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一出手惊人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宫抉的话就好似最锋利的刀,一下将刘大人割裂到体无完肤!他脸色发白,嘴唇颤颤,这件事竟然也被宫抉知道,还光天化日说了出来!一时间,他竟然不知该如何反驳!

    宫抉冷笑,声音却清晰的传遍在场所有人的耳朵!

    “你对你妻子许诺,一旦高中,必然不会嫌弃她残花败柳,还会正式迎娶她,并且会补偿她多年受的苦难。所以她满怀期盼的不停接客,将所有的银子都给了你,让你一次次考试,一次次交友,一次次高中,可是最后,你是怎么对她的?”

    这时,刘大人才嘶声喊了一句!“是她福薄!”

    他抬头,强撑着,信誓旦旦对宫抉说道。

    “臣高中后不久,她就染了……那种病快死了!否则臣一定信守承若!”

    这件事,说破了天也只是刘某人忘恩负义,并不构成罪行,毕竟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但是宫晟却没有说话,因为以他对宫抉的了解,宫抉不可能只是为了揭露对方品性卑劣。

    果然,宫抉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她的确死于花柳,但……本王却查到,你高中之后,不愿娶一个妓子,所以,花重金买通花楼的周妈妈,让她特意安排你妻子赵氏,去伺候患有花柳疾病的男子,果不其然,赵氏不久后便感染恶疾,命不久矣。”

    宫抉的话不仅让刘大人面如死灰,而且更是让老百姓不齿!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,看似人品庄重,文采斐然中书令,竟然是这么一个无耻阴毒的男人!在场不少妇人看他的眼神就好似在看畜生一般!唾弃声不绝于耳!

    但是这还没完,宫抉是那种,将人打入尘埃还不够,还要将人在泥土里狠狠碾没,不会给他任何复起的机会!

    所以他沉声补充道,“可怜赵氏临死前还认为是自己福薄,自请下堂,让你娶了另外的贵女为妻子,满心只希望能在死前见你最后一面,可惜……你光顾着成婚,走裙带关系上任,她自请下堂也没能换取你半分垂怜,更是被你新娶入门的夫人多次拦在门外,甚至送官,过程中,你一次都没有出现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仅是百姓,就连皇帝都怒了,有时候,一些贪官还在他的容忍之列,因为人无完人,他们的能力出众,也就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品性如此败坏的人真的能堪当大任?他不禁怀疑起这一点,甚至觉得,日后科举,品性考核,也要纳入升选之列。

    宫抉看着刘大人在一片唾弃声之中,被拖了下去,不由将视线落在了左相身上,微微勾唇。

    自从上一次左相三告皇姐,他便想对左相一脉出手了!

    以前之所以放任他们,一,是他们并没有犯到宫抉手里,没有触犯宫抉的利益。

    二,他们真正的对手是宫澈,如今宫澈就要回来了,宫抉并不希望宫澈日后登基太轻松。

    但是谁叫左相不长眼,竟然想对宫以沫出手,也不知现在,被一下连斩左膀右臂,他是什么感觉?他可觉得痛快?

    左相痛不痛快,他不知道,但是老百姓是真的痛快了!尤其是看到刘大人被压下去的那一刻,他们都欢呼了起来,这样阴沉沉的天气,都压不住他们满心的雀跃!

    痛打那些逍遥法外的坏人!还有比这个更痛快的么?!

    但这还不是结束,宫抉微微偏了偏头,看向了正一品郑太尉!

    而此时,宫以沫这边,已经是另一番局面了!

    灰衣人身上留下了无数血痕,纵横交错!当真如地上的破布一般!

    他咬着牙,在这样下去,他非死在宫以沫手里不可!

    不行!他不能死在这,他还有大业未成,他还要名传青史!

    而这时,竟然开始下雨了!丝丝缕缕的,在阴沉的天空映照下,显得尤其沉默!

    不少老百姓看着宫以沫苦战,刚开始或许还觉得她撕碎自己的衣服不对,可是她一个女子,竟然能将一个那样厉害的男子打得连连败退,心里皆生出一股豪气来!觉得他们大煜的公主,就该是这样的!

    君不见大煜开国皇后,那也是能和先祖一起上战场杀敌的人物啊!

    而宫以沫的光彩,比起开国皇后,也不差什么的了,甚至更加青出于蓝!

    雨水落下,风一吹更觉得冷,可是在场所有人都好似没有感觉到一般,尤其是禁军们!他们都被雨中那抹风姿牢牢的占据了视线,并强烈希望公主将敌人撕裂到粉身碎骨!

    雨水打湿了她的长发,模糊了宫以沫额前的描额和胭脂,小脸白胜冰雪,此时看来,尤为单薄狼狈!

    但是对方比她惨多了!

    雨落在藏锈身上,混着他伤口渗出的血,在地上汇聚成了一滩血水,这街道寂静无声,所以,他剧烈喘息的声音清晰可闻!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被人压着打,他如困兽一般大喊了一声!

    这女子,却对是他主人大业上最大的拦路石,如果能杀了她!就算他真死了,也是荣耀,日后也一定会被世人铭记!

    宫以沫左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镶满宝石的匕首,此时她右手剑,左右刃,看着藏锈是掩盖不住的杀机!

    她一笑,看着他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宫要用你的项上人头……成就这大封之日第一份荣耀!”

    天下雨了,这露天的问天台根本没有遮挡,可即便如此,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离开,就连太后,也被宫抉那咄咄逼人的杀机摄住了!

    这杀气,让她一下就想到了宫以沫火烧龙涵燕那一日,宫以沫身上的杀气!竟然那样如出一撇!

    雨水淅淅沥沥的,顺着宫抉的脸在下巴汇聚,最后滴落,他看着跪在官僚席上的郑太尉,冷冷开口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是怎么从七品县官走到今天的么?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身处高位已久的郑太尉浑身一颤!他几乎要哭了,如果方才,他们所有人都希望宫以沫不要出现,那么现在,他恨不得跪求宫以沫快点出现,这样他才有一线生机!

    可惜,宫以沫没来。

    所以听到宫抉问话,他胖脸绷的紧紧的,低声回话,甚至带着哭腔!

    “全因皇恩浩荡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