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不敢说的理由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的话让金允微微晃神,似乎想到了什么,他轻叹一声,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那个时候的我,配不上你……所以,”

    宫以沫眉梢高高的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然后她感觉这句话说的不对,又道,“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会自卑,对所有人都这样么?”

    难道这才是金允这么久以来都没有娶亲的真相?

    金允回想起往事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对所有人都是如此,可是对你……却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哑然,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想。

    金允深深的看着她,轻声道,“你也知道,从小……我过的很辛苦,很压抑。但是我又很自负……皇兄皇弟他们很多天都背诵不了的课文,我一天就能背下来,而且他们经常被太傅难住,而我却能举一反三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他勾唇笑着,却笑出了苦涩。

    “可能就是年少不知收敛,所以我被他们告了一状,早早便没能读书了,虽然我很渴望,但不能违背父皇的命令,如今,也不过识字而已,诗词歌赋什么的,还真一窍不通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无端有些心疼他,或许,这也是美玉都必须要经历雕琢的过程吧。

    他微微皱眉,“那时候我很不明白,明明我聪明,勤奋,上进,论相貌,论品性我都比哥哥弟弟好,为什么父皇就是不信任我,甚至怀疑我的出生,难道……我不配得到那些赞美么?为何他们看不到我的好,只会职责我的过错,骂我野种?

    所以我渐渐自卑,这种自卑可能根深蒂固,甚至后来……男扮女装跳舞时,听到周围人惊叹的声音,我竟然会觉得满足,我想被世人赞美,想得到他们的肯定!或许……我已经无药可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在玉衡,明明我已经取得了那么多成绩,明明哥哥弟弟都已经阻碍不到我了,可是在面对你的时候,我还是会自卑,面对权利的时候,还是不敢迈出那一步。

    可后来你走之后,我却轻易地得到了玉衡皇权!那时候我才明白,这些离我已经有多接近,就好像当初的你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伸手,轻轻的覆盖住宫以沫的手背,宫以沫抬头,看着他一双漂亮的眼睛似乎能发出光来,就连那颗泪痣,都点缀出满满的风情,让人惊艳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很好,你很美,很有才华!就好像是骄阳一般,凡是在你身边,都能得到无限的力量!而我……我就好像是一株草,一株花,你让我成长,而我却想拥有你,真是一种妄想!

    这念头可笑,可是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,我知道你会有离开的一天,可是,我却连挽留的话都说不出口,更不敢承认对你的感情!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问我,友人问我,甚至母妃问我,我都会告诉他们,我不喜欢你,可是每一次我都在心里疯狂的呐喊,那些都是假的!我喜欢你!喜欢了很久很久!”

    他的话突然让宫以沫好似被火灼烧一般,猛地把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高看我了,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高尚。”

    金允笑了,“有什么关系?你对我的恩情,宛如再造,曾经我不敢说,是因为我没有资格,可是现在,我大权在握!”

    他声音提高了一点,那种隐隐的霸气,是以前的金允所没有的。

    他是那种得到了什么,才有什么的人,比如财力足够,他会变得很大气,权利足够,就会变得很霸气,而现在,金允正在朝后者进发。

    而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金允会有如此大的变化都是因为她!

    她不知道,她离开之后,金允的情绪一度暴躁到他母妃都不敢靠近!压抑发狂却落不到实处,才会有了现在质的蜕变。

    宫以沫紧绷着脸,说道,“或许只是因为我帮助了你,所以你对我产生了依赖心理吧,这并不是感情,在我心里,我一直将你当哥哥,没有这些男女之情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金允瞳孔微缩!

    其实当初,他也一直都有想过,若是表明心意,沫儿拒绝怎么办,当时他一想到这个结果就觉得赧然失神,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心痛之余,却更加觉得不服气!

    他已经拥有了那么多,他已经是人上人了,为什么别人可以,他却不能拥有?

    所以他再一次抓住宫以沫的,紧紧的,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好么?你不喜欢我哪里,我改可好?”他声音渐渐低落,“你无法想象这段时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,皇子府曾经是我最期盼的归宿,可是没有你,那里没有一丝生机……

    当初我失败的时候,是你鼓励我,我受害的时候,是你救我,我为难的时候,是你指明方向,这过去的三年,我的生命里处处都是你的影子!你,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?!如果你不能属于我,为什么要让我遇见你?”

    他字字哀拗,他的话,宫以沫根本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可是这时,一道杀机乍现!宫以沫连忙推开金允收回手,而地上,是一根细细的枯枝在轻颤,狠狠的插入了石板之中,若是宫以沫晚一点,这枯枝,只怕就要洞穿了金允的手!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金允神情一冷,抬眼看去,此时他周身围绕着危险和煞气!和曾经的他真的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宫抉从暗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深黑色的衣袍和夜色融为一体,那白皙的脸和墨玉般的眼睛,在月色下显得那样冷清,可是那冷清的眼神落在了金允身上,却带着肃杀!

    “宫抉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无地自容了,他不是回去了么?怎么还在宫里?而且这种时候被抓包,她想想都觉得尴尬。

    这时,宫抉一步步走到了宫以沫身边,此时她还穿着锦衣华服,而那黑红的宫裙,和宫抉黑色的衣袍相得益彰,好似天生一对。

    金允不觉危险的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“齐王是么?你为何突然对我出手?这就是你们大煜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可是宫抉闻言,连个眼神都没给他,只是静静的看着宫以沫,然后低头,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。

    在金允突然瞪大的眼神中,宫抉的声音好似含着冰渣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犯了忌讳,她……是我的女人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