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七十章 凶兽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箭无虚发的娄烨大将军,他竟然也会有失手的时候!

    他的眼睛出问题了么?

    不不……他眼睛没有问题,是宫以沫那一手太过决绝!从拔箭到刺入敌人眼窝!她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,只有致命,没有人性!

    她就是凶兽啊!

    宫以沫身上的血落在宫抉的脸上,他几乎一下就知道那是宫以沫的血!

    这强烈的刺激让他竟然猛地睁开了眼睛!然后就眼睁睁看着她拔出箭后刺入了另一个人的眼睛!

    因为拔箭,再一次喷涌而出的血灼热的洒落在他脸上,流进了他的嘴里,那种感觉……就好似当年她将自己抱在怀里,与皇帝相争时一模一样!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的口鼻磕在她受伤的肩膀上,满满的铁锈腥味,流到他的嘴里,烙在他的心上!

    啊!!!这是他的爱人啊!!

    宫抉想嘶吼,想咆哮!心爱之人受伤,那血液好像溅入了他的眼睛,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红色!

    醒来啊,没看到,你深爱的人在为你受苦么!!

    好似感受到了宫抉灼热的视线,宫以沫心里觉得不可思议,宫抉看上去竟然还有意识,真是意志坚韧得可怕。

    奔跑中的宫以沫来不及停下来,只是伸手,抚上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肺部火烧般灼痛,她喘息着,嘶哑的说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别看……”

    想了想,她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太丑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她现在狼狈得不行,宫抉喜欢她啊,所以,她竟然也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么丑的一面了。

    再一次被迫闭上眼睛,宫抉忍不住哭了。

    一滴泪没入鬓角,浑身都在战栗。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可是,仅一眼,她的模样却让他的心被撕裂成数瓣,痛不欲生!

    如果没有他,宫以沫即使在大煜捅了天大的篓子,转身,便能隐姓埋名去另一个国家潇洒过活。

    而他自以为是的保护,却让她深陷险境!

    他自以为爱的高尚,能为其付出一切,殊不知他爱的自私!正是因为他想抓住她将她留在身边,她才会这样为难,才会如此狼狈!

    可是她不曾抱怨过他一句,反而还在为无法回馈他的深情而懊恼!

    他付出一分,她便想回报十分,却不曾想过,他又给她带去了多少灾难!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爱人啊,他想死死抓住,却屡屡让她受伤,让她为难的爱人啊……

    是他爱入骨髓的人!

    难怪她不曾动心,因为他做得不够,远远不够,他……根本配不上她!

    眼看皇城近在眼前,宫适再也忍不住,不惜代价也要留住她!

    但是大胡子却一挥手,神情莫名的带着剩下的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答应围剿宫以沫,只想趁机杀了宫抉!可是那个死死保护宫抉的身影,那个会让他的心都感觉到可怕而战栗的身影,是值得他敬佩的!

    所以,他不纠缠,更期待有朝一日能在战场上相见!

    可即便少了一方人马,还是有很多追兵,很多很多的追兵。

    杀戮渐渐无力,宫以沫觉得她挥刀的手都变得沉重起来,但是她不能倒下,不能死在这种地方,或者被人抓走,再体验一次炼狱般的折磨。

    这时,远远的有马蹄声传来,宫以沫眯着眼抬头,而宫适等人,渐渐惊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管是谁来了,对他都是个噩耗!

    他阴沉的眼不甘心的落在宫以沫身上,明明就差一点!就差了那么一点!

    缠斗还在继续,眼看今天是拿不下宫以沫了,他虽然极不甘愿!可是没有外援又损失惨重的他,只有认下这次大亏了!在骑兵到达之前,咬牙带人撤走。

    一骥快马脱离了队伍飞奔而来,那人面冠如玉,即使在夜晚,也如明珠一般,煜煜生辉。

    “宫以沫!!”

    申十夜的声音好似一下抽干了宫以沫所有的力气,她单膝跪地,双手,死死的抱住了宫抉!

    申十夜让所有的人去追,自己却单膝跪在了宫以沫面前,他想伸手去撩开她额前被汗水血水打湿的乱发,却始终不敢,生怕碰碎了她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正当他惊慌踌躇之际,宫以沫却将怀里的人,缓缓的,郑重交到了他手里。

    申十夜看到是宫抉,更是震惊!

    “帮我,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轻的几不可闻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!”

    宫以沫微微一笑,申十夜会出现在这,只有一个可能,就是皇帝已经确信了她还活着,让申十夜来抓她的,所以如今,她已经不能回头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说出这句话之后,申十夜十分懊恼的闭上嘴,担忧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宫以沫喂自己吃下一颗回春丹,感受到枯竭的丹田微微发热,她这才缓过来一点。

    “如今,京城已无我立锥之地……我,离开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抿了抿干裂的唇看着好似睡着了一般的宫抉,松了口气般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我便托付于你了。”

    申十夜嘴唇动了动,皇命在身的他竟然说不出任何……哪怕让她留下了养伤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宫以沫再次看向宫抉,想了想,竟低下头去,贴着他的耳朵,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爱我,那么再相遇,拿出你的实力吧!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给出任何承诺或者鼓励的话,只是用她惯有的风格,挑衅一般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句无疑是认可了他,并且给他机会的意思,这样的松动,如果宫抉是醒着的,一定会很高兴!

    说完,她深深的看了宫抉一样,然后起身离开,申十夜仓惶之下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会去哪!”

    宫以沫没有回答,但是那傲然挺立的身影,一身狼狈,又隐现一股豪气!天大地大,她哪里去不得?

    她本就是天生的鹰,而不是养在后院的金丝雀,那渐渐被黑夜吞没的背影,让申十夜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他才喜欢她啊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他是奉皇命来抓人的,却眼睁睁的放人走了,这件事不知还要怎样才能压得下去,想着,他认命的抱着宫抉上马进城了。

    宫抉安静的不可思议,申十夜不由想,若是他醒着,肯定不会这样轻易的放她离开吧,可是他并不知道这一夜宫抉又经历了怎样的蜕变,他的脸在月色映照下就好像完美的雕塑,可是那眉宇间仿佛生出了什么新的东西,似乎已然升华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