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四十二章 今生不嫁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的声音清越,一字一字响在殿内,但话里的内容却让宫晟有些懵了,就连常喜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,再一次,一字一句的说道,“第三条罪我无法否认,我无法否认我一直都在玉衡,也不否认我一直在帮助金允,所以您会怀疑我也是肯定的,我不能反驳,也不想空口白牙要您相信!

    故而,我决定终生不嫁,卖身于国,请陛下——恩准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再一次磕头,额头轻轻着地的瞬间,她突然想到了宫抉。

    在进来之前,她没有想到左相手里会有她这几年帮助金允的证据,所以胜券在握,但是因为有了这个突发状况,她才临时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明明终生不嫁这件事,是她早就决定了的,为什么这个时候会突然想到宫抉?而且为什么心里,会有丝丝缕缕的愧疚?

    她不明白……索性!也就不想了!

    良久,宫晟才消化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迟疑的看着宫以沫,神情复杂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决定了?终生不嫁?”

    宫以沫抿了抿唇,道。

    “确定!”

    宫晟又沉默了下来,宫以沫这是完全掌握了他的想法啊!

    的确,宫以沫要回来,他担心的有很多,一是宫以沫身负利器,不管嫁给了谁,只怕都会造成国祸!

    二……宫以沫和金允交好,他也很担心有朝一日金允求娶,他不好回绝,但是如果是宫以沫自己说终生不嫁,并不针对谁,那么他对谁都可以交代。

    第三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他怀疑宫以沫和金允有情,这一次回来是邻国的阴谋,可是只要她终生不嫁,终生守着大煜,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

    将她和大煜牢牢地绑在一起,这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!

    所以他佩服宫以沫,她很聪明,说的是终生不嫁,而不是绝不外嫁,因为她嫁给谁都不行!

    她今天这一步步,从屏退众人开始,只怕就想好了要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先是展露自己的才华,哪怕她手里有火器这样的利器,也让他舍不得杀她!

    二是展露她的资本和地位,让他不能杀她。

    三是表达自己的决心,将自己和国家牢牢的绑在一起!让他依靠她的才智,重用她,再也不会有想杀她的念头……这一步步,真的很聪明。

    即便这最后的结果……这对她来说很残忍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,终生不嫁人,而且又如此有能力,只怕这一生都不会太平……她这样做牺牲太大了!他在世时还能保护她,可是他不在的时候呢?

    下一任国君如果窥视她的东西,她有没有夫家保护,又该如何?

    所以,即便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法,他还是再一次问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决定好了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刚想说话,可不知为何,心里一痛。

    而在殿外的宫抉,他此时站在刺目的冬阳下,望着大殿的方向,也是眉心一紧,为什么,皇姐会难过?

    “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她深深的闭上眼,忽略所有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宫晟突然笑了!

    他笑得越发大声,因为,他就要多一个儿子了!

    宫以沫不嫁,为了她今后,他只能补偿她地位,让她不管何时何地,都能立于不败之地,而宫以沫才华横溢,她一心为国效力,一世不嫁,对她个人来说,是损失,对国家来说,却是福祉!

    所有这一刻,他不能表现出同情,那么就只有开心了!

    那爽朗的笑声传到殿外,让宫抉深思,让那些官员惊慌!

    宫抉没有想道左相手里会有对皇姐不利的证据,毕竟就连他都不了解皇姐在玉衡的事情,涧西这个人,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但是看到皇帝大怒,他心里就做好了准备,不管结果如何,他不会让皇姐受伤,更不会让她离开,甚至做好了和皇帝为敌的准备!

    但是现在听到皇帝大笑,他反而有些不安,除非是皇姐做了什么很重要的事,否则就凭方才左相胜券在握的模样,皇帝不应该那么轻易的原谅皇姐才是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他淡淡的看了左相一眼,没想到左相还有这个本事,之前他一直忙着银庄和昭狱的事并没有和左相有什么牵扯,而且他也很安分。

    每一次和宫抉出现利益冲突的时候,左相都主动让步,所以宫抉一直没有太顾及他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宫抉看他的眼神中暗含杀机!

    此时左相的脸色很难看!

    皇帝笑了,那就证明宫以沫成功了!她说服了皇帝,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皇帝明明动了疑心啊!

    没让他们等太久,众人就再一次被召进了大殿,而这一次,氛围完全不同!

    皇帝是高兴的,满面红光,双眼有神!而常喜的脸色却不好看,似乎还有些惊疑不定,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,竟然让他这样的老人都失了镇定。

    宫以沫则笑盈盈的站在皇帝身边,见宫抉进来,还朝他眨了眨眼睛!

    宫抉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,但是看着她一脸轻松的模样,还是回了一个笑容,只希望是真的没事了,他回头再去问她好了。

    左相看着皇帝和宫以沫其乐融融的模样,实在沉不住了,他直接上前一步,小心谨慎的问。

    “陛下,关于此女三条大罪,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宫晟有些不满的看了他一眼,第一次觉得左相如此没有眼色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罪?沫儿是朕的女儿!她犯了什么错?”

    宫晟的话一出,左相大惊失色,以至于让他一下忘了本分,脱口而出,“可是她明明有叛国之嫌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说没有,便是没有,龙爱卿,你是在质疑朕?”

    见宫晟沉下脸来,左相如梦初醒,连忙跪了下来,暗自咬牙。

    “臣不敢!”

    宫晟这才满意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冷声道,“希望你们记住!沫儿是朕之女,从今以后,朕不想再听到任何说她叛国这样荒唐的话!”

    “臣等遵旨——”

    有不少人下意识的叩拜臣服,而这时,有言官觉得不妥,上前一步说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,君无戏言,您曾经亲口贬去此女位分,她不是朝阳公主,便不再是您女儿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