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二百二十六章 回家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次日,宫以沫并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昨日城内闹得沸沸扬扬,使得第二天好多人都不敢出门,街道上寂静无声,商铺紧闭,小摊都不见了,行人也少得可怜!

    所以很多进城的人都搞不明白,不过几天没回来,怎么大变样了?

    这时,刚刚进城的几个人,有一个人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么?为什么城里一个人都没有?”这可是天子脚下啊!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身后的人一眼,摇了摇头,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她是不清楚啊,昨天后来发生了什么……此时她易容成一个少年,轻易的混进了城。

    看着安静的街道皱了皱眉,随便找了个栖身之所。

    很快,几天时间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,宫以沫听到了不少消息,比如金允被贬,贵妃求情。

    比如太后插手,呵斥贵妃。

    比如……皇宫突然出现刺客,贵妃受伤,皇帝遇刺导致了病情复发!

    宫以沫一直都知道金胜这病来的蹊跷,如今看来更是可疑,此时她正在一个茶楼喝茶,过去几天了,因为那一晚的事,茶馆生意十分冷清。

    突然,有一道欢呼的声音远远传来,她抬眼往窗外看去,只见一个男子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,边跑边喊!

    “二皇子复辟了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这道声音,就好像燎原之火,让不少紧闭的门,都打开了!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就说嘛,二皇子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有事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昨晚皇宫闹有刺客,皇帝还病了,今天早上丢出来不少尸体呢!”

    “这事会不会跟二皇子恢复身份有关系?否则,陛下大怒,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出来了呢?”

    议论声不绝于耳,但大多都是对金允逃过一劫而感到高兴,宫以沫总算露出了这几天第一个笑脸,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原本她还等着如果金允有危险,就去救他,谁知金允这几年果然没有白忙活,不过几日的功夫,就翻身了……

    她站起身来,心想着他马上就要回皇子府了,她现在回去说不定正好遇上!

    正当宫以沫想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,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听到邻座在说话,说的正好就是她。

    “听过殿下这次之所以被陛下责罚,是因为殿下放走了一个邻国的奸细!”

    “奸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好像还是邻国的公主!因为手里有一件厉害的武器,连大煜的皇帝都容不下她呢!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子也这么能耐?真是太可怕了,还好她走了,只是殿下那么好的一个人,这么会放走奸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看身边的人,虽然说得是一样的话,用的也是一样的字,可是玉衡毕竟是玉衡,这里再好,也并不是她的家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宫以沫久久回不过神来……她,为什么一定要待在这呢?

    最后好似下了某种决心,她神情坚毅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,她并不是去皇子府,而是往城外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脸苍白的金允撩开了马车的窗帘,看了看外面。

    这几天,他过的很不好,可以说,差一点就死了!

    虽然最后,他惊险翻身,可是这个中危险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    至少当时,他推宫以沫离开,是做好了自己会死的准备的!

    当时金胜见他放了宫以沫,取下马鞭对他就是一顿抽打!所以他现在身上全部都是鞭痕,在牢里的时候,差一点因为发热死去,现在,刚好了一点。

    好在,他这几年汲汲营取,最后,才能活着出来!

    如今金胜“病重”,玉衡当真成了他金允的一言堂,早知如此,即便背负着不孝的骂名,他也早该这么做了!

    可是现在悔之晚矣,只希望以沫听到他的消息,会回来找他,毕竟大煜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所了啊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他已经有能力保护她了,只要她再回来,这种事一定不会再发生,可是,她在哪呢?

    出城的时候,宫以沫回头看了一眼,这座城市,她生活了快三年了,说起来,还真有几分不舍。

    只是她该回去了,留在这里,不过是给金允添麻烦罢了,既然他没事了,她……也该做自己的事了,反正他们还有合作不是么?

    宫以沫收回视线,低头离去。

    她从不喜欢身份的束缚,也不喜欢受制于人,可是现在,她却受够了隐姓埋名的日子了!

    此时,她看着大煜的方向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朝阳公主是她。

    她为什么不能回去?!

    大煜皇宫

    昭阳殿书房,所有人噤若寒蝉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!

    宫晟正在练字,可是却写的十分不顺!地上被丢了无数个纸团,但是没有人敢上前打扫。

    常喜在一旁冷眼瞧着,只见好好的一个大字,最后一勾没有写好,宫晟浓眉一紧!再一次将纸张揉作一团,丢在了地上!他负气的将朱砂笔一丢,常喜连忙招手,笑道。

    “殿下写了一个多时辰了,歇一会,喝口茶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将宫人手中时时备着的茶水送到了宫晟手里。

    宫晟看了他一眼,喝了口茶,结果不知哪里触怒了他,他猛地将茶杯摔在地上!

    啪的一声!所有宫人都跪了下来,尤其方才送茶的小宫女,吓得面无人色,匍匐在皇帝脚边。

    “陛下饶命!陛下息怒!”

    宫晟冷笑,“息怒息怒,你们连朕为什么生气都不知道,息什么怒?!”

    他的话无人敢答,只有常喜叹了口气,挥了挥手,让众人退下。

    他这个大胆的举动,偏偏皇帝看了也没有恼怒,宫人们感激的看了常喜一眼,连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常喜见宫晟气呼呼的坐在龙椅上,讨好的笑道,“殿下可是在气玉衡那帮人?”

    宫晟瞪了他一眼,“你心里倒是清楚很啊!”

    常喜连忙赔笑,不说话,他只要开个口,让皇帝一吐郁闷之气就好了,并不需要先发表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“那帮没用的孬种!欺负一个孩子算什么本事!竟然还派重兵围堵!还说是大煜的奸细?可笑,他玉恒也配朕派一个公主当奸细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