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九十三章 最幸福和最可怜的人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动作很用力!眼看发髻被她几下拆的七零八落的,宫抉这时也蹲了下来,及时拉住了她的手,然后,亲手给她除簪。

    他动作那样轻,那样柔和,跟他在面对金允的时候,简直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宫以沫红着眼睛看着他,大片大片的衣裙铺在地上,就好像一只穿着华服的小兔子一样,等着咬人。

    宫抉笑了,他轻轻的摘去她头上一个一个首饰,过程完全没有弄疼她,两人虽然蹲在一起,却也隔着些距离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是不是觉得,遇到这样的事你很惨?”

    他摘掉她头上一只步摇,神情冷清如水,有含着淡淡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我很可怜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冷静了下来,哽咽道,“你哪里可怜了!”

    明明烦恼的都是她好不好?原本好好的人生突然多了这么多感情纠葛,还是她最怕的爱情纠葛,她说什么了!

    宫抉轻轻笑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倒是不可怜,虽然我很小没有了娘,又被打入了冷宫,那段时间,天天都有人想杀我,可是我却遇到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指尖轻轻地划过她的发丝,视线停留在她的发髻上,好似说的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不知道……小时候,我恨所有人!每次被狠狠折腾一番活下来之后,我一边给自己清理伤口,一边就在想,等我以后长大了,我要怎么弄死那些人!那时候,恨,是我唯一能坚持活下去的动力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浅浅一笑,“你或许不知道,现在昭狱那些让人闻之变色的刑罚,就是我小时候想出来的,那时候我在想,不仅伤害我的人要被我慢慢的杀死,那些幕后主使者,那些帮凶,我一个都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摘掉了右边的簪子,宫抉又移到了左边,轻而小心的给她除下左边的发簪,有些簪子因为她刚刚一扯,勾住了发丝,他也会非常轻柔的理顺发丝,就好似对待稀世珍宝一般,没有一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还有冷宫那些宫人……那些人没有伤害我,可是我贵为皇子,是他们的主子,但有人害我时,他们却因为胆小而不帮我,所以他们,我也要杀掉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原本心里还很难过,很苦恼,可是听他这么一说,她反倒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想起初见时他那小心警惕的眼神,从来不曾想过,他会有过这样的心路历程。

    更不知道他那么小的时候,就这么嗜杀了,难怪上一世,他一朝得权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血洗了皇宫……当时连苏妙兰都没办法阻止。

    宫抉又道,“可是你看后来,我从冷宫出来之后多乖啊?我一心学习,不管是柳贤妃也好,贵妃也好,冷宫那些背叛过我的人也好,我一个都没有报复过,你知道为什么么?”

    摘下了所有的簪子,他停下来,突然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为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眼睛还是红红的,蹲在地上乖乖的小小的一团,让宫抉又想亲亲她,抱抱她了。

    他白皙的指尖没入她的青丝之中。

    “第一是,你不喜欢。”宫抉伸手去拆她头顶最大的金冠,下巴微扬,轻柔的笑道,“你不喜欢我为了一点小事杀人,你总说,在不触及底线的时候,有力气跟那些人计较,不如强大自己。而当时对贤妃或者贵妃出手,我害怕自己做的不干净,连累了你,所以很是乖巧了两年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点点头,但是那是因为她不知道,如果她知道宫抉心里存了这么多怨气,就算他不想报仇,她也会出手教训他们的!心里有气不能憋着,会让小孩子扭曲的!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,也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睁着大眼睛瞅他。

    而这一刻,宫抉笑的极尽温柔,水榭长廊此时静悄悄的,淡淡的月光投下来,点亮了宫抉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,我很知足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有时候会想,我以前之所以会受苦,受侮辱,那都是因为……你将来到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疑惑的抬头,却正对上他的双眼,冷清,黑白分明,可是里面满满的,倒映的都是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,不会再有比你更美,更优秀,更善良的女子了,而你却来到了我的世界,将我从黑暗拉到了光明,你关心我,照顾我,教导我读书认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冷宫后,你第一件事就是和外公一起做生意,我常常看到你很累,趴在桌子上睡,当我问你,钱很重要么?你说,你现在赚很多钱,我以后才有依靠,所以最讨厌看账本的我,认真钻研了一个多月,开始接手这些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仕途不顺,想让父皇重用我,又怕我被派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被人迫害,所以你钻研了所有西洲地质,想方设法的送我去西洲,去外公那里,让我又安全,又能立功。”

    这时,只听轻轻的一声“咔嚓”,宫抉打开了宫以沫头顶上的头冠,双手托举着,然后往后一甩,宫以沫所有的青丝一下得到了解放,在夜空中滑出一道亮丽的弧线,最后全部披散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,不仅给了我关怀,希望好才能,还给了我这世界上男人想拥有的一切,滔天财富,惊天权势。

    你总说,你想将这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给我,而拥有这样的你,我还有什么资格去报复,去抱怨过去的苦哀?”

    他将金冠放在地上,双手捧起了宫以沫的脸,此时她似乎听呆了,双眼睁得大大的,早忘了她是在愤怒,在生气。

    他眼中好似含着星光,以及无尽的温柔。

    “拥有你,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可是若是你只给我财富,地位,却不给我你的感情,那么我宁可……从一开始就没有遇见你!”

    “或许黑暗、痛苦,或许挣扎,扭曲,却也好过得到你再失去你。那只会让我疯狂,让我一下记起所有的恨意,变成遇见你之前的模样!”

    “可你现在却正想那么做,你说,我是不是很可怜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