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九十六章 他不杀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宫抉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秋行风哼了一声,“才不告诉你呢!坏人!燕儿,我去给你教训他!”

    龙涵燕本来想拉住他,但是转念一想,让师傅好好教训一下宫抉也好,让她知道,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!被她看中,必须乖乖就范!

    所以犹豫了一下就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她对秋行风的武功还是很有信心的,秋行风虽然智力不高,但是偏偏是个武学奇才!不仅修炼了至高功法风与自然,而且,如今已经到了第五重境界了,宫抉不可能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她心里隐隐有些期盼,希望师傅能帮她报仇,但是又有点害怕师傅下手没个轻重,伤了他,毕竟他智力不高。

    至于宫抉会赢,她没想过这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宫抉的武艺到底如何,其实很少有人知道,因为一般都不需要他出手,事情就已经摆平了,所以他给人的印象,一直都是冷清而淡漠的公子形象。

    而当初冷宫那件事,毕竟已经过去五六年,所以人们渐渐忘了,这人,是在九岁时就敢独闯皇宫,血洗三关的人啊!

    怎么能因为他手段狠辣而忘了他本身的危险性?

    所以当宫抉和秋行风一交手,龙涵燕就惊恐的瞪大了眼,她发现,宫抉竟然与她师傅实力相当!用的,似乎也是同一种功法!而且,境界也是相同的!

    怎么可能,明明那是云顶山独有的功法啊!

    而且,她师傅是武学奇才,有名师教导,资源丰富不说还日日苦练,才有现在的成就,宫抉有什么?他以前不过就是冷宫无人问津的皇子么?只怕日日被欺连饭都吃不饱,怎么可能比她师傅还厉害?

    交手过程中,宫抉自然也发现了他们功法相同这一点,不由微微挑眉。而秋行风却不管不顾,根本不考虑这些,只觉得对手竟然十分强大,让他有种在面对师傅的感觉。

    只论武艺的话,其实秋行风更高一点,可是宫抉比他狠辣,明明行云流水的功法在他施展出来偏偏凌厉至极!所以两人缠斗之下,竟然不分胜负!

    双方一掌隔开,秋行风后退几步,退到了龙涵燕面前,而宫抉一个翻身,身姿轻缓的落在了马车之上,就连马都不曾惊动。

    竟然打成平手?

    秋行风觉得不可思议,他微微喘息,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占到上风!

    这让他感觉很挫败,这样,他怎么跟小徒弟交代啊。

    而龙涵燕更是惊讶,惊讶过后就是害怕,如果师傅都不能阻止他,那她不会被杀掉吧?

    想到方才被扼住喉咙时的窒息感,和他毫不掩饰的杀意,一阵风过,竟然让她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原本安静的林子被风惊动,树叶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而宫抉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,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这是宫抉第二次问这个问题,但是因为他能与秋行风不相上下,所以这一次,秋行风老实了很多,闷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秋行风,我们,是云顶山的人。”

    云顶山。

    宫抉脑海里依稀闪过关于云顶山的信息,但是很少,那个地方的人都很低调,也很神秘,但在极南之地颇有好名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用的武功,可是云顶山独有?”宫抉又问。

    这下,秋行风才反应过来,对方与他的武功路数是一样的,不由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对啊,可是……你为什么会?”他狐疑的看着宫抉,难道他还有不知道的师弟?

    他的话让宫抉更加深思了起来,如果真的是独有,那为什么皇姐会云顶山的武功?还悉知甚全。

    所以宫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反而强势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可认识宫以沫?”

    宫以沫?

    秋行风和龙涵燕一起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,而秋行风是觉得奇怪,龙涵燕是觉得愤恨!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有朝一日会在宫抉嘴里听到别的女人的名字,即便是从小照顾他也不行!所以她默默的将这个在大煜传播甚广的名字,第一次记在了心里,带着某种恨意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秋行风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?”

    宫抉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对于宫以沫的来历,他最为好奇,她太神秘了,什么都懂,什么都知道,而且心胸宽广,好像没有任何事能难得到她一般,也不怕世间任何人。

    可是她到底从哪来,为什么与世间女子都不一样?

    见秋行风愣愣的点头,宫抉眉头拧得更深。

    突然有些气闷,罢了,他总有一天能弄清楚皇姐全部秘密的,不必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这时,其他人都跑回来了,见地上躺了一地的人,还以为有刺客,连忙警戒了起来,而罗启看到了明显哭过的昭庆郡主时,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女人太不了解他们殿下了,在京城,殿下之所以没对她出手,不过是不想现在就跟太后撕破脸罢了。

    她竟然还不知死活,追到了这里,这下,殿下只怕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只是还有一个年轻人是谁,也是郡主花钱请来的帮手么?

    龙涵燕现在也有点怕了,她总觉得宫抉放在她身上的眼神是带着杀意的,所以她慢慢躲到了秋行风身后,心里又是委屈,又是不甘。

    秋行风也暗自戒备着,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强,不是武功,而是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气势威压,让他不得不谨慎对待。

    谁知,宫抉竟然看了他们一眼,放过了他们!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坐回了马车内,留下在场的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!罗启他们是觉得殿下不可能对冒犯他的人那么仁慈,而龙涵燕更是如此,方才还要杀她的人,为什么突然放过了她?

    只有秋行风十分高兴,直接就拉着还没缓过神的龙涵燕走了。

    而龙涵燕愣愣的,被拉着离开的时候,只觉得背上的寒毛根根竖立起来,好似被什么盯上了一般,让她老老实实的,即便不情愿也不敢回头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身影消失,宫抉才放下掀开的一角窗帘,微微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那个男子看上去年纪不大,又十分痴愣,只怕是真不知道皇姐的消息,但是他们必然是和皇姐有关系的人,所以,在不了解实情的情况下……

    他不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