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八十章 他放下了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澈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只觉得这一幕好似和上一世重合,这样的冬宴,这样的场景。

    她其实是偏爱宫澈这种温润如玉的类型,所以上一世在看到他的时候,才会那么的不顾一切,可是他也教会了她一个道理,那就是一厢情愿的付出是留不住人的,故而她才落了那么一个下场,发了一个那样的誓言。

    宫澈是视线几乎一下就落在了宫以沫身上,那一瞬间的激烈碰撞只有他自己才会明白!

    他掩住眼底那深深的热切和渴望,仅一眼,他就不敢再看,直接看向皇后。

    “母后,一别经年,是孩儿不孝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向皇后跪了下来,这时,在场所有人也跟着如梦初醒,朝太子下跪行礼!

    皇后眼含热泪,亲自将他扶了起来,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这一次回来,就不要再走了吧!”

    宫澈也感慨道,“不走了,以后儿臣必常侍奉于母后膝下,不再远行!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皇后连连点头,想到了什么,又问道,“陛下那你去了么?”

    宫澈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,“母后放心,父皇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安抚完皇后,他这才转身,玄色的衣摆一动,他笑着冲身后的众人道。

    “既是宫宴,不必多礼,起身吧。”他的声音还是一如当初那般温和,可是现在,他却不是当初那个风雨飘摇的太子了。 “谢太子——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起身,而且不少胆子大一点的姑娘偷偷去瞟宫澈的脸,这一看之下,满心惊艳,心里对苏妙兰的好运艳羡不已!

    宫澈真的整个人都不一样的,就好似破开石面,经过雕琢的美玉,整个人都的气质格局都好似上了一个层次,向世人徐徐展开了内艳。

    那墨发仅仅用一根玉簪插着,穿着一身玄色交领的衣袍,腰带也是轻轻束着,显得人纤长又风姿卓越。

    明明打扮的十分随意,却丝毫不会给人衣衫不整的感觉,只觉得他这样的打扮再适合不过,有种极简**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精致的眉眼流露出些许温和,整个人宛如和风煦暖的轻风,彻底展露出独属于他的风华。

    而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他身上,他却看向了宫以沫。

    这时,宫以沫才起身,端着酒杯朝他盈盈一笑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当宫以沫笑起来的时候,那咄咄逼人的美丽瞬间就被一种包容万物的大气所冲淡,让人只能惊叹她的美艳与华贵,却感受不到一丝威胁。

    可此时,她笑容里带着一丝苦涩,和一丝感慨,有一瞬间,她希望他们都没有长大。

    而宫澈为她一笑摄魂,心里再一次汹涌难耐!

    他的沫儿长大了,果然如他所预料的那边,倾城美艳,从容华贵。他多么遗憾没能见证她的成长,又多么欢喜她的成长。

    “沫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就好似含在舌尖,一瞬间温柔缱绻如有实质!可手指在掌心掐出深深的印记,他面上不显,可是天知道,他隐忍的多么辛苦!

    他深深吸气,半响才露出一个看似云淡风轻的笑来,这时,他从宫人手里接过一杯酒与宫以沫遥遥对举。

    “经年不见,沫儿长大了!”

    他睫毛轻颤,掩盖眼底的情绪,逼迫自己移开视线,“当初年少,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,还望皇妹海涵!这一杯,敬你,当初的一切,就让它过去吧……恭贺你回国!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番意味不明的话,就仰头喝了酒,而宫以沫微微一惊,良久露出一个笑来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想明白了就好,敬你,欢迎你回京!”

    说着,一仰头将酒水饮尽!

    她仰头时,那雪白的脖子上扬,露出微微鼓动的喉管,那是一道温柔的弧线,让而宫澈的视线不由被那一抹白深深吸引,痴了一般喉结跟着滚动。

    他的沫儿啊,长得可真好看,让他浑身所有的气息,都用在了克制自己!

    最高兴的莫过于皇后了!澈儿终于想通了,还有比这个更值得高兴的事情么?!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惊喜砸晕了她,以至于她根本没去注意一些细节,以为宫澈是真的放下了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饮完此酒之后,只觉得心里一松!心情也渐渐好转起来……她原本还苦恼不知如何面对宫澈,如今宫澈能自己想通是最好的了,因为宫澈真的是一个好哥哥,很能带给人温暖,而她,也只需要这样一个哥哥!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笑的也真诚了一些,从她进来开始,就一直弥漫在此的低气压终于散去,众人都莫名的感觉到心里一轻。

    这时,嫉妒着苏妙兰的贵女们心里都酸溜溜的,有人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真是来得巧了!苏家姐姐正要表演舞曲呢,真是我等荣幸!”

    她一开口,苏妙兰原本娇羞的神情就变了,若是在场都是些贵女,她表演也没什么,可是现在太子来了,他身后还跟着一些心腹,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演,她脸面还要不要了?

    可是其他贵女可没想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都说苏姐姐舞姿一绝,今日可有眼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正是。”

    而太子一听好似来了兴趣,叫人设了一张几在宫以沫身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孤还真是有幸,若是惊绝,孤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那意思,竟然是丝毫不介意苏妙兰在众人面前跳舞?而且他笑得坦荡,整个人就好似和煦的暖阳一般让人舒服,一点为难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让很多人都不由认为,太子这么说肯定是无心的,肯定是不懂女儿家那些弯弯绕绕。

    皇后见了皱了皱眉,刚想开口,苏妙兰就柔柔笑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臣女献丑了。”她朝宫澈柔柔一笑,满满的柔情与期许。

    反正她都是要嫁给太子的人了,能在太子面前更好的展示自己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而众位贵女见她答应的那么快,都在心里骂她狐媚,可到底还是羡慕她能在宫澈面前这样展现自己,她们就算有这个心,也没有这个胆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