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六十四 皇帝心仪的人选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这动人的情话就好似那最烈的春药,宫以沫如何尚不可知,可是宫抉却觉得,心里好像存了一把火,一不小心便会焚烧全身!

    感觉到宫抉此时撩拨不得,宫以沫非常老实的一动都不敢动了,气的宫抉去咬她的耳朵!

    “告诉我,皇姐,你对我的话一点感觉都没有么,嗯?”

    一个轻轻上扬的“嗯”字,生理反应直接让宫以沫酥麻了半边身子,她欲哭无泪,这个时候,她明明很想义正言辞的拒绝,却有点害怕会伤害到他,这对别人也没这么纠结啊,为什么偏偏对宫抉这样下不了手?

    她要怎么办?还是直接用武力镇压了吧?

    “不许动。”宫以沫刚刚提起内力,就直接被宫抉镇压了,“你若是不想外面的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,就别动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想打人了,宫抉这是吃定了她不敢让外人知道?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她板着脸,做冷若冰霜状。

    宫抉沉沉笑了,“不想怎样,父皇有旨,想成为公主男宠可以自荐,公主殿下……我,向您自荐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的脸刷的就红了!

    被刺激到了的她猛地挣脱了宫抉,站在了他的对面一脸防备,“要说话就好好说话,搂搂抱抱成何体统?!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宫抉掩唇笑了,明明是较为女性化的动作,偏偏他做来那样惑人眼球,那平日里略显冷清的墨眼静静的看着她,眼底深处好似有火在烧,衬得他精致的脸由禁欲变得妖孽起来!

    只是看着,宫以沫就被这冲击性的美而刺激到了!

    心一下漏了几拍,他……比起上一世更加耀眼了。

    宫抉向前走近一两步,说实话,抱不到她真的很难受……尤其她就在眼前的时候,可是看到她像小动物一样警惕着,他又觉得心都要化了,简直她说什么就是什么,什么都可以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您还没有回答我的话。”他眨了眨眼,温柔的直接将宫以沫逼到腿抵着桌子!“我自荐为男宠,你宠幸了我可好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由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,“别闹了,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他闻言,竟然笑得更加妖娆了!

    “那换个说法,皇姐,你什么时候宠幸我?”

    看着他那玩笑式的咄咄逼人,宫以沫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招架!这时,有宫人喊道,“公主,陛下宣您去梅园。”

    救星!宫以沫连忙想开门溜之大吉,却被宫抉先一步按在门上,堵住了唇!

    他极其霸道的在她唇齿间肆虐了一番,然后才笑着,阴沉沉的要挟道。

    “记住!皇姐,你的男宠只能有我一个,多余的,他们会死得很难看!”

    说着,还极温柔了理了理她的发。

    那突如其来的杀气和霸道,将她吓得像个小鹌鹑,眨巴眨巴的大眼睛,真的让宫抉极其冲动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宫以沫如蒙大赦!连忙跑了!

    见她跑得那么快,宫抉叹息了,只是他明白,皇姐心里似乎有心结,所以对于她这样的,不能急,只能稳,要一点一点的慢慢打磨,一点一点的逼进!

    他最多的就是耐心了,那么多年了啊,他总有一天会把她牢牢的抓在手心,让她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!

    宫以沫跑出来之后,才觉得自己怂!

    她真是纳闷了,就算她心里对宫抉有那么一丢丢的感觉,也不至于这么怕他吧?

    真是的,还反了天了!想起小时候想捏脸就捏脸,想蹂躏就蹂躏的日子一去不复返……她的内心的小人就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想抱大腿啊,为什么才养大一点,对方总是想吃掉她?

    她哪里知道啊,想吃掉她的人……实在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当宫以沫快走到梅园了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再一次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她那不靠谱的老爹啊,也太坑女儿了!

    梅园里不少男子都在翘首以盼,过程中,他们都展示出自己最风度翩翩的一面,希望能被公主看上,

    而宫晟之所以会叫宫以沫来,也是这么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选妃子,他经验十分丰富,但是选男宠?他想来想去,还是要宫以沫自己喜欢,所以宫以沫一来,那些火辣辣的眼神刺激得她背一下挺得笔直!

    皇帝招她到身边悄悄说道,“沫儿啊……方才朕考校了一番,他们才华都不错,人……也各有特色,你不要害羞,喜欢谁就告诉朕。”想了想他还补充了一句,“不一定只能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口老血梗在心口,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众人一眼,那些**裸的眼神看着她就好像狼看到了肉!

    节操呢?这是选男宠,不是选状元啊喂!

    她心里觉得,能来做男宠的,会有几个好的?指不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,嗯,一定是这样!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我一个都不想选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宫晟下意识的反驳了,他话都放出去了,不选怎么行?而且宫以沫不嫁人,就不能没有孩子,这样她老了也是个依靠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你不选可以,朕给你选几个,你就在一旁看着就好了!”

    宫以沫还能说什么呢?她心如死灰的坐下,迎接这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,不动如山,等发现申十夜也在这里,她恨不得一鞋子丢过去!

    他是来给她撑场面的?

    申十夜看到宫以沫也不满的哼了一声,之前他奉命出去了,结果一回来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!她不仅不嫁人,还要选男宠,真想扒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得是什么!

    诗会还在继续,但是众人因为心不在焉,进行的也没什么意思,尤其是等宫以沫走后,那些男子更跟丢了魂一般,这时,他们已经起身在四散活动了,宫晟突然走到了一个他非常看好的男子身边,低声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东泉是吧?你看公主如何?”

    想到方才宫以沫坐在那里了无生趣的模样,东泉蓝到发紫的眼中闪过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“公主?很好。”

    宫晟有些得意,但是毕竟第一次做这种事,虽然对方只是个寒门书生,可是气势逼人,一看就有大作为,所以他压低了声音问。

    “你可愿意去公主府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