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五十章 上一世有阴影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我……

    宫以沫忍住脱口而出的不雅词汇,狠狠的瞪着他!

    “请你一定要搞清楚!我是你皇姐,以前是,现在是,以后也是!”

    想到什么,她还十分恶意的补充了一句,“我们是有血缘关系的,我绝对过不了心里这一关!”

    宫抉的眼神暗了暗,但是重新打起精神来,再次逼近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只要告诉我,你喜欢,还是不喜欢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那双略显冷清的的墨眼近在咫尺,期盼她一个回答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的眼睛,本来想像以前一样糊弄过去,但是他眼里的真诚,让她第一次开始正视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喜不喜欢?

    不……不如问她讨不讨厌。

    不过不讨厌,不反感,那么……好像只剩下喜欢了?

    她讨厌反感么?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薄而软的唇,心里回想之前被亲的时候,那个时候是什么感觉呢?

    她好似已经忘了……

    宫抉的双眼深深的盯着她的唇,手指在她唇瓣上流连,低沉沙哑的声音撩拨摩擦着宫以沫裸露的肌肤,让她身上激起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“喜欢么?”

    他问。

    并且越靠越近,将宫以沫直接逼到了床笫这方寸之间。

    宫以沫似乎有点沉默了,她盯着他的唇看了半响,喜不喜欢,试试就知道了!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稍稍前倾便一下含住了他的唇瓣!

    明明两人只是嘴唇相合,但是那一时间!宫抉惊呆了!双眼睁得大大的,似乎在怀疑,这是不是一个梦境?

    他的唇永远是带着一丝薄荷香的,因为当初她做了很多薄荷粉,用来给他梳洗用,但是此时尝来,又是有些甜的,噬咬间那软软的触感,让宫以沫有些沉迷,她极其细心的舔了舔他的上唇,再轻柔的啃咬他的下唇,甚至还去挑逗他的齿关,动作十分大胆!

    原本她只是想一触即分,感受一下,但是后来这些动作,都是下意识的做法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他的味道……很好。

    渐渐地,宫以沫感觉到宫抉心跳急促起来,原本有些沉迷的神色猛地惊醒!

    她往后一退,刚刚离开,但是宫抉怎么会允许她逃离?直接追了上了!一下将她压倒在了床上,不由分说的逼着她继续刚刚的事情!

    好似一下被火焰席卷了,那炽热的温度烧灼着两人的身体,那种燥热感,让两人都有一种将衣服撕扯光的感觉!

    在这样的纠缠中,宫以沫总算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……她,对宫抉,并不是毫无感觉的。

    她——竟然对一个自己一手照顾大的孩子,产生了感觉?!

    这样的认知突然让她内心一根名叫羞耻的弦终于崩断了!

    她突然推开了宫抉,而此时,宫抉压着她微微喘息,双眼含着一丝水光,似乎在疑惑她为什么要推开他!

    她不是主动了么?她一定对对自己有感觉的!

    想到此,宫抉满心雀跃!那种名叫两情相悦的幸福,让他快乐得想要发疯!

    宫以沫的眼神却再一次变得无比冷清。

    认清了自己心里的感觉,她再也不能骗自己骗下去了,她要斩断,这是不对的,她对宫抉有感觉,是一件非常羞耻,是她道德不能容忍的事情!

    她不介意别人姐弟恋,但是发生在她身上,她和宫抉又是这样的情况,真的让她尴尬到不能接受!

    “以后,不要这样了!”

    宫抉双眼还盯着她的唇,心里满心的甜蜜和渴望,乍一听到她的话还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什么叫,不要这样了?

    宫以沫闭了闭眼,此时宫抉虚压在她身上,那些拒绝的话,变得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再抱我,也不要再亲我了,这样做是不对的!或许……你成长中因为我的失策,心里没有伦理的顾忌,但是……我有!”

    宫抉有些慌了,她为什么突然又拒绝他?

    “我不能忍受和我的亲弟弟做这样的事情,不能忍受我竟然对你……”也有感觉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宫抉声音低颤,只要两情相悦不就够了么?为什么她明明松动了,却还是要拒绝他?!

    宫以沫一想到世人,会用那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,就好像上一世那样,对她毫不留情的鄙夷和唾骂,她就觉得心寒!

    她,如今已经是大煜的公主了,以前还没有细想过这个问题,但是当她真正开始正视自己的内心时,才发觉这件事的可怕!

    在所有人心里,她将宫抉从冷宫带出来,培养,照顾着长大,是宫抉同父异母发亲姐姐!在知情人的心中,他们更清楚,她不仅是宫抉的姐姐,还是他的老师,母亲,朋友!

    如果只是这样的关系,世人会羡慕宫抉,有一个好姐姐,但是一旦关系超出了界限!

    她被世人唾骂无耻没有关系!可是她投注了那么多心血养大的宫抉啊!他在她眼里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人!而不应该背上乱轮的骂名,不应该将这样危险的把柄,交到敌人手心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放弃吧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他们一旦逾越,总会有人知道的!

    前世那憎恨厌恶的眼神啊……她,也不想再体会一次了。

    见宫以沫不答,宫抉微微支起身子,又问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一次,他冷静了很多,但是双眼暗含冷意,突然,嘴角十分诡异的勾起。

    “因为金允?”

    宫以沫一愣!

    宫抉看着她的眼睛,低声而缓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宫适告诉我,你,在玉衡,与金允在一起——三年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,说不出是什么意味,但是却无端让宫以沫心惊肉跳!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姐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,似乎嫌闷热,他将领口拉开了一些,眼底,是她看不懂的幽暗。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你认识谁,又发生了什么,有什么过往,可是……如今你在我身边,就不能再推拒我!否则……我也不知道,我会变成什么模样。”

    他十分冷静的说完,但是语气重点危险,让空气都冰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,有人轻轻敲了两下窗户,大概是谁在提醒宫抉离开了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那么快,他和她相处的时间永远那么短!

    宫抉有些泄愤一般的低头咬了宫以沫的一下,宫以沫如梦初醒,睁着眼睛糯糯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没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宫抉贴着她的脸,低低的笑了几下,那眼神,竟然让宫以沫头皮猛地绷紧,有点想逃。

    “我正是知道你们没什么,现在才能如此冷静,皇姐……别再逃了,顺从你的本心,不要再试图,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起身离开,空气好似一下就活了,宫以沫大口喘息,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竟无端觉得悲寂。

    他……伤心了吧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