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九十九章 看似有情却无情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以沫叹息道,“太子哥哥,我能为你做的,也只有这些了,如果你真的感激我,以后,成为一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就够了!”

    宫澈抱着她,其实很想告诉她,你能为我做的还有很多!你……还有你自己啊!

    他轻嗅她的发丝,双眼露出赤红色,如果他做了皇帝就好了,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抱着她了,而不是现在想亲吻她一下都要思虑再三,而不是想表明心迹都不敢。

    真的好像要啊……她就在我怀里,我为什么不能要她?我是太子啊!

    “如果我以后是一个好皇帝……”

    宫澈的声音闷闷的,但心跳的很快,让宫以沫误以为他还在为病快好了激动,并没有想别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个好皇帝……”你会爱我吗?就像我爱你一样啊……沫儿。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有点奇怪,抱也抱了,安慰一下就可以了,所以她拍了拍宫澈的背,示意他放开。

    “好啦,太子哥哥!你以后会是一个好皇帝的!”

    夜晚,她根本看不清宫澈眼珠的变化,所以宫澈可以大胆的炽热的看着她,十分不舍的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他要忍,忍到极处还是要忍!沫儿对他已经很好了,他不能逼她,至少现在不能……就算要逼她,也应该是,她再也逃不掉的时候!

    两人继续逛着林子,然后说一说话,不得不说,这样的感觉还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太子哥哥,苏妙兰除服了,你是不是要大婚了?”

    宫澈乍然被问到这个问题,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苏妙兰是何许人也,毕竟他现在心里,根本容不下其他人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名字也如雷贯耳,因为最近他身边的人都在催他,甚至她母后都差点以为……以为他不举……而派了不少女子来一探虚实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他是真的不想成婚,而且就算成婚了,他也绝对不会碰她……

    宫澈痴痴的看着宫以沫的侧脸,因为他想保持干净,而且除了沫儿以外,他对任何人根本没有兴趣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苏妙兰已经除服了,他要怎么做,才能摆脱她?可是他年纪大了,不成婚根本没有办法!要是……他和宫抉一样大就好了!

    还是真的将人娶回来放着?

    宫以沫也是想通了,反正苏妙兰这一世也没机会对她做什么,她要嫁就嫁吧,她虽然不恭喜,但是也不会捣乱就是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宫澈不说话,她问道,“太子哥哥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宫澈回过神来,摸了摸她的头,“不说她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想在沫儿面前说别的女人,当初说要娶她,不过是权宜之计,如今一拖三年,可惜……他和沫儿的关系还是没能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两人又聊了些别的,直到天色晚了,宫以沫困了,直接去了太极殿休息。

    看着宫以沫离去的身影,宫澈在心里扪心自问。

    也不想那样爱她啊……可为何就是那样爱她。

    第二日,天气阴沉。

    一大早,就有人进宫来拜访她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揉了揉眼睛,虽然已经洗漱好了,可她还是有点没睡醒,看着天色那么早,就到太极殿报道的某人,虽然对他颇有愧疚,但她还是萎靡着,没什么精神。

    “金允……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?”

    一些日子没见,金允瘦了不少……看来是那一天的事他还无法释怀?宫以沫心里暗叹,这都是些什么事啊!好不容易太子哥哥放下了,金允又来了……

    金允容颜精致妖娆,可此时,眼角那一颗盈盈泪痣,欲落不落,颇有几分西子捧心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沫儿,你当真就那么狠心?这么多日,我身在大煜,你却一次都不曾见我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嘴角一抽,怎么感觉她就想是负心汉一样?而且她……她似乎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金允的事吧?还不是他突然表白?不然前几天她就想去找金允喝酒叙旧的,可是现在多尴尬啊……

    “金允……这么说吧,我虽然老对你不客气,可是在我心里,我还是把你当做大哥看待的!咱们好歹也相依为命了几年,你……”就不能对别人下手么?

    她本来想半开玩笑式的说出这句话,可是此时金允突然笑了,他一笑极为凄苦,竟然让宫以沫有几分不忍说下去的感觉,那一刻,没心没肺的她,竟然也会觉得残忍?

    “你可知,你这声哥哥,比拒绝我还锥心?”

    他笑着,视线一点一点描绘她的容颜,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暗含嘲讽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把我当哥哥,可是你对你的弟弟怎样?你也会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宫以沫脸色一白,“我……”她想说那天晚上她是被迫的,可是这句话怎么都说不出口,若是她狠得下心,谁又能够逼迫她?

    但是她的神情却给了金允一丝希望,“你想说,你并不愿意是么?”他突然眼前一亮,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你不会那样轻易动心!”

    宫以沫嘴唇动了动,她是否动心?这个问题,似乎……怎么回答都不对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会这样想?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无奈,她动不动心,愿不愿意,说的残忍一点,和金允并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这时,金允眼中露出一丝苦笑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的沫儿,才是最无心的那个人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,睁大眼睛看着他,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金允微微一笑,带着些许无奈。

    “沫儿,你是没有心的,你对人好,但是你对所有人都好,如果真的要从这些好中选出不同,或许就是认识你时间越久的,你对他越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宫以沫无言以对,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!

    ……难道她对宫抉,其实看重的也只是一起长大的情分?

    “你看似有情,却最是无情,你的心能够装下星辰大海,却装不下一段感情,这也是当初我不敢表明心迹的另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你很厉害,非常厉害,可是在面对感情的时候你又好像一个胆小鬼,能退就退,能躲就躲……我害怕你离开,所以不如不说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