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八十一章 第三和第二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乐曲再一次升起,不知是不是错觉,众人都觉得那乐声好似更加欢快了一些,看来宫澈回来,激动的不仅是皇后,他还是很得人心的,宫人上下都欢迎他的回归!

    而苏妙兰在这样的舞曲中开始了舞步,这一刻,她无比庆幸自己会跳舞,因为只有这样,她才能尽情展现自己的身姿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宫澈二十有一了,可身边别说是姬妾了,就连个通房都没有!很可能都未经人事……所以她很自信,只要她入了太子府,成了太子的第一个女人,太子一定会被她深深吸引,那时候,她要牢牢抓住他的心,不给其他女人任何机会!

    可是她哪里会想到,宫澈此时坐在宫以沫身边,右上首的皇后时不时拉着他说些什么,又赞美着苏妙兰的舞姿,而宫澈看着苏妙兰旋转的身影,全部的关注力却被左手边的宫以沫牵扯着!

    此时他很想让母后不要跟他说话了,可是他刚刚回来,母后一时激动,肯定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很想跟沫儿说说话,三年了,一年多以前那个人是不是她他不清楚,可是现在,她真真切切的坐在了他的左手边,让他好想抱抱她,亲吻她!

    宫澈再一次垂下眼睑,这么久以来,他也总算发现了自己的异常,每当他非常想沫儿的时候,他的眼珠会变成赤红的颜色!所以他现在想要伪装自己,就不能让沫儿发现。

    只是他很奇怪,为什么他这几年才知道的事情,沫儿好像很久以前就知道了?

    她……真的很了解自己的啊……

    这样想着,他心里的渴望越发控制不住,连皇后说话的声音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“澈儿,澈儿?”

    皇后奇怪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宫澈突然回过神来,看着皇后,却见皇后嗔了他一眼道。

    “看呆了?”皇后掩唇而笑,“既然被苏小姐的舞姿倾倒了,那可得兑现你的承诺了,这赏赐少了,母后都不依!”

    苏妙兰闻言,十分娇羞的低下头去,方才她跳的非常认真,她有信心,太子心里一定会有所触动!

    天知道,宫澈方才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跳了什么,她全部的心神都牢牢的粘在宫以沫身上,谁知道她竟然这么快就跳完了?

    宫澈露出一丝笑来,他余光瞥了宫以沫一眼,却见她好似心情很好的眯着眼,不由叹息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的舞姿果然令人惊绝,孤赐你明珠一匣,天成玉髓坠链一条,南海紫金步摇一对……对了,最近孤倒是新得了匹云兰锦,正好配得上苏小姐风姿卓越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宫澈随口说出来的那些东西有多贵重,就说这云兰锦一样,就足以让人惊叹了!

    在场不少贵妇贵女都露出了艳羡的神色,那些妇人想的更多一点,都说水能生财,看来太子靠着这运河积累了不少财富啊!这样想着,越发觉得太子地位稳固,不管是气度容貌,还是身价地位,都是这世上难得的良人啊!

    至于这云兰锦,谁不知道是天下第三的锦缎绝品?

    只有玉衡有,且一年只有百匹的产量,加上现在两国通商还未正式颁布诏书,真是有钱都买不到!

    苏妙兰惊喜不已,脸颊飞红,连忙谢恩!

    这时,皇后有些酸溜溜的说话了,“哎,果然儿大不由娘啊,澈儿,你母后我都没有云兰锦做的衣服呢,真是偏心。”

    苏妙兰闻言连忙道,“殿下赏赐太重了,这云兰锦,臣女万万不敢接受。”

    宫澈笑了,“孤说赏你,便是赏你的,你受得起。”说着,又对皇后道,“云兰锦固然可贵,可儿臣手里还有一匹云华锦,是专程要献给母后的!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众人更加惊讶,若是说云兰锦一年不过百匹也就罢了!可这云华锦更是难得,一年不过二十匹,就连玉衡皇室后宫,能拥有云华锦做的衣裙,都是后妃莫大的殊荣了。

    有妇人笑道,“殿下真是有心了,这天下第二第三难能可贵的料子都能得到,可惜吾等只听过其华美,却不曾见过,也不知有没有这个眼福?”

    宫澈温和说道,“夫人言重了,孤怎么会厚此薄彼?今日在场之人,人人有赏!”

    他一说,所有人都惊喜的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太子赏赐!”

    要说宫澈真是越来越成熟了,他这一次回来,专程带了这些能讨女子欢心的东西,就是为了能给皇后长脸,没见皇后都笑得合不拢嘴了?

    她高兴太过,突然看到宫以沫孤零零的坐在一边,如今儿子已经放下了那段执念,她看宫以沫也顺眼了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澈儿啊,你还没说说,给沫儿带了什么礼物呢!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有一瞬间安静,他们也很想知道宫澈会送宫以沫什么,不知能不能比得上那千金难买的云锦?

    宫以沫也笑着对宫澈眨眼,“是啊,太子哥哥,你若是送的少了,皇妹我也不依的!”

    她那俏皮的模样,可爱的让宫澈差一点没控制住自己!

    他垂下眼来,低声道,“皇妹的礼物自然是特别的,稍后,孤亲自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时候因为垂着眼,好似有些冷淡,以至于皇后终于相信,宫澈是真的放下了,以至于她们都忽略了,他那“特别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宫以沫倒是不介意他冷不冷淡,笑嘻嘻的说道,“那皇妹我就期待着啦!”

    这时,苏妙兰也退回到了自己的席位上,她抬头挺胸,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羡慕,她更加得意起来,因为这是她未婚丈夫带来的荣光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有后悔的地方,那就是宫以沫之所以能在太子心里有独特的地位,无非是太子过得最辛苦的时候,只有宫以沫出手相助,只可惜,那时宫澈差一点连太子之位都没了,所以不管是她还是她的家族都不敢出面,白白错失了好机会。

    谁知道他能绝地翻身?

    所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,但是她有信心,只要她成了太子妃,她一定会将太子的心挽回来!不给别人一丝一毫!

    苏妙兰表演过后,皇后又安排了歌舞,今天是个好日子,她也忍不住多喝了几杯。

    酒过三旬, 见母后总算没有再抓着他说话,宫澈心里松了口气,鼓起勇气,对宫以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别经年,皇妹过的可好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