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三十三章 禁军突围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看到弓箭手再一次架起来,吃惊的不仅是宫以沫,就连龙涵燕都变了脸色!

    她原本想大骂宫适过河拆桥,但是心里又觉得他肯定不敢杀了自己,只是做样子给宫以沫看,于是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,他们不听我的!识相的, 快点放开我!否则,大不了一起死!”

    她说得硬气,但是手心都是汗,生怕宫以沫真的不管不顾的杀了她,宫以沫沉默了一瞬,显然在思考,但是随后,她突然将剑锋贴近,直接在她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备受太后宠爱的昭庆公主!我就不信,那个人,真的敢放箭!叫他们收手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龙涵燕的气焰一下消了不少,她有些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真的不能左右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不能左右,但是这里面也有一半,是她的人啊!

    见她好似没说实话,宫以沫眼中闪过一道凶光,手上的力气刚刚加重一分!龙涵燕就哇哇大叫起来!

    “放下!快放下!你们要看着我死么?!!”

    她这样慌张的一喊,一半的人放下箭来,还有一半纹丝不动,显然真是两伙人。

    这时,在屋顶上,有一个陌生的声音用内力喊道。

    “放了她,我们让你们走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宫以沫和宫抉对视一眼,彼此都感觉像是在听笑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嘴里说着好,坏坏的笑着,但是手上却不放松半分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带着昭庆郡主走,到了宫门,我一定放了她!”

    对方沉默了一瞬,显然这个方法,他们也不能接受,昭庆又不是什么硬气的人,万一被压到了皇帝面前,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!

    见对方在思考,宫以沫也不催,所以双方就这么对峙着,空气中都是紧绷的味道!

    “放箭!”

    这时,突然有人这样喊道,显然是吃定了宫以沫不敢杀了龙涵燕!

    但是宫抉却笑了起来,因为在他们放箭的同时,一万禁军突然出现,从四面八方包抄而来!其中不乏有轻功高强着,直接跃上了街道两旁的屋顶,和弓箭手混战到了一起!

    所以箭雨下了一次便被打乱了,让突如其来的禁军杀了个片甲不留!

    这样的局面是宫适没有想到的,就连龙涵燕见状都又惊又怒!

    “宫抉!你疯了么?这里是京城!你竟然敢私自调用禁军!你不要命了?!!”

    她大喊着,若是禁军都来了,他们哪里还有抵抗之力?

    宫抉此时一步步朝宫以沫走来,过程中,轻轻的,又满含肃杀的瞟了她一眼,冷笑,“我带兵出来操练,正好遇到有人在京城内行刺,于是出手平定叛乱,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龙涵燕第一次领教道宫抉睁眼说瞎话的本事!一时间对宫以沫更加怨恨!

    若不是她!宫抉怎么会这样冒险?!

    而宫适也没有想到宫抉胆子这么大,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派禁军保驾护航!这一次,他又失败了!

    他已经在宫抉手里栽了很多次了!有时候他甚至在想,若不是宫抉日日都在忙银庄的事,若不是他犯到宫抉手里,宫抉指不定理都不会理他!

    所以他才能一次又一次出手,却一次又一次失败……这个认知让他恨得整张脸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宫抉!他就是他的克星!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他重重的下令撤走了自己的人,龙涵燕,他竟然就这么丢下不管了,不……他也管不了,那个蠢货暴露了自己,他出去就是被牵连的命,不出去,还能明哲保身。

    而且,他就不信了,宫抉还敢在知道了龙涵燕的身份之后,还杀了她!

    见杀手越战越退,地上留下的都是自己人的尸体,禁军的人数越来越多,到直接掌控了全场!龙涵燕看着底下密密麻麻的禁军总算有些怕了,宫适,他竟然敢真的抛下自己!

    而现在唯独留下来的,只有那几个高手,他们也被控制了起来,再也没有人敢反抗。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才知道怕,是不是有些晚了?”

    她感受到龙涵燕身体紧绷,不由笑着调侃。

    龙涵燕咽了下口水,她害怕宫以沫,也恨她!要向她求饶,还不如死了算了!

    所以她一双眼睛,不觉看向宫抉,这一看,又是苦楚,又是怨怼,更多的,还是痴恋。

    “九皇弟,求你……放过我吧!我……我这么做,都是为了你啊!”

    宫以沫觉得稀奇了,她总算弄清楚为什么龙涵燕从知道她名字开始就一直喊打喊杀了,没想到,竟然是为了宫抉!

    而宫抉,原本双眼盯着禁军,看他们快速的清理尸体,听到她的话,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为了我?”

    他淡淡回头瞟了她一眼,然后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你么?”

    他对龙涵燕丝毫不上心,但听到了她的身份,不认识是不可能的,只是现在她易容了,他干嘛要承认认识她,给太后留下把柄?

    他的话就好似锥心的剑!一下扎得龙涵燕的心潺潺流血!脸上一阵青一阵黑,胸前也在剧烈的起伏!

    若不是挟持状态,她只怕又要发疯了!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因为宫以沫!若不是因为她,宫抉怎么可能对她那么冷淡!她长得不美么?她家世不好么?若是没有宫以沫,宫抉会看不到她?

    这贱人!勾引了自己的亲弟弟,竟然还有脸站在这里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

    可是她现在不能再惹宫以沫了,万一她真杀了自己怎么办?

    她必须要进宫,要太后为她做主!

    所以她脸上变了几变,不再求宫抉,而是对宫以沫狠狠道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怕你!不过是一个叛国而逃的贱人!有种咱们当着陛下的面去对峙!看陛下会不会处置我!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“陛下当然不会处置你。”顶多就是一些无伤大雅的惩罚罢了。

    “但是——我会啊!”

    她压低的声音听上去云淡风轻,但是只有龙涵燕能听出,那其中,微妙的杀意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的吧?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她白皙的脖子,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“我说,下一次见你,我必杀你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