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八十四章 残忍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高兴?还是伤心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被问住了,而这个问题,她恰恰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所以她转身准备走,却被宫抉紧紧的拽着!

    “皇姐,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,我就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点恼了,一下甩开了他的手,“什么开心不开心的,父皇让我带句话而已,没别的!”

    宫抉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,“那你想对我说么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”宫以沫不敢看他,转过视线去看那些枯枝败叶,“娄烨小公主长得美,气质也好,配你足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真心话?”

    宫抉站在那,微微挑眉,深黑色的锦袍衬托着他脸白如玉,此时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冷冷的望着她,让她每一个字都说的压力倍增。

    “嗯!真心的!”她咬牙用力的点点头,“反正我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下一秒,她就被宫抉锁住了嘴唇!

    她一下瞪大了眼睛,猛地推开了他!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她四下看了看,发现周边并没有人,才微微松了口气,恶狠狠的瞪着宫抉,“你疯了么?这是在皇宫,又不是在寝殿!”

    “皇姐的意思是,在寝殿就可以?”

    他勾着宫以沫一缕青丝,轻笑着问。

    宫以沫的脸腾地一下红了,她怒气冲冲的说道,“在寝殿也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皇姐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怎么还在问那个问题啊!宫以沫炸毛了!

    “不介意!随你娶谁,没关系!”

    她一说完,宫抉再一次勾住了她的后脑勺,霸道的低头含住她那让人渴望又气愤的小嘴!

    “你!”宫以沫这一次挣脱,却挣脱不开!她浑身都紧绷了起来,生怕被人看到!最后费力的侧过了头,宫抉却还不知餍足的亲吻她的耳垂和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你疯了么?!”

    宫抉停了下来,抱着她,轻笑着,眼底深处却有火在翻涌。

    “我没疯,只是皇姐太不乖了,总是要我教训一下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勾着唇角再问。

    “你当真不伤心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伤心!我……”开心得很!

    但是宫抉又用吻来堵住她的话,两人旁若无人的在皇宫中做这样的事!若是被人看到了,宫抉他真的不管后果么?!

    “不伤心么?”

    他在她耳边一次次逼问。

    “我高兴!……唔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唔!”

    一次次被人堵住唇,宫以沫心里无名火起,宫抉这简直就是在玩火!

    “可是我很伤心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他低低的声音闯入她的耳朵,让她差一点心神失守。

    她抬头,宫抉妖孽的容颜近在咫尺,他原本是冷清的,矜贵的,高傲的,可是现在,他眼底的悲伤如此明显。

    “当我知道你答应了父皇要劝我成亲,这个地方,很痛,就好像被你捅了一刀。”

    他捏着宫以沫的手戳着自己的心口,明明声音还是那样很平静,但是字字哀拗,最后几乎底不可闻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想知道,你难不难过,如果你难过,我想……我能够不药而愈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,“可是若你不难过,你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半响才说了后半句话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开心,也没有办法,因为我还是会纠缠你,直到你死的那天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愣愣的,被他逼迫着,听他说这样的话,实在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告诉我,你开心,还是伤心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”我开心啊……

    她以为她能很轻易的说出这几个字,可是看着他的眼睛,她却发现嘴唇好似被什么黏住了一般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迟疑让宫抉眼神微亮。

    “皇姐,你喜欢我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才没!!”宫以沫连忙反驳,可是却被宫抉一把抱在了怀里!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喜欢没关系,因为你喜不喜欢我,都是我的人,我只是很高兴,你迟疑了……今天,父皇的话,你也难过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说不对,可是她却说不出来,只能沉默。

    宫抉更高兴了!

    “皇姐,真对不起,父皇让你难过……但,我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情动的想去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紧张的躲了几下,到底没有躲过,还是被他吻住了,两个相依的身子,那样和谐,紧绷,亲密,完全插不进一个外人。

    手指深深的掐进树皮当中,远远地,宫澈站在树后,看着他们,神情阴沉如墨!

    他实在不甘心宫以沫就这样被宫抉带走,所以找了个机会出来,没想到在这个偏僻的花园,亲眼见证了这一幕!

    他……他从来没有机会这样亲吻她!他也从来没有这样抱着她过,为什么宫抉可以?!凭什么?!!

    心好似被撕裂了一般,这种感觉,和当初宫以沫祝他早生贵子时,多么的相似?

    宫澈的眼珠渐渐变成了赤红色,他好想将那两个人分开!想质问宫以沫,为什么抗拒他却无法拒绝宫抉!他比宫抉差在了哪里!他哪里不如宫抉?!

    若论亲缘,宫抉还是她一手养大的弟弟,他不行,难道宫抉就可以!!

    他真想冲出去!杀了那个男人!

    只要宫抉死了,就再也没有人来抢他的宝贝了,到时候他做了皇帝,沫儿就是他的皇后,他们可以很恩爱,也可以很快乐,可是!宫抉竟然想抢他的宝贝?!那是他的!是他的!!

    树皮尖锐的倒刺插入指尖,流出血来,可宫澈浑然不觉,指节青白,显然还在用力!

    ——他不能出去,他甚至要当作没有看见……他不能出去,不能!

    这种愤怒,哀痛,和无力!让他恨不得撕毁整个世界!恨不得所有人都死了,只剩下他和她!

    宫以沫受不了了,宫抉他能不能不要这样不管不顾?这里是皇宫啊!

    她再一次挣脱,这一次,宫抉没有生气,反而浅浅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皇姐,别生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瞪了他一眼,不想理他!

    “皇姐,我保证,我一定不会娶任何人的,除了你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立刻就跳脚了!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要你不娶的!你爱娶不娶!”

    恶狠狠的说完,她一溜烟的跑了,不想跟宫抉再纠缠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宫抉就好像一个流氓,动不动就占她便宜!

    而宫以沫走后,宫抉似有所觉的回头,而这时,宫澈已经完全隐在了树后了。

    那玄色的衣袍露出来一角,让宫抉有些残忍的笑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