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九十二章 小兔子委屈了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的话吓了一跳,可是吓了一跳的不只是宫以沫,还有金允!

    他直接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实在让金允难以接受,他没有想到,宫抉竟然会喜欢宫以沫!他们不是姐弟么?!

    就连宫以沫自己都觉得别扭,虽然她心里很清楚,她和宫抉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可是外人不知道,外人看他们的眼神就是震惊的!不齿的!

    想到此,她猛地退后好几步,在这个水榭长廊之中,三个人,呈三角站立,神情都有些凝重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……沫儿!是不是他强迫你?你跟我走!”这大煜皇宫看着干净,没想到内里竟然也跟从前的玉衡一样!

    金允急急去拽宫以沫的手,可是宫抉更快,直接将宫以沫拽到了怀里,他冷笑着看着金允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次,沫沫,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下巴枕在宫以沫的头顶,“而你,不属于大煜,也不配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的,沫儿!难道你竟然喜欢他?”金允脸色发白,简直难以置信!

    宫以沫想反抗,却被宫抉牢牢的抓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是我喜欢她。” 宫抉冷清的开口,“你说,沫沫救你,她也救过我,甚至甘愿为我付出性命。你说沫沫帮助你,她也帮助我,因为她说过,我是她最重要的人。你说沫沫陪了你三年,她离开你是残忍,可是她……从我六岁,就在我身边了!”

    宫抉从来不曾对外人说过这么长的话,可是每一个字,都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这时,他冷笑着反问, “如果老天将她从你身边带走,是残忍,那么,我呢?”

    他嗓音淡淡的,冷冷的问,甚至没有起伏,可是若是金允拥有她三年便非她不可,那么他呢,如果宫以沫离他而去,他会发如何?

    他会发疯!会杀人,会杀了所有人!会变得让宫以沫害怕,会变成上一世的模样!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是姐弟啊!”

    金允嘴唇霎时失去颜色,似乎这一句话,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宫以沫想动,可是宫抉却紧紧的锁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沫沫,她喜欢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下瞪圆了眼睛,刚想说话,却被宫抉用力的按在胸口,堵住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金允见宫以沫没有反驳,整个人都好似站不住了一般,他想过他会失败,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败在之前还以为是‘小舅子’的人手里!

    这没有理由!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你难道忘了你曾经说过的话了么?”金允突然道,“你说你害怕世人不喜欢你,厌恶你,可是你现在在做什么?你不怕了?”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浑身一颤,前世那些人厌恶她的眼神仿佛还历历在目……她……怕!她还是会怕。

    宫抉几乎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她心情起伏,抱紧她,就好似她当初在冷宫抱着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她,这一点,不用你费心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好似尖刀一般让金允感觉到刺痛!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两个人就好像一体,他根本无法插足!这样的落差感,让他连连投退两步,然后猛地转身离开!

    不该是这样的!明明在玉衡,他才是沫儿最关注的那个!

    不该如此!

    待人走了,宫以沫再也忍不住,沉默的推开了宫抉。感觉到她在生气,宫抉没有勉强,直接放开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也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抬头说道,此时她头上的金冠随着她的动作折射出冷光,让宫抉的心兀的一沉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与你之间,隔了一道天蛰,之前我被你紧逼到静不下心来,可是现在我却想明白了,这一世,这一条路,我还是只想一个人走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很低,却字字句句都传到了宫抉耳内。

    一个人,或许孤苦,漫长,可是她要背负的就会少了很多很多,她不用担心和宫抉在一起,会被世人唾弃,不用担心跟他在一起,会被敌人当成攻击他的把柄,她也不用担心跟他在一起,会害怕他变心。

    喜欢一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……有时候心失去了,自己都变得不再像自己了,而且,就算她和宫抉是地下恋情,宫抉还能不娶亲么?到时候,她要跟其他女人分享他,然后患得患失么?

    太可怕,太累了,她不如一开始就放弃。

    宫抉情绪看上去并不激动,他甚至在笑,就好似宫以沫刚刚不是在冷静的跟他划清界限,而是逞一时之气跟他闹别扭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想离开我?”宫抉轻声问,“就好像借由我让金允死心一样,你想怎样,让我死心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宫以沫回答不上来,宫抉怎样才会死心?她……嫁人?

    “别想了!”

    宫抉好似能猜到她的想法,他语速快而冷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嫁谁,我就杀谁,就算你嫁到国外,我也会发动战争,把你抢回来。到时候,你要么在战场上杀了我,要么被我抢回来,做我一个人的禁宠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闻言愤怒了!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凭……我爱你入骨。”

    可这更让宫以沫难以接受!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!我不欠你的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就不能听话一次?就像从前一样不好么?!”

    她这一生,从睁开眼的那一天开始,从选择讨好皇帝成为公主的那一刻开始!她想过会和宫家的人有牵扯,她不报仇,因为他们还没有对她做什么,可是不代表她就欠了他们的!要卖给他们!

    她大声吼过,可是宫抉却很安静,也很冷静,那如画般的眉眼紧紧的看着她,将她所有的怒火都衬托的好似无理取闹一般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觉得委屈,下一刻,眼中便闪现出水光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自己无理取闹了,可是她就是难受!

    她蹲下身子去,然后用力的将自己头上的金钗一个个取下来丢下地上!

    “你们就是故意的!故意欺负我!我都说了我讨厌这套头饰了!为什么还是非要我戴?!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