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零七章 捕捉公主了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这个举动简直吓死了龙城听雪!

    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不受控制的往悬崖跌去,这一幕落在了藏剑眼里,他再也控制不住,大声喊道,“我说!我说!”

    龙城听雪的手臂被宫以沫一下拉扯住了!她整个人往悬崖的方向栽了一下,那一瞬间,扑面而来寒风将她的长发往后吹扬,她的脸瞬间煞白!

    她可以看到悬崖下的巨型台阶,还有奔腾的龙腾河!这突如其来的落差与冲击,让她大脑猛地眩晕起来,索性因为宫以沫紧紧的抓着她了,不然她现在就能掉下去!

    宫以沫瞟了他一眼,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藏剑深深的闭上了眼睛,“我……我是娄烨派来的!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宫以沫微微颦眉,不耐烦的说道,“你是不是她的人?”

    藏剑看了小公主一眼,见她此时已经被吓懵了,根本说不出话来,神情闪过一丝不忍!

    “我是小公主的人,我……我叫藏剑,是你杀了的那个人,藏锈的师弟!”

    他知道宫以沫就是想逼他承认他是公主的人,所以他承认了,希望宫以沫能放了小公主,而且他还想说,他来害宫以沫并不是小公主的意思,是因为他怨恨宫以沫杀了他师兄,才这样做的!

    但宫以沫得到他的回答之后,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她脚一松,藏剑猝不及防的往后仰了一下,然后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,宫以沫一脚踢开了他另一只手!

    身体凌空,他猛地睁大了眼睛!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急促的悲鸣,整个人猛地朝悬崖深处落去!估计他死,也是死不瞑目!

    藏剑的死,总算让龙城听雪回过神来,她此时终于有些愤愤的对宫以沫说。

    “这下你满意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打了个呵欠,“不懂你什么意思,又不是我要他死的,是他自己要自杀,我帮帮他咯。”

    说完,竟然将她拖到了祭天台上!

    刚刚宫以沫那果决的那一脚,让在场所有人毛骨悚然,即便已经没有打斗了,他们还是不敢聚过来,而宫以沫也不在乎,直接对宫晟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,我要亲自将她遣送回国,找娄烨王讨个公道!”

    现在宫以沫已经不杀她了,龙城听雪总算回来了几分胆色,也因为极怒,脸上浮现出讥诮。

    “送我回国,宫以沫,你这是屈打成招!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气,“方才那人是我属下不错,可是他并非我指使的!而是因为你杀了他的师兄,他才如此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这么冠冕堂皇理由,你之前怎么不说?”宫以沫好整以暇的问。

    龙城听雪气红了脸,她此时还被绑着,大脑一片混乱,“因为我怕你们误会……误会他是我派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的底气不足,宫以沫有无数的理由去反驳她,但是此时她也懒得跟她争辩个输赢,嘴角一扯,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吧,不过你再多说一句,我就再给你脸上来一刀!”

    这句话,直接将龙城听雪气了个倒仰,却颤颤的不敢再说话!

    宫晟也觉得宫以沫这样做有点过了,毕竟两国还要合作,此事他们占理,便收手吧,若是真的闹得不可开交,为了这点小事还要开战不成?

    但是宫以沫却执意不肯,她甚至跪了下来,神情冷肃!

    “父皇!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上一次的册封大典,和这一次的封土大典,他们两次都污蔑我,羞辱我!这件事若是不找他们问个明白,还以为我大煜怕了他们!”

    宫晟却有些怒了,“那也不至于遣送回国那样严重吧,这是要断交么?!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连忙有大臣附和,“是啊,公主,我们知道你受了委屈,可是两国联姻本是好事,怎能因为一时之怒而破坏国与国之间的合约?”

    “公主未免太自私了一点!”

    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,似乎他们都占据着大义,而她是无理取闹一般。

    宫以沫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,突然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此时她发髻已经松了,衣服也有些凌乱,但没有一个人会觉得她狼狈,因为她站在那里,仅那隐忍的煞气,便让人闭上嘴来。

    “说啊,怎么不说了?”她沉着脸,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方才她派那人侮辱我的时候,你们为何不说话?不为我也辩解一句?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冷,最后那煞气如有实质,逼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“不仅不站在我这边,反而因为一个外人,而怀疑我……我名声臭了对大煜是好事?你们就是这样爱国的?”

    她的话无人敢接,这时方才劝她顾全大局的人一个个都缩了起来,恨不得从宫以沫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皇帝感觉她这模样很可怕,整个人透着生人勿进的威压,但她一眼看来,便让他接下来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受羞辱时,你们身为大煜的子民帮过我么?为什么我受了委屈就要忍,反抗就是不顾大局?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视线一扫全场,所有人都躲避着她的眼神,心中除了恐惧,竟然还生出一丝愧疚,突然觉得……他们之前的行为……好似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“而现在,你们不给我讨回公道就罢了,我自己讨回,你们却要制止我……我真的很想知道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双眼最后盯着宫晟,直接将他逼退一步!

    “父皇,我自认我懂事以来,为大煜真的做了不少事,这几年风调雨顺,我不敢说全是我的功劳,至少,也有一半吧?”

    她又看着大臣们,“还有你们这些人,吃的穿的,是不是比以前都丰富了不少?你们的家族,沾着水路便利的方便是不是富裕了多了?是不是生活都滋润了,所以就有力气来找我茬?”

    她突然仰天一笑,神情带着满满的嘲讽!

    “都说饮水不忘挖井人,你们就是这样对我的?我付出时来者不拒,我受辱时冷眼旁观!怀疑我,冤枉我,如今真相大白又因为我是公主,要顾全大局,又要我忍!既然如此,这公主……不做也罢!”

    她说着,猛地伸手取下了头顶本就摇摇欲坠的头冠,狠狠的砸在了地上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