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六十三章 以前和现在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常喜又笑了,“陛下啊,您呢……也太低估公主殿下了,依奴才看啊,这京城里,凡是适龄的男子,就没有不想和公主有一段情缘的!况且陛下您还说了,有才者不干涉他们仕途,自然自荐的人就多了!只是,这里面固然有真心爱慕公主的,想借公主之手一步登天的只怕也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常喜的笑顿了顿,又道,“当然,这一切还需要陛下您来把关啊!”

    宫晟点点头,“是该如此,公主府布置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常喜道,“后天一定能全部完成。”

    宫晟这才打开这些奏折一看,结果发现,大部分都是千篇一律的,他也就不一一细看了,直接将折子一丢!

    “今天天气好,下午的时候,朕想在梅园开一个诗会,常喜,去将这些人都请来,朕要一一过目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常喜的效率很快,不一会儿,就有不少人进宫来了,而宫抉听到这个消息,直接捏碎了茶杯,将手里的事全部推给了白生,也进宫去了!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到齐了的时候,宫晟才缓缓出现,这诗会举行的像模像样,他一到梅园,就满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看到了诸位男子,心里更加满意了!

    他来之前还担心会看到一些歪瓜裂枣,或是攀龙附凤之辈,可是现在看来,这里竟然有不少人都是官家子弟,剩下一些没见过的,很可能是某些官员手下的得意门生,各个英姿勃发,人中龙凤。

    说是诗会,那就是诗会,宫晟刚刚想开口,就有一人急匆匆的闯进来,显然临时得到消息,来晚了!

    他长得十分俊美,唇红齿白,浓眉大眼十分出众!

    只是一看到他,宫晟就十分不满的皱眉,“十夜,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申十夜看到皇帝还是有几分收敛的,他行了个礼,闷声道,“不是要给宫以沫选男人么?我来自荐!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让皇帝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!虽然目的是这样,可是谁要你这样大大咧咧的说出来啊喂!这样他很难保持正经好么?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做法好羞耻好么!

    宫晟浓眉一皱,训斥道,“胡闹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申十夜拉到一边,“你可是未来的平王,朕是要给沫儿选男人不错,但那是选男宠!你一个王爷来凑什么劲?真是气死朕了!”

    申十夜满不在乎的眨眨眼,“陛下,我为什么不行?你不就是要给宫以沫找男人么?又不耽误对方前程!”

    “男宠!”宫晟压低声音强调!“朕虽然不限制他们成长,可是他们终生都不能娶妻纳妾,只能有沫儿一人,而且,还要和别人一起分享……!这……你能接受?”

    申十夜哼了一声,“除了最后一点,我都能接受!”

    宫晟纳闷的看着他,什么开始,申十夜竟然也对沫儿情根深种了?

    “你能接受没用!什么时候,你祖母亲自来给朕说,说她能接受,这事再谈!”

    一说到祖母,申十夜就萎了,可还是倔强着不肯走,宫晟没有办法,指着一个很偏的几案说。

    “你坐那去,等会,不许说话!”

    申十夜这才十分不情愿的坐在了宴席的尾端,虎视眈眈的瞪着在场这些人!

    此时宫以沫正在看书,突然听到宫抉来了,吓得她连忙起身,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!

    对宫抉,她十分复杂,一是觉得,为了避免以后流言蜚语和数不清的麻烦,趁早断了最好,二……却是怕伤害了他,这一点,让宫以沫十分为难,可以说,她从来没有这么犹豫不决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宫抉,他直接旁若无人的到了宫以沫的寝宫!

    而且一进来,就脸色阴沉,带着满满的杀气!

    “这么了?”宫以沫看着他纳闷的问,一见他心情不好,她也就将之前那些思索抛到九霄云外,只剩下关心了。

    “皇姐不知道?” 他哼了一声,“都给本王下去!”

    “是——”

    见宫抉屏退众人,宫以沫立刻警觉起来,咽了咽口水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宫抉笑了,脚步十分从容的靠近宫以沫,可宫以沫一直下意识的后退,这一点,让他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“父皇,正在给你选男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宫以沫惊呆了,想到什么,连忙往外走去!这都是什么时候啊,就算真的要选,也不要这么急吧?

    可是她一往外走,在与宫抉错身的瞬间,就被宫抉一下从后面抱住了,抱得很紧!

    “你你……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想起了身边这个才是最危险的,他一靠近,她就炸毛了!并且耳朵红红的,被他的呼吸弄的很痒!

    宫抉将头埋在她脖间,“不放!你要去见那些男人?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知他是打翻了醋坛子,内心非常无语,放缓了语气道,“你先放开我,我只是想去找父皇,让他不要这么做而已!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那些男人看到你,你是我的!”

    宫以沫纠结了,身体扭动几下,发现宫抉实在缠得很紧,她都有点想动用武力了!

    这么会这样?她有点怒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你以前多乖啊!从来都不会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宫抉闻言突然抬起头来,“怎样对你?”

    他亲吻她的发,无比温柔。

    “这样?”

    然后顺着她的发丝一路向下,在她的脖子上留下数个缠绵而炽热的吻。

    “还是这样?”

    那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宫以沫又是无措,又是愤怒,可是她没办法拿宫抉如何,只能瘪瘪嘴,十分委屈道,

    “……你以前都不会有这样逾越的举动!你那个时候多听话啊!”

    宫抉突然在她耳边低沉的笑了,以前?

    “如果我告诉你,我早就想对你这样做了呢?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宫以沫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不仅想亲吻你,抚摸你,还想占有你……而且,早就想这么做了。以前不这么做,只是因为……不敢让你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那一段小心翼翼连让她知道都不敢的过往,宫抉微微心酸,却更想在她身上索取安慰。

    他的手搂着她的腰,指尖在她腰身上辗转流连,眼底幽暗,好似有什么在深处翻涌。

    “而现在,你知道了,我……也不用,更控制不了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时时刻刻,都想彻底拥有你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