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五十二章 登台问天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而等在问天台的众人渐渐觉得有些不妥……眼看祭祀歌舞就要表演完了,接下来,就该皇帝登台,询问天地,昭告世人了!

    皇帝有些奇怪,照理来说仪仗队现在应该要到了才是,他刚想叫人去看看,但是那边司仪已经在高声宣唱了!

    “恭迎陛下,登台问天”

    百姓闻言,全部跪了下来,问天这个环节很复杂,但主要目的其实很简单,就是问一问老天爷,他要封宫以沫为凤归荣极公主,地位从太子一事是否妥当,只要没有天降噩兆,都算是过了。

    而老天爷又不会真的有预警,所以这个环节只是走一个过场罢了!

    但是此时此刻,皇帝心里却有些不安,因为从方才开始,天一下沉了下来,还有雷鸣的声音,因为风向恰好不是对着问天台,所以这个半圆阶梯式场地里感觉不到一丝风,只能看到天气变沉了,明明还没到中午,但是却暗得像傍晚一样,让宫晟登台时,下意识的看了太后一眼。

    而太后看着天空,似乎也很惊讶,只是太后惊讶的原因跟他不一样,而是在惊讶,今天的天气,真的让那个人说中了!

    这么多人看着,宫晟也不能拖,便一步步走上了问天台,先是赦了百官、官眷和百姓的礼,然后看着底下无数的人,照例先念了一篇祭天辞。

    这个环节仪式有很多,所以时间也很长,故而宫晟只希望,在他做完这一切之前,宫以沫能及时赶到!不管发生了什么,不能错过吉时,因为一旦错过,在等这一天就有些麻烦了!

    那些人会用老天不承认宫以沫,所以故意不让她登问天台为由拒绝再举行一次!

    就算最后复位了,也不能是凤归荣极,而只能是别的封号了,更不要说与太子同等位份!

    所以沫儿,你一定要快一点啊!

    这时,宫抉以及其他皇子公主都是要站在问天台下的,但是久久没有看到仪仗队的身影,宫抉有些急了,朝人群中白生使了个眼色,白生领命,连忙去了!

    而这边,宫以沫的猖狂让灰衣人十分恼怒!

    他苦练武学四十余年,被一个小丫头这样嘲讽,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。

    他来之前就听人说了,宫以沫武功不错,但是他心里却觉得,再厉害也不过如此,她才十七,能有几分真本事?

    而宫以沫不顾领臣的阻拦,一道剑锋闪过,面前的金丝帘被她一剑斩断!到底还是破了忌讳,站在了世人面前!

    她身上那种随意内敛的气质,让灰衣人有一瞬间的凝重!

    随即,宫以沫一下跃下轿子来,轻盈落地,手挽了一个一个剑花,锦衣华服,高冠金贵的她,看上去美得惊人,也煞气逼人!

    只是衣服还是太累赘了,虽然外披褂被她脱了下来丢在坐辇里,但是身上还是严严实实的裹了很多层,让她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但是她又不能脱,因为就算她自己不在意,也要在意一下世俗的眼光,如果真像平时在家一样,就穿着一身改良版的中衣,那些迂腐之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她!

    灰衣人见宫以沫总算出来了,第一个计划算是得逞了!所以他刻板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来,显得尤为诡异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小公主,这身衣服穿的很累吧?要不要我来帮帮你?”

    他笑得邪气,只是眼中并没有欲念,只是单纯的想羞辱宫以沫而已。

    而宫以沫看到他的一瞬间,便知道这一次的事件是谁的手笔了!

    她慢慢握紧了剑,一场恶战在所难免!

    两人都是实力超群之人,这一下全力打斗起来,不是同阶层的高手根本无法近身!

    白生看到这个情况,暗道糟糕,连忙朝问天台跑了回去!

    而问天台已经进行到问天的环节了,怎么会这么快?白生急的满头大汗!

    这时,宦官高声唱道。

    “吉时已到,问天——”

    闻言,在场的人再一次全部跪了下来,而皇帝手捧问天书,有些迟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,周历二十一年十二月冬日,大煜第三任帝君宫晟,在此问天!

    朕有一女,灵洁聪慧,才智过人,于大煜有功,与百姓有功,其心性广博,堪当重任,特许其位等同于太子!

    封号——凤归荣极!”

    他话说到这,也该是巧合,天空突然闪了闪,传来闷闷的雷响,好似老天爷真的听到了,并且发出了不悦的声音。

    宫晟咬咬牙,说完了最后一句!

    “问天告地,昭曰世人,请天示意!”

    这最后几个字说完,突然!一道闪电直接照亮了半个天空!

    那霹雳炸闪的电花,好似近在咫尺!让在场很多官家家眷发出了惊呼的声音,不等宫晟说什么补救的话,哗啦一声雷响震天彻地!

    宫晟的脸一下就沉了下来,严肃的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见太后得意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皇帝,你可收到老天的旨意了?”

    百官闻言脸色都变得很不好看!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人,多多少少都信这些,明明是黄道吉日,可偏偏公主在这一天举行册封大典,却发生这样的事!

    而且吉时到了,公主的仪仗还没来,莫非这就是天意?公主是不祥之人,不能复位?

    宫以沫这边,渐渐陷入苦战!

    高手过招,本就是毫厘之差,偏偏她这身衣服,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,每一层都只有一个活扣不说,还非常的长,材料也是非常重的锦缎!所以她打得很吃力!偏偏对方还十分可恶,像挑逗一般刻意去划破她的衣服!欲意羞辱她!

    “嘶啦——”

    灰衣人的锈剑一下划开了她一节拖尾,露出了下面朱红色的中衣曲裾。

    接着,又是一声布料撕毁的声音!

    他一剑划开了她的外衫的活扣!衣服一下敞开来,让宫以沫十分狼狈!

    还好她躲得快,不然方才那一剑再深一点,将她胸前的布料全部划破,暴露在世人面前,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!

    灰衣人见她束手束脚的模样哈哈大笑,“是不是衣服太累赘?我帮你修整啊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