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一十六章 金允的生父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回到营地的时候,并没能歇一口气,因为此时,营地分为了两伙人,娄烨人,和大煜人,两方对持着,看模样,方才似乎还打了一架?

    看到她平平安安的回来了,龙城听雪的神情有一瞬间扭曲,此时宫以沫倒是挂了彩,就是那些伤看上去都不重,血流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欢迎我回来?”

    宫以沫轻飘飘的问,这时,一名禁军连忙递上水和帕子,宫以沫就坐在一边装行囊的木架子上,用水壶里面的水冲了冲伤口,暂时用帕子包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做这些动作的时候,篝火两边的人都静静的看着,看着她眉都不皱的这样清理着伤口,淡然的,就好像这样做过千百遍一般,就连一直看她不顺眼的龙城听雪,此时都好似被她身上那种淡淡外露的气势所摄,半响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来个人说明缘由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稍稍整理了一下之后,淡淡的对娄烨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,一看就是龙城听雪挑起来的,她倒是想问问为什么。

    见布吉还在出神,龙城听雪愤愤的瞪了他一眼,自己站出来说道,“本宫不想跟你一起走了!你仇家那么多,没得连累了本宫!”

    宫以沫懒懒的坐在那,挑眉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她这语气淡淡的, 似乎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,让龙城听雪更加愤怒!

    她沉沉一笑,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和你分开走罢了,免得被你连累!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“分开走?”

    她看着龙城听雪那阴沉的小脸,“然后你先一步回国,在娄烨国门截杀我?或者先去娄烨王那里告我一状?让我一去就变成阶下囚?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小公主的脸色霎时难看起来,她确实是这样想的,但是没想到被宫以沫这样轻易的识破了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人递过来一杯热水,让宫以沫能暖暖身子,她喝了一口,轻轻地问。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?你是什么身份,你真的清楚?”

    “本宫是娄烨的公主!”

    宫以沫哈哈大笑!

    “你错了!”她笑声一收,“你我交手,你败了,在我眼里,你就是俘虏!”

    “大煜公主,您不要欺人太甚!”布吉此时当然要站出来维护本国尊严,直接将龙城听雪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?”

    宫以沫捧着杯子有点纳闷的问,“成王败寇,我听说娄烨一向是用实力来说话的,如果不服气,打败我就是!……但是你们再惹我不高兴,我不介意让你们知道,什么才是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这重重的羞辱,让龙城听雪再也承受不住,直接红了眼眶,往自己的马车跑去!

    布吉就算心里有气也没办法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他也不明白宫以沫是怎么想的,她现在这样的罪小公主真的好么,她还要去娄烨,若是真的把小公主的罪死了,她在娄烨能有什么好处,想必她还不知道小公主在娄烨有多么受宠吧!

    叹了口气,布吉也离开了。

    也是他们倒霉,宫以沫原本说话没有这么冲, 可是刚刚发生的事到底还是影响了她,让她心情不好,这时候,看着禁军众人,突然想到,他们都是宫抉的眼线啊……

    “此去娄烨,少则数月多则半年,你们都是宫抉挑选给我的人,可知道,你们的主子是谁?”

    禁军们面面相觑,不知道宫以沫这话时什么意思,公主和殿下的感情不是一直都很好么。

    宫以沫叹了口气,“算了,也没什么,只是今晚的事,你们不能告诉宫抉,违者……”

    她垂眸,手一用力,整个杯子化为粉末。

    “有如此杯。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被宫以沫这一手吓得不轻,心里对宫以沫的武力值更加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。

    “吾等听令!”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回去休息去了,明天去玉衡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……

    从大煜到娄烨的最短距离,那就是横插玉衡,这样一来,势必就会经过玉衡都城,一路上,因为有金允的文函,他们都走的很顺利,一直到了都城,宫以沫便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!

    几乎是立刻,她就做了一个决定,那就是让禁军带着娄烨人先走,她与众人要分开一段时间,直到顺利通过玉衡都城。

    禁军的将领司空得令,并没有问就带人离开了,而宫以沫远远的吊在了后面,感觉到身边若有若无的窥探,抿唇一笑。

    见大队伍顺利的穿过了都城,出了城门,宫以沫心里松了口气,也准备混出去,但是,却被人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对方有些眼熟,一看就是云贵妃身边的人,难怪从开始就一直感觉有人盯着她,还真不是错觉。

    “公主,劳烦您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挑眉,“告诉她,我很忙,没空!”

    可是对方却不依不饶,皱眉道,“这件事很重要,事关于二殿下,还请公主相助!”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挑眉,“你想用金允骗我?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。”那人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色,见宫以沫油盐不进,只有急急说道,“是关于二殿下身世,有人……自称是二殿下的父亲!此时消息或许已经送到二殿下手里了……可是,鞭长莫及!”

    宫以沫神色变了几变,金允的父亲不是金胜么?这多出来的是什么鬼?

    又怀疑这是不是云锦的阴谋……

    思考了一瞬,还是金允的安危占到了上风,她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陪你走一趟!”

    那人神情一松,“多谢公主了!”

    就这样,宫以沫被打扮了一下,改头换面进了玉衡皇宫,再一次进来,还真是恍如隔世啊……

    还未到云贵妃的寝宫,就看到了层层戒严,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云贵妃竟然会被人看管起来?看来金允这一次离开之后,发生了不少事啊……

    那人带宫以沫走后门进去,远远的,听到了金胜力竭又愤怒的声音!

    “你竟敢背叛朕,朕要杀了你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