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四十七章 偏心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所以皇帝来的时候,宫以沫已经陷入自己的想法中,痴迷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门槛上的样子,没有半点威胁感,只有一丝迷茫,和无助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这样,她身边的宫人也一言都不敢发,安安静静的站在一处,而太后带来的宫人都簇拥着她,不敢看宫以沫,只是紧张的盯着太后瞧,生怕她真的出了什么事,如果真出事了,那么她绝对是历史上第一个被公主一眼吓死的太后了!

    皇帝丈二摸不着头脑,见太后那样,他也就不去触霉头了,于是直接去找宫以沫询问。

    宫以沫不是那种添油加醋的人,他相信她会说实话的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这烧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他看上去很严肃,让本就饱受惊吓的宫人们又吓了一跳!

    宫以沫见皇帝来了,很是愣神的盯了他好一会,然后才站起来,有几分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后要我给龙涵燕送葬,于是,我就一把火烧了龙涵燕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仅,仅此而已?!

    宫晟突然觉得头一痛!瞪着宫以沫半响都说不出话来!

    她烧了龙涵燕!还是在皇宫,当着太后的面,在自己宫殿门口烧?!!

    宫晟突然觉得这火焰投射在他身上的不是热度,而是寒意!

    他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!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!”

    他简直震惊到无可附加!历史以来,从来没有哪个公主嫩个胆大妄为到这个地步!

    根本不可能有!

    宫以沫被他问到了,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她是因为不想为难宫抉,还是因为不耐烦?

    是,不耐烦。

    太后三番四次的找茬,让她每次应付的时候,心里都有些憋屈的感觉。

    上一世,她不自由,身负枷锁,步步维艰,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用这样的事来逼迫她!她掌权时,更没有一个人敢不顺着她的心意做事。

    这一世,她不在乎权利,对人也不狠厉,没想到,反而受到了上一世没有收到过的待遇,所以,真的很憋屈。

    故而当太后步步紧逼的时候,她直接一把火烧了龙涵燕,反正不管什么后果,她抗得起!

    宫晟看着她,都要叹息了……

    这时,太后好似突然清醒了一般!飞扑了过来!她躲在皇帝身后,双眼盯着宫以沫,满是畏惧和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皇帝!你要为哀家做主啊!她杀了燕儿,还在宫里烧了她的尸体!你快杀了她!杀了这个妖女!”

    她到底还是怕了,明明宫以沫没有对她做什么,但是她看宫以沫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妖魔鬼怪!正常的女孩身上怎么可能有那么强的气势?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太后真相了。

    “敢问,我犯了哪一条宫规?”

    宫以沫冷清的声音直接盖过了太后问道。

    宫晟不由仔细一想。

    宫以沫在皇宫内焚尸的举动虽然说犯了忌讳,但是并没有哪一条宫规可以处置了她。

    所以,她搞出这么大的动静,吓到了那么多人,但是却没有罪过?

    这个问题同样问住了太后,她有些茫然的看了身后的宫人一眼,然后咬牙道,

    “她对损毁皇亲遗体,尸体不敬!会触怒神灵!她还在宫内纵火,罪大恶极!”

    可宫晟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对尸体不敬,并不足以处置宫以沫,唯一有的,也只有在宫内纵火一条了,而且也十分勉强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亲娘被吓成这个样子,宫晟有些无语,但是到底是自己亲娘,宫以沫虽然没有碰她,可是也该吃点苦头,不然这以后还无法无天了!

    “宫以沫,你在宫内纵火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他一眼,“知罪。”

    宫晟皱了皱眉,“既然如此,朕罚你禁足七天,为燕儿抄往生经,你可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皇帝!”

    太后惊呆了,她没想到宫晟会偏心至此!

    她做了那样过分的事,竟然只是禁足和抄写经文?!

    宫以沫淡淡的瞟了太后一眼,仅一眼,就让她消声了,她这才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愿意。”

    宫晟叹了口气,他真的不是偏心,宫以沫虽然做的不对,可是她有哪一条能够治罪?损坏皇亲遗体?烧都烧了,他还能让宫以沫一个公主给郡主陪葬不成?

    于是他又道,“来人呐,送太后回宫,另外,派太医好好瞧瞧,恐受了惊吓。”

    不是恐受了惊吓,是一直在受惊吓,以至于她现在根本说不出反对的话来,瞪着皇帝,却任由宫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见人都走了,宫晟也没有办法,瞪了宫以沫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以前也不是这么冲动的人啊!这么会烧了燕儿的尸体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皇帝突然叹了口气,“父皇,我真同情您,你不仅要操心国家大事,亲娘也那么不省心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可以说是大不敬!让宫晟的脸一下就沉下来了!

    “谁许你这么说的!”

    他虎着脸凶狠道。

    宫以沫却拉着他的手摇啊摇,脸上终于露出笑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没关系,我以后会为您分忧哒!”

    她语气轻快,眼神清明,让宫晟的脸再也板不下去了,多少年了,宫以沫没有对他这样撒娇过了?

    她身上就是有一种魔力,能让许久不见的人感觉不到一丝隔阂感,好似分离就在昨天。

    想到宫以沫当初在巨轮上字字悲泣,想到她三年流离在外,隐姓埋名,宫晟哪里还能说得出一句重话,竟然就这样被宫以沫拉着,去太极殿里用午膳去了!

    只是门口这堆火实在很膈应,所以宫以沫命人等火灭了之后,将灰烬区分收集起来,给太后送去。

    宫晟没有想那么多,还觉得宫以沫有心认错,但是他绝对想不到,太后刚刚好一点,还来不及大发火,看到太极殿送来的骨灰时又再一次病倒了,这一次,是真的病了,而且十分严重!

    只是那也是后话了,而宫晟看着宫以沫吃着很香,满心心疼,只觉得金允是不是没有给她吃好吃的?难怪沫儿不喜欢他,终生不嫁说的那么干脆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了什么,宫晟突然笑着对宫以沫说。

    “沫儿啊,今天朝议的时候通过一件事,与你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宫以沫头都不抬。

    宫晟这时候倒是有些觉得难为情了,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不想要有男宠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