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七十八章 噩梦成真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可惜,皇帝看都不看她,一个宫女而已,玩了就玩了。

    这娄烨的鹰王,当真如传闻那般,壮如凶兽!而且一脸大胡子,铜铃般大的眼睛,长得十分吓人。

    此时他的手极其不老实的轻薄着怀里的女子,下手力气太大,惹得小宫女疼的脸都白了,轻轻的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而鲁查不管不顾,一双眼睛盯着金允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这么多美人,殿下何不享用一个?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双眼睛十分淫邪的盯着金允的下半身转了一圈,笑得更加猥琐了。

    金胜看在眼里,冷哼了一声,不愧是贱人的儿子,就是会勾人,生做男儿身还真是浪费了,幸好有个荤素不忌的主,兴许真能卖个好价钱!

    他淡淡吩咐道,“允儿先退下吧,去看看晚宴准备得如何,今晚,朕可是要与王爷不醉不归的!”

    金允正是待不下去了,连忙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而他一走,鲁查就不满的拉下脸来,推开了怀里的女子,声如洪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陛下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金胜躺着,冷冷的笑了下,“人又跑不掉,咱们,还是先来说说正事吧!你之前说的消息,可当真?”

    鲁查虽然有些不满,但是毕竟是人家的地盘,他心痒痒的,还是忍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会骗你不成?大煜那个公主手里,有能开山辟地的利器!没见大煜的皇帝那么急切么,差点逼死了她,只是最近有可靠消息称,她还活着,如今……谁先得到她,谁就有一统天下的资格!”

    金胜不太相信,一个女人而已,能有什么本事,在他看来,女人大多都是皇后那样精明能干,又温顺的,或者跟云锦一样脆弱而美丽的,而不是人们口中传的沸沸扬扬的朝阳公主形象,他觉得那个公主肯定长得其丑无比,不然为什么这样抛头露面,却没有一个人赞扬她的容貌呢?

    被认为长得其丑无比的宫以沫摸了摸耳朵,继续劝道,“你不想离开么?靠你儿子离开皇宫,除非你能熬到他当皇帝!不过就目前这个形式来看,完全没可能,那你为什么不试试靠自己呢?”

    “靠自己?”云锦不为所动,幽幽道,“我一个女人家,又有什么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宫以沫挤眉弄眼的笑,“怎么没办法?我给你说两个啊!一!你可以将皇帝哄得团团转之后,暗杀了他,辅佐自己的儿子当皇帝!你当太后!到时候,你就是整个玉衡最有权势的女人,想去哪去哪,想做什么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她瞥了一眼被她这么一说,瞪大了眼睛十分惶恐的云锦瘪了瘪嘴,算了!

    “第二!你可以将皇帝哄得团团转,自己有权有势,儿子也有权有势之后,诈死出宫!”

    出宫两个字让云锦眼前一亮,但是想到了先决条件,不由气馁道,“不行的,我不可能是他的对手,他那么凶狠,又残暴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样,总而言之,就是不想去做。

    “可以试试啊!有我在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云锦瞥了她一眼,小媳妇一样的坐在那,没说话。

    宫以沫有点不耐烦了,她坐起来,十分严肃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能问问你为什么这么抗拒皇帝么?他把你打怕了?这样吧,只要你听我的,我保证他以后不会打你!”

    云锦听了,半响扭捏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宫以沫认为自己听错了,下意识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他丑!”她这一次声音总算大了些,让宫以沫一下瞪圆了眼睛!

    乖乖,这还是个少女么?

    不是她说……古时候有像宫晟那么帅的皇帝真是屈指可数,大部分都长得不敢恭维,尤其有的地方喜欢留胡子,那简直了,在宫以沫看来,金胜长得不好看,但是勉强还能入眼,她竟然用这样一个理由来拒绝邀宠,让宫以沫无语凝噎,第一次体会到气闷说不出话来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历来那些宠妃,遇到长得丑的还不是认了?人家十五六岁嫁给六七十岁的都没说什么,她竟然也好意思!!

    没有能力改变现状就认命好么?没能力还挑挑拣拣真的好么?!!

    宫以沫连吃了几口点心压压惊,她需要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晚了,宫以沫看着时间应该已经下了晚宴吧,怎么金允还没回来,不是被她说中了吧……

    而云锦更是一直守着门口,时不时的看一下,生怕错过了什么。

    久等不来,她不由向宫以沫求救。

    “奢月姑娘,允儿这么久都没回来,我担心……您……能不能帮我去找找他?”

    奢月是宫以沫的化名,她闻言翻了个白眼,“要是我不在这你求谁?”

    云锦一噎,然后咬了咬牙就要给她跪下!

    “奢月姑娘!”她跪在地上哀求道,“我心知你恼我儒弱,可是允儿是无辜的,陛下对他又有偏见……而且陛下他还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说过什么?”

    云锦到底说不出口,“总之,求奢月姑娘行行好,帮帮他吧!”

    宫以沫看了看天色,缓缓道,“起来吧,等会,我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云锦有心想催促,可是求人办事,而且宫以沫又让她感觉到害怕,竟然不敢开口,让宫以沫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金允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张华丽的大床上,他刚起身,却浑身酸软无力,紧接着,他发现自己身上竟然不着寸缕!!

    他的神情由愤怒到失望到痛苦,最后竟然有些惊慌起来。

    想到宴席上父皇亲自敬他的那杯酒,让他受宠若惊,没想到,竟然是如此……

    他要离开这里!他要去问问为什么,这到底是为了什么?!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起,他马上就坐起身来,这里好像是用来招待贵客的行云宫,也是整个皇宫建的最精美的地方,他的父皇,还真是有心啊……

    他想笑,可神情中的凄苦和愤怒却那样让人心痛,从他对待他母妃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,金允是一个极其重感情的人,对他的父皇也一直抱有一丝希望……可金胜这一次的举动可真是寒了他的心,让他的胸口闷闷的疼,全身都在颤抖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