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五十九章 好不好看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是有趣,但是有的人却因为宫以沫这一句话而心如死灰!

    宫以沫拍了拍手,“我的事做完了,至于去取证,还有外面那一千多人……那就是你娄烨的事了!到时,还望娄烨王还我一个清白!”

    龙城听雪听闻还想作妖,外面一千多人怎么就不是宫以沫的责任了!她还没有证明他们生病与她无关呢!

    可是她还没开口,就被自己哥哥一个眼神给摄住了!

    她……从来没见过龙城无极这么可怕的时候,比上一次她杀了一千人还可怕!

    所以她所有的话都被龙城无极堵在了喉咙里, 宫以沫看在眼里,心里却在冷笑,接下来就是他们处理家务事的时候了,她一个外人,就别在这碍事了。

    见宫以沫离开,龙城无极也脸色铁青的离开,因为取证的结果与宫以沫说的别无二致,那牲口的食槽里,果然有果实的皮存在,牲口吃了没事,可见是没毒的,这——还真是一场丢人到家的闹剧!

    故而大批人往回走的时候,大多人脸色都不好看,明明中午的宴会上还有说有笑,此时一个个都心虚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朝王宫走去……宫以沫和宫抉作为大煜来的客人,肯定是要住到王宫里去的,而诸位大臣什么的,此时一个都不敢离开,没见王的脸色已经阴得出水了么?

    花舟无忧脸色惨白的走在队伍的最后,看着那一千多个中毒的人也被带去皇宫,心里一咯噔,更加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,突然有人伸手朝宫以沫抓来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还没回过神的瞬间,宫抉已经一剑将人挡开了!那是一个白发苍苍的矮小老头,被人挡下他很惊讶,但是在看到宫以沫的一瞬间!他明显惊呆了……张了张嘴,竟然无意识的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虽然别人没听到,但是有心人还是从他的嘴型中发现,那是‘雪莲’两个字。

    而雪莲,不是她那个便宜娘的名字么?

    宫以沫睁大了眼睛,拦了宫抉一下,而同一时间,在场除了娄烨王都跪了下来,甚至娄烨王也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问圣祖安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出,宫以沫便知道这个人是谁了!

    他是娄烨看守圣湖的人!但是就五官来看,他并不像是娄烨人啊……

    而且他既然认识雪莲,莫非是她那个便宜娘还没死绝的族人?宫以沫深思着……

    同样奇怪的的还有宫抉,他自然也看出他叫的是雪莲两个字,那不是皇姐的母妃么?

    像……实在是太像了!

    雪战难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,他是看着雪莲长大的,自然知道雪莲十七八岁的时候长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但再一联想到她的身份,雪战内心惊异不已!

    不能慌……此事还需与族人细细商议!所以他看了宫以沫一会就移开了视线,对龙城无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,圣湖已经知道了,花舟无忧作为神女,却做出这样的事,老头想带她回去受罚,还望娄烨王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龙城无极看了花舟无忧一眼,花舟无忧是圣湖的人,确实圣湖比他更有处罚的权利,但是方才他抓宫以沫的举动还是让龙城无极觉得雪战想徇私,故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花舟无忧罪大恶极,理应严惩,还望圣湖秉公处理!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雪战的脸色有一瞬间僵持,花舟无忧一惊,她没想到龙城无极会说出这样的话!一旦严惩,她岂不是会失去神女这个资格?!没有了神女这层光环,她不过就是花舟家普通的四女,拿什么嫁给龙城无极?

    雪战忍下这口气,点了点头,然后严肃的看着花舟无忧,道,“定会严惩!”

    说着,便带着花舟无忧和她带来的那些女子离开了,宫以沫看着他的背影,露出深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忍下对方突然偷袭的事,是因为这里面有古怪……要知道上一世,她根本没有遇到过和雪莲有关的人物,为什么这一世会遇到?

    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她不去计较,顺便也安抚了一下对雪战十分不忿的宫抉。

    接下来龙城无极是怎么处理他妹妹的,宫以沫就没兴趣知道了,中午喝了酒,又这样那样的折腾,还有雪战的事,纷纷扰扰的,让她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,但是偏偏有人让她睡不着。

    宫抉伸手戳了戳她的头发,又捏了捏她的脸,就好似玩什么有趣的玩具一般乐此不疲,宫以沫闭着眼装睡,但是怎么可能睡得着?

    她睁着眼睛瞪他,“宫抉,你舟车劳顿,真的不要休息一下么?”

    他乌黑的眼睛微微一亮,“要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躺在了她身边,侧躺着盯着她……摔!这怎么睡得着?

    正当宫以沫想说什么赶他的走的时候,宫抉的眼神忽然一暗,“皇姐,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我么?快半年不见了,为何你见到我一点都不冲动?”

    宫以沫悲伤了,她才不激动呢!

    ……不过,她才不会告诉宫抉,方才她看到他突然出现的那一瞬间有多惊讶!也不会告诉他……她被宫抉紧紧抱在怀里的时候,也有一瞬间心乱神迷……不应该啊,不应该,她悲愤的将自己整个裹到被子里,自我反省去了!

    “皇姐!”

    宫抉将缩成鸵鸟状的宫以沫掰开,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!

    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啊,他那么想她,怎么容许她视而不见?

    “睡觉有什么趣?你看看我啊。”

    宫抉在宫以沫面前,总是会用一张非常冷清而正经的脸,轻声的说些让人难为情的话,和在人前的他简直是两个模样。

    天气好像一下就燥热了起来,宫抉的手心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,几乎能灼伤她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看的!”

    被宫抉在床上逗猫猫一样的摇晃摆弄,宫以沫实在无法装鸵鸟了恶狠狠的问。

    她还特意睁大了眼睛去看,可是这一看,当真觉得宫抉不同了。

    高了,瘦了,五官越发立体,与上一世的鬼魅妖孽的他长得一模一样,可是这一世,他的气质就好似竹一般,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冷清的,只有看着她的时候才会展露出些许柔情,只要一点点,便能将人溺毙。

    “好看么?”他这样问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