花舟家的墓地,而不是无人问津,只要你——射她的喉咙!”

    花舟谨言难以置信的看宫以沫,但是他在宫以沫的脸上什么都没有看到,她是在报当初两箭之仇,而且是逼着他,杀他宁可谋反,也要保下的人!

    惨叫声不断,烈火让整个场地变得灼热,没有人说话,更没有人阻止她,她就是这样肆无忌惮的,要求他这样做。

    偏偏她说出这样的话时,神情没有一丝残忍,反而是怜悯,就好像是宽恕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怜悯与宽恕?

    花舟无忧的叫声越来越惨,火烧到了她的肌肤,那感觉恨不得立刻死掉才好!

    “啊——宫以沫!……我祖宗你……诅咒你!”

    她又哭又笑,疯魔一般尖声诅咒!

    而她痛苦的声音,终于让花舟谨言抓起了弓箭!

    宫以沫此时见他抓住了弓箭,便笑着移步让开了,让他可以亲眼看到他妹妹此时的惨状,火舌将花舟谨言的裙子烧毁,烧灼她的**,可以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

    花舟谨言握着弓箭的手在颤抖!他恨,恨这些人怎么能够这么残忍!他的妹妹是高傲的,矜贵美丽的!而不该被人放在火上焚烧,逼着他只有亲手杀了她来了结痛苦!为什么死的不是别人?!

    宫以沫见他眼中恨意翻涌,鬼魅般的声音顷刻间打消了花舟谨言所有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你可要想清楚了,只有一支箭……你若是用它射了别人,那你就看着花舟无忧烧死吧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花舟谨言心如死灰,他坐在地上,一面是嘶声惨叫的妹妹,一面,是他最想杀的人,这么近的距离,他可以直接杀了龙城无极!或者杀了宫以沫!

    但是火已经烧到了花舟无忧的身上,他杀了这些人,那么花舟无忧就会迎来她最惨烈的死法!

    报仇!还是给妹妹一个解脱?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觉得手中的弓,是这么的沉重!

    ——他最终瞄准了花舟无忧的脖子!

    此时花舟无忧已经痛到了极致!她怨恨的眼神纠缠着宫以沫,双眼泣血,一字一句,就好似来自地狱深渊最恶毒的诅咒!

    “宫以沫!我用我的生命诅咒你——你将被你最爱的人背叛,受尽世间极刑而死!生生世世,永不超生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她头猛地一仰,上半身被自己的亲哥哥用一支箭钉在了身后的木桩上,到底死不瞑目!

    但是……她再也不用忍受烈火烧灼之苦了,这样很好,很好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花舟谨言的弓落在地上,双手颤抖,不由笑了。

    这一箭,其实杀了两个人,花舟无忧和他自己,以后再也不会有神箭手花舟谨言,她,也算报了当年那两箭之仇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很顺便不是么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