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她在哪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说到这,常喜不由笑着说道,“原来在陛下心里,公主一直都是公主啊!”

    宫晟直接抬脚踹了他一脚!“胆子越来越大了!什么话都敢说!掌嘴!”

    常喜连忙在脸上轻轻的拍了两下,“瞧奴才这张破嘴,陛下息怒,别跟奴才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宫晟又瞪了他一眼,这才皱起眉头,良久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丫头可真是个闲不住的,将玉衡一下搅了个天翻地覆,玉衡帝卧病在床,看来这政权……被她这么一闹,也要变一变了。”

    常喜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当初个子还小,就老是想抢他手里拂尘的小丫头,娇俏灵动,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,那丫头,也有十七了吧?

    皇帝跟他想的一块去了,“这么一想,沫儿……也有十七了吧?”

    他眯了眯眼,笑道,“十七是大姑娘了,可惜,没人约束着她,她大概也没想起自己还是个姑娘,还要嫁人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数落的话,偏偏在她说来,却有几分深深的怀念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长成什么模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常喜笑了笑,“公主从小就长得像雪妃娘娘,长大了,自然也是倾城美人!”

    他这马屁啪的舒服,让宫晟十分受用,只是想到她现在的境遇,和这几年的动荡,不由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都是朕的孩子,怎么一个个这么不同?”

    常喜知道,陛下一是思念公主,二是还在为当初死去的那四个皇子伤心,白发人送黑发人,尤其这几年,皇子间的明争暗斗越发明显,所以皇帝的笑声都比以前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殿下,别伤心了,您还有很有孩子呢,他们都很孝敬您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后宫争斗惨烈,朝堂之上就不惨烈?死了,只能说明技不如人,没这个福分!但是活着的人,还是要往好处想。

    宫晟突然笑了,“要是那丫头在朕身边,不仅不会安慰朕,只怕还会嘟囔道……叫你生那么多,后悔了吧!”

    宫晟学着宫以沫的语气说话,突然,面上一苦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她现在在哪啊……”

    父女两哪有隔夜仇,即便他心里很气,即便她不是亲生,可是他对她投注的感情,不比任何一个亲生的少,她那样灵动可爱,怎么会有人不喜欢,怎么会有人一直嫉恨她?怎么会?

    宫以沫摸了摸耳朵,这还没回去呢!就有人想她啦?

    她抬眼望着眼前高大的城门,啧啧有声,心里深处,却有几分怀念。

    原来,她竟然将大煜当做了家乡么?

    只可惜,她不能就这么进去,大煜认识她的人太多了,谁知其中有没有精通易容之术的人在?就算她天不怕地不怕,但是没必要的麻烦,还是能省就省吧!

    毕竟,她才在玉衡闹得那么大,现在肯定有很多人得了消息,在城门附近排查。

    搞不好,她才进了这个门,稍微露出一丝破绽,就会有无数的人闻风而动,到时候别说进宫了,她只怕连城中心都到不了!

    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啊……等等,这是什么破比喻?

    而且她这样回去肯定不行,当初火药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!

    好在这几年她也做了不少事,心里倒是有底了,现在只差一个万全之策,让皇帝能够认可自己,而且,还不能给其他人拦截的机会,这一点,还真是有点费脑筋啊……

    所以宫以沫在大煜京城城门口晃了几圈,到底没能进去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阳光正好。

    齐王府中,宫抉似有所觉的看了一眼窗外。

    “如今沿河的当铺都已经被拿下来了,只差改建为银庄了,借着运河之水,不难想象其利润有多丰厚!这不,不少人有合作的意向,拿着钱排着队拜访,这些都是送上门的银子,不要白不要,王爷您看?”

    白生笑着说完之后见宫抉竟然走神了,他有些惊讶,“王爷?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让宫抉双眼如电一般扫向他,看的他心里一惊,差点跪下来!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可……可是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宫抉没理会这个,只是问,“玉衡那边的合作进行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宫抉想过快速发展的可能,若是能和玉衡日渐成熟的金玉银庄合作,实现银票互通,两国联合,那绝对是一大壮举,不仅投资的人会如流水般涌来,对他自己,也有好处。

    白生有些奇怪道,“王爷,日前您不是看了玉衡的密报么?他们国内最近动荡,玉衡二皇子负伤修养,这件事只怕还得拖一拖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王爷今日频频走神?这对一向勤勉的王爷来说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!

    宫抉也发现了自己的失常……

    是啊……他早就知道玉衡出事的消息,玉衡翻天覆地的找人,那段时间,他差一点也去了玉衡。

    他们找的那个人,就是皇姐啊!

    但玉衡最后没有找到她……那么她现在,会去哪呢?

    一想到宫以沫不可能回大煜,那就有可能去了更远的娄烨或者玉祁,他就觉得胸口闷闷的,恨不得去将人绑回来!

    他揉了揉眉心,不知为何,心里更加躁动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京城内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问题?”白生想了想,“回王爷话,今日不曾有什么消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宫抉冷清的眉眼再一次扫了一下窗外。

    “为何心绪不宁?”

    白生笑道,“大概是王爷近日太过劳累,还是要多休息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没有回答他,好似又走神了。

    白生自然没有再开口,在一边候着,托公主的福,因为他是公主派给王爷的人,所以王爷这几年对他颇为重用,他也是能够像这样接触王爷,为数不多的谋臣之一。

    在大多数人面前,王爷一身威摄,不用开口,都能让人噤若寒蝉,但是在他们这些人面前,王爷除了性子冷一点,其实很好相处。

    看王爷的样子,只怕……又是在思念公主吧?

    情之一字是催人奋进的动力,何尝不是伤人肺腑的利器?

    正当他想无声的退出去时,有人急匆匆的闯进来,注意!是真的闯了进来!

    白生大惊失色,这人不要命了么?!

    小七实在按捺不住惊喜,完全不管不顾了!

    “王爷,城外有爆炸声传来,似乎,是公主回来了!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