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三十九章 买命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一,臣要告她身怀至宝,却不进献,有不臣之心!”

    宫以沫神色微微正了一些,沉思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二,臣要告她诈死出逃,欺君罔上!”

    宫晟神色微沉,看向宫以沫,当初他多伤心还历历在目,可对方却是骗他的,多少让他心里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“三,臣要告她勾结玉衡,有通敌叛国之嫌!”说着,将一封秘信传上,这信,就是涧西在玉衡传来的,也是他重新上位的基垫!更是让左相胸有成竹的王牌!就连宫以沫都没有想到,还有这个东西存在。

    她冷眼看着折子呈了上去,双眼微眯。

    而里面详细记载了宫以沫在玉衡的点点滴滴,帮助云锦翻身,使金允上位,让皇帝越看越心惊,心也越冷!

    宫以沫……她竟然如此帮助邻国的皇子!如今却突然回来,他甚至会想这一切是不是邻国的阴谋?!

    所以原本心中还有些喜悦,都被这封密报冲刷的一干二净!

    左相有些得意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原本四殿下出手,就是为了抓住宫以沫,套取她身上的秘密,可既然宫以沫这么能耐,偏偏要往皇帝身边凑!那他就只好釜底抽薪了!

    但是这个事情,他并没有告诉他那位好姐姐,也就是太后,太后身处高位多年,刚愎自用,又偏疼小侄女,知道了只有坏事的份,所以,还不如他自己出手来的稳妥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这一次,宫以沫如何逃过这一劫!他得不到的,就借皇帝之手毁了吧!

    皇帝看完了全部密报,心里感叹,宫以沫对玉衡二皇子真是帮助良多!

    而且密报中还特意写明宫以沫与玉衡二皇子金允住了近三年,金允还长得十分俊美,貌如珠玉!让宫晟不得不怀疑宫以沫跟他有什么情意,毕竟宫以沫也十七了!

    而且现在玉衡经历动荡之后,已经是金允在暗掌权了,可宫以沫不去玉衡,反而来对她来说步步惊心的大煜,这其中原由,让人不得不深思!

    宫晟只觉得心里火气一冲,直接将密报丢在了宫以沫面前!厚厚的硬折子与汉白玉石板相击,发出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让在场不少人心里都是一颤!

    “你有何话说!”

    宫晟说这句话的时候,声音沉沉,显然十分愤怒!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皱眉,捡起折子来,一目十行的看过一遍。

    发现对方确实是据实说话,只是字里行间故意诱拐人思路,但是能知道这么详细的,只有金允和云锦,金允是不会说的, 但是云锦……宫以沫想叹息了,在玉衡坑了她还不够,竟然到大煜来了还要被她坑上一笔,她可真是会记仇的……

    想清楚因果,宫以沫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无话可说。”

    左相乐了!她这是认罪了?!

    这三条大罪坐实了,宫以沫可难逃一死!

    “哼哼,证据确凿,谅你也无话可说!”左相得意的笑了,双眼阴沉的盯着宫以沫,“你还是从实招来吧!玉衡到底许了你什么好处!让你竟然弃家国于不顾?!你这一次回来,又有什么目的!快说!”

    不同左相的激动!宫晟虽然生气,却还有一丝理智,他压着火气问。

    “这折子上的,都属实?”

    他声音浑宏,响彻大殿!双眼盯着宫以沫,不肯错过她任何表情!

    一旦属实,即便再不忍心,但是为了大煜,他也只能得下心来!将一切祸端掐灭!

    宫以沫抬头看着他,淡淡的声音在殿内回响,“属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回来做什么!”

    宫晟再也控制不住怒气,大手一挥,手边的折子甩了一地!

    他一吼,在场所有宫人大臣都跪了下来,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宫晟却双眼如电,直直射向那个纤瘦的女子,眯了眯眼!

    “你回来,是要朕杀了你么?!”

    确实,之前的事都还没解决,又加上疑似卖国的罪名!条条都是死罪,她是回来找死的么?

    台阶下,宫以沫并没有跪下,宫抉也没有,她不由看了宫抉一眼,见他神情冷清,却很凝重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,知死罪难免,所以,我要向陛下买命!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,却无端觉得心慌起来。

    宫晟高坐在龙椅之上,闻言身子稍稍前倾。

    “买谁的命?”

    宫以沫抬头一笑,背挺得笔直。

    “自然——是买我自己的命!”

    命还能买?

    不少人面面相觑,而左相等人则满脸提防,心知宫以沫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!

    什么买命,分明就是借口,她拿什么买?什么能让陛下赦免她三条死罪?

    突然,左相想到了什么,一惊!

    莫非宫以沫抗不住压力,要交出火器了?!

    不止他一个人这么想,几乎在场的人都这么想,一想到之前宫以沫用火器砸门觐见,兴许一开始就打着这个目的?

    宫晟也被她这句话暂时压住了怒火!心里惊疑不定……当初宫以沫宁死都不肯做的事情,现在却愿意做了,是何原由?!

    但是宫以沫从小就冰雪聪慧,她的买法,或许跟他们想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,要如何买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突然觉得压力给的不够,又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,可是有三条死罪呢!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“请屏退左右!”

    宫抉突然皱眉,而他还没有说什么,左相第一个不允许!

    “陛下万万不可!宫以沫身负武功,不能给她单独相处的机会!兴许这就是玉衡的阴谋!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宫晟脸色一沉,宫以沫却笑了。

    “常喜公公可以留下,我一个小女子,再厉害,还能强的过大内第一高手?!”

    左相心里有点慌,宫以沫狡诈百出!若是他们都离开了,他很怕最后皇帝会被宫以沫说服,如果他们还在这,他敢保证,就算宫以沫真的交出了火器,他也能将通敌叛国的罪名强加在她身上!

    毕竟她跟邻国皇子相处三年不假,为他做了那么事也不假!兴许她现在交出利器,是为了更大的图谋呢?!总之他相信,他们在这,宫以沫绝对讨不到好去!

    “陛下三思啊!宫以沫阴险多狡!不可大意!再说,事无不可对人言,她的要求分明有鬼!请陛下三思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