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三百章 别再逼我了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没想到,里面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原由,可他说的对么?宫以沫细细想来,发现金允对她……还真是很了解啊。

    她在感情面前算是一个胆小鬼,也不能这么说……她只是怕麻烦而已,害怕付出身心之后被背叛,痛不欲生的麻烦,害怕被人用感情牵扯,彼此折磨,心力交瘁的麻烦……

    她宁可这个世界上没有爱情!

    ……与其自找麻烦去纠结那些男欢女爱,她都能做很多事情了!

    而且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爱情?她嗤笑,那些功成名就之人,有几个三十几岁,四十几岁,还能对结发夫妻说出我爱你的?好的是亲情,坏的,还能是仇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宫以沫又摇摇头,真是,她又钻牛角尖了。

    或许这个世界上是有此志不渝的爱情吧,但是她并不认为,会降临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颗诱人的糖果,她不接可能没事,但是一旦接了,满心欢喜的打开糖纸,里面却是毒药怎么办?

    人心叵测,谁说得清楚?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了解我……”宫以沫觉得喉咙有些干哑,顿了顿,冷静又疑惑的看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了解我,为何你还会来?还会出现在这?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,冷静又残酷,可是也是事实,如果金允清楚,她是不会动心,不会动情的人,为何又要迈出这一步,就像之前一样不好么?

    金允苦笑,“你可还记得你以前对我说过的话?”

    宫以沫抬眼看他,她对他说过很多话,却不知他现在指的是哪一句。

    金允视线落到别处,露出一个完美到极点的侧脸。

    “曾经我做什么事,一次次失败,直到已经绝望,没有力气再重复一次的时候,你就会笑着告诉我,再做一次吧,也许,会有奇迹呢……?”

    宫以沫听着,突然感觉心一慌,而这个时候,他已经握住了宫以沫放在桌子上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要打动你很难,我也知道,你不会对任何人动心,可是万一呢?万一会有奇迹呢?我不坚持根本没有机会,所以我坚持!你拒绝我一次也好,百次千次都好,我只要一个机会!只要一个机会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值得……”你这么做,宫以沫吓到了一般想抽回手。

    “你值得!”

    金允目光灼灼,“你值得……你还记得当初,是你挽救了我的尊严,我被我的父皇换了一千匹马,是你把我从那个恶心的男人身下救出!是你将我完全破碎的希望重塑!是你救了我的母妃,救了我的脸!”

    他说着,用力的将宫以沫手心翻转过来,举在她面前,上面还有一道浅粉色的疤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么……这就是证据!当时你就是用你这只手!抓住了我的划向自己脸的匕首!那一刻,其实你就抓住了我的心,再也没有松开过!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起身,并接连后退几步,看金允就好像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在害怕?你要逃么?你轻易的拿走了我的心,为什么却不肯分我一点点感情?”他也站起身来,可以说第一次这样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有办法,不逼一把,她不会正视自己的感情,他要她看清楚!认清楚!

    所以他一步一步朝宫以沫走去,然后……他从怀里,摸出那个小小的锦盒。

    宫以沫记得这个盒子,她在玉衡被发现的那晚,他跳了一曲,当时,他就想拿出这个盒子来。

    盒子被打开,里面,竟然是一枚戒指!

    金允笑了,“我并不知道你说的戒指是什么模样,现在似乎也不浪漫,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!我已经错过了你一次,不会再错过你第二次了!沫儿,嫁给我可好?!”

    宫以沫双手背在身后,眼睛大睁,十分害怕,她对现在的场景根本无所适从!为什么突然就求婚了!什么叫已经错过了她一次?能不能不要跟她说这些?她头都疼了!

    “金允,我觉得你很有必要冷静一下,或许再过几年,你就会觉得现在很难以接受的事,根本就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金允突然含笑着看了她一眼,“沫儿……所以你不懂感情,但是,我愿意教会你,我一定要娶你回家!”

    眼看他一步步毕竟,宫以沫原本惊慌的脸猛地沉了下来,带着一丝恐惧,还有怒意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金允见她脸色很差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站在那别动!”

    她闭了闭眼,手扶着自己的额头,语速微快的说,“既然你说了我没有心,没有情,那我再补充几句,那就是我不想成亲,不想爱人,不想!不想!”

    她好似被逼到了尽头,第一次对金允用这样愤恨的语气说话。

    有点气急败坏,但是声音到最后却微微发颤!

    这时,她豁然抬头,那视线中的冷冽,直接将金允逼得后退一步!

    “等待奇迹?在我身上,不会有奇迹的!所以你不要白费力气了!”这是一个上辈子就结下的死结,她能看淡一切,甚至不在意仇恨,可是受过的伤,她也记得,她不招惹还不行么?

    金允的脸霎时变得雪白,手里的锦盒几乎拿不住!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悲戚的抱着头蹲了下来,声音一下带着哭腔,“就不能放过我吗?我不想要啊,不要逼我,我不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像刺猬一样缩起来的模样让金允一下就心软了,他忍着心痛,也蹲下来,低声安抚她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好,我不逼你了,我不逼你,你别怕可好?”

    也怪金允倒霉,先是宫澈,再是宫澈,现在他又来插上一脚,宫以沫被一而再的逼迫她做她觉得恐惧的事情,上一次在水榭长廊,面对宫抉她就爆发了一次,而这一次更加严重。

    她到底是怎么了,难道她非要嫁人了才会安生?

    而金允一下收起了威慑,有些紧张的哄着她,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心。

    沫儿……为了能得到你,看来我不得不使出些手段了……只希望,你不要恨我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