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听话和不听话的下场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金允又笑,“这件事情事关重大,除了你,我实在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有些迟疑,去大煜,而且是去见宫澈身边的人,虽然……第一次修运河时跟随宫澈的人都被宫澈换掉了,但是难保不是熟面孔,她去,就算易容,也有点危险啊……

    见她迟疑,金允看着她,有些强硬道,“就这么定了,这件事非你莫属!你就替我跑一趟吧!”

    宫以沫心想,应该问题不大,也就应了下来。而且她的人当初因为走得急都放弃了,并因为怕被人找到,这一年多来也没有联系过,这一次,倒是可以联系一下,重新启动计划了……

    敲定了这件事,金允显得十分轻松,还是这里好,在宫里的时候,他都快逼到喘不过气来了,但是宫以沫却放下了杯子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去之前,我有一个问题,很严肃,要问问你!”

    “嗯?”金允拿眼瞥她,举杯喝茶,虽然他已经不用当歌姬了,可是横眼过来的一瞬间,眼波流转,霎是惊艳。 宫以沫不为美色所动,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,你不是因为喜欢我,所以才一而再拒绝成婚啊?” 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还好不是对着宫以沫的方向,他脸色微红的擦了擦嘴,瞪着她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在乱想些什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嘻嘻的看着他,但是眼底深处,却是认真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确认一下而已,万一真的是因为我,以后贵妃找我麻烦,我也不冤啊!”

    金允闻言渐渐收敛了笑容,深深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好似在强调什么一般,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不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见他回答得这么干脆,而且神情姿态不似作假,宫以沫心满意足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放心啦!呐,这边施工我不在,你记得换个人过来盯着,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,去大煜!”

    见她这样兴致冲冲,金允突然有些犹豫的拉着她道。

    “你,还回来么?”

    他这个问题,问的宫以沫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同时,又有些感叹。

    “当然回来啊!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因为暂时,大煜还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啊。

    金允这才松了口气,渐渐放开了手。

    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远,金允手捧着自己心脏的位置,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他不会承认的,他喜欢她。

    因为她就像是天上的鹰,不是他,能够拥有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要守护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可以让着全天下的人的面,说他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只要他心里知道,这是个谎言,就够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宫以沫换了身衣服,又将脸抹黑,但是这样她觉得还是不够,画粗了眉毛,还在脸侧点了一颗痣,整个人气质一变,变成了一个走南闯北的谋士形象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这一年多来的易容心得,这不是她第一次去大煜境内晃悠了,但是一次都没有被人认出来,一,可是是因为边界的人不怎么认识她,二,就是她技术高超了,只是这一次可能要见一些熟人,她不得不更加用心。

    想要易容其实很简单,真正难的,是一个人的神韵,比如一个书生,就要模仿出他那种儒雅,文弱,又有些矜贵的气质,比如一个卖艺伶人,就要模仿出那种看似冷清,自傲又自卑的感觉来,眼神,一定是欲拒还迎又矛盾的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联系,宫以沫已经可以在不化妆的情况下去扮演一个老者。那神态,动作,就活像被一个老人附身了一般,金允每每看到她扮演时露出奇怪的神情,让她玩的不亦乐乎!

    拥有大起大落的人生阅历的她,做这样的伪装得心应手,所以这一次,她在心里催眠,自己是一个走南闯北,又心思缜密的谋士,一定不会被人认出来的!便这样出发了。

    一路向南,目标大煜!

    而在京城的齐王府之中,卧房的地上跪着二十几个人,他们显然是刚刚才下朝就到了这里,连身上的官服都没有脱,从品级来看,竟然都是一品到四品的重臣!

    而床上躺着一个少年,说少年,但是他气质中的沉稳冷硬远胜过成人,说成人,他眉眼冷清黑白分明,乍一看好似不谙世事。

    如果有外人在这一定很奇怪,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他不说话,地上跪着的人就已经害怕如斯?

    “方才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清冽特质的嗓音轻轻响起的瞬间,明明是炎炎夏日,屋内的气温却骤然冰冷,让为首的人,牙齿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失败了?”

    少年微微挑眉,墨玉般的眼珠落在为首的那人身上,让他一颤,连忙磕了一个响头!

    “求殿下再给臣一次机会!这一次,不过是四皇子运气好,下一次,臣一定不负殿下期望!”

    他见宫抉不答,脸都吓得发白,声音突然提高,变得急促起来,再三叩拜道!

    “求殿下再相信臣一次!求殿下高抬贵手!不要将揭发臣的罪行!臣用性命发誓!下一次,一定让四皇子职位不保!慎刑司掌司之位,非殿下莫属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带着一干人低伏在地上,也不敢多说,怕惹得他烦,心惊胆战的等待宫抉最后的宣判。

    宫抉看了地上的人一眼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皇姐曾经说过,一个国家,最有能力,最聪明,最胆大心细的,就是贪官,贪官固然可恨,可用得好了,也是一柄利器!

    所以他费尽心思得到了皇帝的信任,借由皇帝的尚方宝剑,开设了昭狱,成为了明面上反贪第一人!

    所有贪官都怕他,因为一旦被他查到,只有两种下场。

    一,他压下证据,视情节严重,让贪官为他做一件事,做成了,这一桩案子就算揭过,只要下一次不被他再抓到把柄,基本算是逃出生天了。

    只是如果是简单的事,怎么可能值得一条性命,他要人做的,都是一些极其棘手的事,危险与机遇并存。

    二,如果你不肯,认为会有别人来救你,可以,他一定会让皇帝下旨抄家!到时候,你看着全家被炒不说,还要被关进昭狱,至于能不能活到被人救出来的一天,那就是命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