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六十八章 放干半身血液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现在事实却告诉她,她错了!

    因为她从来不曾考虑过别人,她认为这一世这一条路,还是只有她一个人走,但是没想到,却有一个人,极其努力的想要跟她一起走!

    那个人想抓住她,想保护她,想和她的人生紧紧纠缠!所以,在不知不觉中,她也有了牵绊么?她,不经意的让灾难降临了么?

    这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宫以沫想不通。

    她才不要爱人,她才不要!她受够了,为了爱人付出一切的痛苦,她受够了心中有了一人,朝思暮想的痛苦,受够了患得患失,更恐惧背叛之后,被打入地狱的痛苦!

    一个人何其快哉,即便搅得天翻地覆,最后也不过是一条性命罢了,她不需要背负任何感情的负担,死也是潇洒的!

    所以请不要纠缠她,她一个人挺好!

    哗哗的流水声传入宫以沫耳中,这大概就是京城龙腾河的支流,水面不宽不窄,她越桥而过,然后反手斩断了桥梁。

    桥梁断裂入水的一瞬间,她心里涌上一阵快意!

    就这样吧,京城所有的是是非非,她不参与了!

    正当她转身的瞬间,一个声音远远传来,带着惊恐,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皇姐!”

    宫抉不知道为什么隔着这么远,他就要叫她,可是看着她转身,衣角翻飞好似洒脱一切的模样,让他惊慌!若是不叫住她,是不是就没有机会了!

    看到是宫抉,宫以沫觉得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认清了他的感情后,那汹涌的感情在她看来就是洪水猛兽!他是来绑住她的!他是想要入侵她的生活、她的一切的人!

    这样想着,她手里突然出现一把剑,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她眉眼冷厉,看着宫抉,就好像看着敌人!一个妄图将她带入万劫不复的敌人!那剑锋冒着寒光,好似他再向前一步,她就会自刎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月光下,那神情,竟是宫抉不曾见过的决绝!

    所以他下意识的停下来,站在河的对岸,两人对峙,隔着一条河流。

    他微微喘息,跑的太久,以至于整个肺部都有些刺痛,但是他还是一瞬不瞬的望着她,生怕她离开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不要走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冷冷的看着他,却放软了语气,“宫抉,你护不住我的,如今,我只要一回头,等待我的,不是那些人的抢夺,就是皇帝是追杀。”

    毕竟今晚动静这么大,再发现不了她还活着,皇帝,就不是皇帝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!”宫抉急急喊道,“父皇那么喜欢你,他不会舍得下手的!”

    宫以沫笑了,“宫抉……我对他的了解,远比你多得多,在野心面前,那点喜爱算不了什么……回去吧,京城已经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!”

    “即使为了我也不行么?!!”

    宫抉突然嘶吼一声!他大口喘息,撕心裂肺!

    他觉得整个胸口都闷的生疼!好似被刀剑穿心,而那疼痛沿袭到四肢百骸,犹如被五马分尸一样痛苦!可是即便如此,他还是不愿放手,不肯放手!

    “他们要抓你,我守着你!他们要杀你,我保护你!皇帝不爱你,我爱你!”

    他上前几步,走到了河水边,祈求般望着她,“就为了我留下来,可以么?”

    宫以沫轻咬着下唇,流露出几分悲悯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可能的,你死心吧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宫抉不甘心!他额头青筋具现,犹如困兽被逼到了极点!

    “真的是因为世俗伦常么?!”

    宫以沫闭了闭眼,声音越发冰冷,“我不可能对朝夕相处的弟弟产生这样的念头,只因为你是我的最重要的人,我的亲人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做亲人!”

    宫抉的声音被撕碎,变得沙哑,他一脚踏入水中,竟然朝宫以沫走了过来!

    “我不要做亲人,我也不要做弟弟!”

    宫以沫手一用力,一丝鲜血从脖子上流出,刺红了宫抉的眼睛!

    “别过来!”

    宫抉就好像被定在了水中,当真不敢再向前一步。

    湍急的水流冰冷的打在他的腰间,他墨发无风自动,神情疯狂,周身,却是浓到化不开的悲伤。

    他痴痴的看着宫以沫,眼中似有水光闪动。

    宫以沫看着他不忍的闭了闭眼,“回去吧,你是我最亲的人,我以后会回来的,只是你我生是姐弟,死也是姐弟,别挣扎了!”

    好似被判了死刑!被逼到了尽头!宫抉深深看了宫以沫一眼,手中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他声音低哑坚决,“生是至亲姐弟?不……若这是天命,我偏要逆天改命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突然一下划破自己左手的动脉!一瞬间血如泉涌,落到河水中,是连绵不绝的黑色丝带。

    “宫抉!”

    宫以沫瞪大了眼睛,连忙放下剑,上前几步,却被宫抉那痴缠疯狂的眼神摄在了原地!

    “别过来!我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举着血流不止的左手,在水中,真一步一步朝宫以沫走去。

    越靠近,他的心好似被奇异的抚平。这一刀下去,他竟然不觉得痛,反而笑了,笑的轻松又潋滟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在意伦理——我便放干这半身鲜血,与你斩断亲缘可好?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字字句句就好像在敲打宫以沫的鼓膜!让她震在原地,久久不能言语!

    冰冷的水让他整个人都变得苍白而麻木,腥气与水汽翻涌,月光下,他的双眼却渐渐清晰,澄澈动人,似有光芒浮动。 “我宫抉,在此立誓!从今日起,我与宫以沫血缘已断,再非姐弟!”

    宫以沫不由落下泪来,蹲在河边轻声哭泣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对我……我还不起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去应对他的深情,又怎么偿还,她感觉好似被对方逼迫到角落,却因为他举着感情的牌子,她连反抗都变得无力!

    这时,宫抉已经走过了河,他站在水里,与宫以沫同高,月光下,他神情温柔的不可思议,就好似救赎使者,轻轻拭去她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,是不用还的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再也忍不住,泪水决堤。

    因为太冷,宫抉左手的伤渐渐血凝,不再流血。

    宫以沫突然拿出什么东西含在嘴里,然后亲吻在了他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神奇的是,随着她这个吻,伤口竟然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了,宫抉不知是心理作用,还是她刚刚喝下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他一抬头,宫以沫却一下含住了他的唇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