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二十五章 当众告白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跳下马来,看着宫以沫狼狈的样子,他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和不认同,再几步走到宫以沫身边,就好似—— 一对璧人。

    他拿出帕子,给宫以沫擦了擦脸。

    一边动手,一边用他那种特质冷清的声音,轻轻说道,“在国内发现龙家有异动,便跟着他们追来了,还好,你无事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他的帕子,自己擦脸。

    “……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宫抉双眼一眯,微微笑了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真的要感谢我么?”

    他这一笑,整个谷地仿佛都安静的一瞬,大部分人是没见过宫抉笑,而更多是觉得惊为天人!

    龙城听雪痴痴的望着他,这就是她喜欢了好几年的男人啊,此时却旁若无人的对另一个女人和颜悦色,而且还是他的姐姐!

    这种倾世独宠,为什么不能是她?

    李珂第一个反应过来,他道,“宫抉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敢卿卿我我,你真当大煜是你一个人的大煜了?”

    宫抉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立刻就有人上前将他捆了起来,并堵住了嘴!

    “皇姐,你还没说,要不要谢谢我呢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转过头来,继续笑盈盈的调戏皇姐。

    感受到四周火辣辣的目光,宫以沫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凶狠道,“闭嘴!”

    在场还那么多外人,能不能收敛一点!

    她这一瞪,让很多不了解他们相处方式的‘外人’大吃一惊!

    传闻宫抉冷淡如冰,睚眦必报,手段狠毒!没想到……竟然有人能这样光明正大的瞪他,还呵斥他!他竟然还乐呵呵的不生气。

    龙城听雪再也忍不住,大声道,“呵!你们看啊!还说本宫污蔑她?你们看看她那个样子,敢说她没有勾引亲弟?没有私通?什么守宫砂,假的吧!”

    宫抉闻言,原本还觉得冷静清幽的气质一扫而光!瞬间变得暴戾起来!他这一变,他手下人瞬间便将龙城听雪带了过来,并且踢了她一脚,要她跪下!

    跪在宫抉面前,她是愿意的,可是多了一个宫以沫,她死也不愿!

    可惜她被压得死死的,动弹不得,只得跪下,然后怨恨的去瞪宫以沫!

    “皇姐,这女人如此聒噪,还是杀了为好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个杀字没有一丝起伏,就好像要杀的这个不是一国公主,而是什么蝼蚁草芥,不值一提!

    宫抉的话深深刺痛了龙城听雪,她眼中迸发出恨意,恨意之中,又是深深的痛苦!

    为什么她那么喜欢他,更是为他才做了那么多事,可是为何他却看都不看她一眼?而且轻易的就要杀掉他?

    “宫抉!你为何要如此对我!我那么喜欢你!你凭什么不喜欢我?你可知,我喜欢了你多久!”

    宫抉看了她一眼,那一眼极冷,带着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“和我有关系么。”

    他竟然说,她的喜欢,跟他没有关系?!

    龙城听雪一愣,随即大笑!

    然后……她突然解开了自己的衣服!

    也不管在场有那么多人,她就是深深的,执着的看着宫抉!并露出了**的上半身!

    她解开衣服的那一刻,宫以沫觉得她已经疯了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你看看我啊……我到底哪里比不上这个贱人?”寒风吹到她裸露的肌肤上激起阵阵战栗,而这时,宫抉却突然捂住了宫以沫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别看。”

    他轻声道。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一下捂住了眼睛,有些茫然的呆在那里,红唇微微张开,似乎在作无声的邀请。

    宫抉自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所以,他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,更当着龙城听雪的面,微微迫切的吻上了宫以沫的唇!

    那一刻!世界好像安静了!

    龙城听雪跪在地上,衣服解开之后,她整个上半身不着寸缕,所以很冷!但是这冷,远不及心冷!

    宫抉……他竟然众目睽睽之下,亲了宫以沫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!那么多传言,那么多次平息、复起、又平息复起,不是没有道理的,宫抉,他真的喜欢宫以沫!

    他们姐弟……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那一刻,宫以沫自己都惊呆了,大脑嗡嗡作响,最后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眼睛被捂住,让她的感官更加敏锐,她能够感觉到宫抉柔软的唇,和他身上永远清爽的淡淡香气,以及他轻触之下缠绵的思念……不过分别数日,他便感觉……好似过了经年!

    宫以沫想推开宫抉,可不知是不是药力发作,她推拒的手那样的无力,以至于她在这样的场景下,被宫抉亲吻了很久!呼吸交缠,心跳微乱。

    最后他将她的头按在肩膀上,向世人宣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宫抉,只属于皇姐一人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耳朵贴着他的胸口,那一下一下的撞击声,撞得她头脑发昏,那一刻,她竟然忘了她应该要推开他!

    他……怎么能在世人面前,说出这样的话?!

    龙城听雪抬头,只能看到相拥的一对璧人!

    那是对她的行为最大的嘲讽!她宽衣解带,他视而不见,甚至就好像躲避瘟疫一般,还怕伤了宫以沫的眼睛?

    这时,又有人远远赶来,人数不少,都是龙城听雪的人,他们总算得到了消息赶过来了,却迟了很久,此时布吉看到自家公主衣衫不整的跪在宫抉面前,当即暴怒!

    “你们做了什么?!你们竟然如此羞辱我娄烨!”

    他刚想带人冲进来,就被禁军给拦下来了,宫抉实在不耐烦这些人的聒噪,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想如何处置这个女人?”

    他看都不看龙城听雪,只看宫以沫。

    宫以沫此时还有点懵懵的,她看了一眼龙城听雪,最后叹道。

    “她肯定是不能死在我的手里,至少不能死在这条路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”宫抉微微挑眉,含笑着整理她的发丝,说出来的话却很残忍。

    “只要皇姐愿意,我会让她随便嫁给一老头,老头死后,拉她陪葬,保证她再也不会碍你的眼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附近的这些人却听得清清楚楚,龙城听雪闻言脸色煞白,几乎晕倒,宫以沫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若是宫抉真的这么做了,就要为了她承受两国压力,她可不想为了一己之私,给宫抉惹麻烦……

    “不了,我继续带她去娄烨,放心吧……我收拾得了她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