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七十九章 祸害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里头张灯结彩,因为,太子要回来了!

    宫以沫却觉得有些尴尬,又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,如果太子哥哥还是没有放下对她的执念,这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多尴尬啊!

    但是尴尬归尴尬,该来的还是要来,她心里带着一丝侥幸,往皇宫去了。

    见到宫以沫来,御书房中,宫晟连忙朝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沫儿,快过来看看!”

    “父皇这么急着找我,什么事啊?”宫以沫笑着走了过去,却见他手里是一幅精描的画像,而且看装扮,并不是大煜的女子,还有几分眼熟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宫以沫下意识的去看画像下的字迹。

    “娄烨公主?”

    她微微挑眉,没想到龙城无极竟然要将她嫁来大煜?那可是娄烨最尊贵的小公主啊!

    宫晟满意的笑了,“此女身份尊贵,而且颇为受宠,只是朕有些头疼,要将她嫁给谁?”

    他的话一出,不知为何,让宫以沫脸色微白。

    “太子吧……可是他不日就要迎娶苏家之女了,其他皇子也早就娶亲,还真不好选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着,然后瞥宫以沫的神色。

    宫以沫自然知道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父皇,您要将此女,嫁给宫抉?”

    宫晟果然一笑点头,“还是你懂朕的心思!”

    说到这,他又叹了口气,“可是宫抉那臭小子太不识趣,朕跟他说了这事,他却说年纪还小,无心娶妻,可是他也不看看他都多大了,朕像他这么大的时候,儿子都有四个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由苦笑,没想到一直在她心中还是翩翩少年的宫抉,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大了,在古代,也到了晚婚的年纪?

    “既然宫抉已经回绝了,大概是对此女无心,父皇您叫我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假装不知。

    宫晟瞪了她一眼,“别装傻,那臭小子越大越不听话!也只有你的话,他或许还会听一听了……你这做姐姐的,难道就不关心一下弟弟的终身大事?”

    就怕她不关心还好,一关心就引火烧身啊。

    这时宫晟突然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朕心知你们关系好,比人家一母同胞的姐弟也不差什么了,可是啊……朕这几年老是听到一些风言风语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看向他,看得他连连摆手!

    “放心吧,父皇也不是那么糊涂的人!你和宫抉都是聪明的孩子,怎么会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事情呢?只是……既然你说终生不嫁也就罢了,宫抉……总不能终身不娶吧?那岂不是坐实了谣言?”

    宫以沫仔细分辨着宫晟脸色的神情,想看他是真的信任她,还是拿这件事来测试她,而宫晟被宫以沫这样看着,竟然觉得有几分不自在。

    宫以沫不笑的时候,她的眼神是很有威慑力的,一般心智不坚者,都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“父皇想让我去劝宫抉娶妻?”

    她声音沉沉的,缓缓的,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。

    宫晟微微挑眉。“有何不可?长姐如母,你从小就照顾着他,他还会不听你的话?”

    宫以沫轻轻笑了,突然心里觉得有一丝丝疼痛。

    当初从她选择成为大煜的公主开始,可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,论家世,娄烨最小也是最受宠的公主,配宫抉够了。

    论容貌,才华,气质,她上一世见过那位公主,可以说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而且宫抉也到了娶妻的年纪,此时,她还真的找不到一个理由来反驳皇帝。

    ……而且,她为什么要反驳,难道她还真要宫抉一世不娶?她还能回应他不成?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这女子……自然是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点分不清自己在说什么,头晕晕的。

    “此事……我会向宫抉提一提,至于他答不答应,还真不是我能左右的。”

    宫晟闻言大笑,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放心吧,你的话可比朕这个当爹的有用多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淡淡苦笑。

    当她终于浑浑噩噩的走出昭阳殿后,突然冷的一颤,这时,皇后竟然派人找她来了。

    宫以沫本就心神失守,糊里糊涂的被拉倒了凤栖宫。

    而此时,凤栖宫非常热闹。

    原来皇后举行了一个小小的茶会,邀请了不少官家妻女,此时气氛正好。

    见到那么多人,宫以沫精神一振,也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大步走了进去!

    “凤归荣极固国大公主到——!”

    她这封号一出,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愣,然后连忙起身行礼!

    宫以沫啊!她怎么会来此?!

    皇后见宫以沫来了,十分高兴的拉着她的手,嗔道。

    “都回国这么久了,也不曾来看看母后,沫儿啊,你可真偏心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被她指引到左边最上首的席位坐下,她这才冲皇后敬了一杯酒,赔罪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母后说的是,儿臣这就自罚三杯,以表歉意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还真的连喝了三杯酒!

    皇后什么人物?一眼就看出宫以沫现在似乎心情不好,于是轻易的就绕过她了,向她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,从小就鲜少参加这些女子宴会,想必还不认识你太子哥哥未来的岳家吧?”

    她打趣着,然后指着右手第一位夫人说道,“这位啊,就是镇国公之妻,正一品诰命夫人,而旁边就是你未来的嫂子!镇国侯嫡女,苏氏妙兰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这才将注意力放到正对面的席位上,然后第二次见到了苏妙兰。

    镇国公之妻张氏连忙起身,向宫以沫行礼,因为宫以沫的身份论起来,远不是她们这些人能企及的。

    “臣妇拜见大公主,这是小女,当年年幼,若是小女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,还望公主海涵!”

    她这说的,就是当年茶会的事了?

    宫以沫单手举着茶盏,笑而不语,直接将视线放在了一开始就躲着她的苏妙兰身上。

    苏妙兰被母亲扯了一下,也顾及场合,咬咬牙,十分乖巧的行礼。

    “臣女苏氏,见过大公主。”

    这时,她母亲又在背后扯了她一下,让苏妙兰忍下了满心愤恨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事是臣女一时糊涂,还望公主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低着头,显然十分隐忍!

    她日后可是要成为太子妃的人,以后宫以沫见了她,也要尊敬的叫一声嫂子!她就不信宫以沫会咬着她不放!

    只是现在,她却不得不低头,因为宫以沫的位分之高,就连她父亲在此都只有行礼的份!

    果然,宫以沫并没有计较什么,拎着杯盏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曾经种种,本宫早忘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实话,这种小事,实在不值得她嫉恨什么。

    皇后适时笑道,“还是沫儿懂事!”说着,还瞪了镇国侯夫人一眼,“你啊,就是太过小心了,沫儿又岂是那种斤斤计较的女子?”

    镇国侯夫人连连点头,赞美的话不要钱般的溢出来,在场的其他夫人更是跟着附和,将宫以沫简直要夸上天了!

    宫以沫放下茶盏又拿起了酒杯,浅浅喝了一口,不知为何,突然想笑?

    上一刻皇帝怕那些流言蜚语成真,要她给宫抉说亲,下一刻皇后怕宫澈回来对她余情未了,连忙将儿媳妇塞给她看,这一个个的,倒是生怕她祸害了他们儿子?

    真有意思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