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五十二章 风云突变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这时,皇后看了看天色,还是阴沉沉的,让人十分不安,“陛下,妾身心里总觉得堵得慌。”

    皇帝拍了拍她的手,安抚道,“没事的,朕问过了司天监了,今日确实是难得的吉日!可以说是百年难遇!不然……朕也不会任由母后安排。”

    而不远处,太后冷笑的坐在那里,双眼轻忽的盯着场地正中的问天台,似乎在期待什么好戏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直都在闭目养神,她总觉得今日会有一场好戏等着她,但是一时之间,还是想不出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此时,仪仗队已经快走完第二条主干道了,一切都很顺利,老百姓也很欢迎!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!突然天降惊雷!原本只是阴沉的天,霎时风云突变!

    光芒好像一下退去了,天色变得更加阴暗,邪风狂涌!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狂风携沙吹的人们闭上了眼睛,队伍一下有些停滞不前,他们紧紧护住手里的东西,今天这样的时刻可不能出一点乱子!

    嘈杂声越来越大,就连老百姓看着天气都觉得怪异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凭空降下惊雷!而且声音之响,似响在耳边!

    很多人发出惊叫声,尤其是女子!

    大部分老百姓都有些不安起来,平日都少见这种异象,更别说今天这种日子了!

    惊呼声不断,原本守在街道两边的老百姓更是退去不少,甚至还有人大喊。

    “天降异象,毁我荣昌!”

    这声音,就好似投入平静湖面的一颗石头,惊起百万涟漪!

    哗——!

    见人心不稳,又有人造谣生事,原本拦在两边的禁军刀锋齐齐出鞘!他们早就被宫抉严令敲打过,如果有人敢在这样的日子生事!下场只有一个——死!

    “天降异象,毁我隆昌——天降异象,毁我隆昌——”

    道路尽头突然走出一名神情疯癫的灰衣莽汉,他嘴里说着大逆不道的话,脚步凌乱竟直直朝金撵走来。

    有百姓躲在一边,好奇去看,心道此人真不怕死,没看到有那么禁军守在那里么?

    “何方妖孽!竟敢在此造谣生事!”

    最前方的领臣爆出一声历喝,他也不含糊,直接吩咐道,“禁军听令!将此人速速拿下!”

    瞬间!从禁军队伍里迅速跃出十名身着银色铠甲的禁军,泛着寒光的刀锋直指来人,气势惊人,一看就是宫抉特意培养出来的精锐!

    “妖孽?恰是妖孽乱世,天降惊雷,警预世人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大,传得很远!在这样人心惶惶的时刻,还真是让本就惴惴不安的老百姓,心里重重一咯噔!

    公主是妖孽么?所以老天才会在她复位的那一天,降下警示?

    “拿下!”领臣狠狠皱眉,下令后速速后退,禁军精锐已经挥刀向前与那疯癫男子缠斗一起。

    但叫人诧异的是,那男子竟然武艺极高!一柄锈迹斑斑的剑被他以一种随意的姿态舞得密不透风!

    宫以沫听到声音,有些坐不住了,但是却被早早察觉的领臣劝住!

    “公主,今日这样的日子,不到问天台,您不能出来!不然会给那些人以不受祖训为由问难于您!”

    领臣又道,“放心吧,王爷手下精锐无数,他一人,不是对手!”

    可是他低估了对方的厉害!

    在灰衣人的进攻下,禁军渐渐不敌,刀光剑影之中,竟一个个倒地不起,了无生机!

    领臣这下有些急了,连忙示意剩下禁军行动!

    而百姓们哪里见过这等冷冽的杀戮?!

    压抑的惊呼声越来越多,人心更加惶惶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公也不作美,沉沉的惊雷声不绝于耳,加上后来涌上的禁军也一个个倒地,宫队出现了骚动,自己人都开始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人,仅一人,就敢来生事?!

    禁军连忙两边向中间靠拢,以身挡在宫队前面,层层护住身后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如果公主发生什么事,他们根本无法跟王爷交代!

    “妖孽复位,必将乱国!尔等莫要助纣为虐啊!”

    一剑了结了最后一名冲上前来的禁军,疯癫男子剑锋冷指宫队,如劝说世人一般喊道,此刻他衣衫如旧,无渍半分血迹。

    他,这是在逼迫宫以沫出手!

    宫以沫心中一凛!先是太后给她的饭菜里下药,然后又挑了这样一个明面上看不出错处的日子,找了一个绝世高手杀上门?!

    如果她不应战,以这个男人的功夫,就算最后拿下他了,宫抉的人也要死伤不少,到时候血流成河,是大不吉!

    但是应战,今天这样的日子里,按照祖制,她只能在问天台现身,现在出来,一是留下了能让那些老古董揪着不放的把柄!二,这层层华服,就算她没有中毒,又要怎么打架?对方的武功看上去,似乎不在她之下!

    两两为难之下,宫以沫突然笑了,太后身后有高人啊!

    禁军心中微凉,心知今日绝对不能让宫以沫出手,不然犯了忌讳,扯出事端,王爷那里无法交代!

    所以只有他们上了!

    可就在两方即将再次交锋,准备用人数取胜时,那金纱帘微微鼓动,隐隐露出一个半躺女子的身影,传出清风一样悦耳的声响。

    如问如叹,似喜似悲,却清晰响在每个人耳边。

    “我是妖孽?”

    灰衣男子一愣,继而冲着金辇大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,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对方冷嗤一声,“将死之人,不配问之!”

    宫以沫乐了,“那你来此可是要与我一战?”

    “公主不可!”那男子还没说话,领臣就十分紧张的说道,“今日吉日,不到问天台,您不能现身!”

    灰衣人再次大笑,甚至不屑的挑了挑眉,一甩手里的锈剑!

    “吉日?我看,是忌日吧!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金辇一下沉寂下来,他以为吓到了对方,十分得意,而轿边人却听见轿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好似公主躺累了,不紧不慢的换了一个姿势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”懒洋洋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嘲讽,冷冷轻哼。

    “想杀本宫的人,最后都死了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