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六十二章 同挤一张床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他的话让宫以沫的心一直沉到最底,即便她再不愿意承认,都只得承认,这个她自认为一手养大视作亲人的少年,是真的爱上了她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份感情,没有给她一丝愉悦,有的,只是沉甸甸的负重感……她不明白,怎么都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毕竟在现代,表哥表妹结婚都要被议论好一阵子,更何况是类似于重组家庭的子女相恋,即便没有血亲,但是那怪异的感觉比表兄妹更甚好么!

    不行……她必须要离开!不然留下来,只会让宫抉越陷越深,而她,难道要跟宫抉开始姐弟恋不成?

    她不说话让宫抉更加叹息,他伸手,轻轻握住了宫以沫的手,叹道,“没有关系,即使你现在接受不了,总有一天,会接受我的。”

    只是,这份等待,是在先得到她的前提之下。

    清醒的她肯定会让他不忍,宫抉甚至阴暗的想要不要下药了。

    这时,罗启请令进来,进来之后,看都不敢看宫以沫,只是低声在宫抉耳边说了什么……宫抉眼神微冷,最后有些不放心的看了宫以沫一眼。

    装病本就是权宜之计,如今他处在炽手可热的位置上,不可能一直病下去。

    而且竟然有人将皇姐还活着的事捅道了皇帝那里,他不得不去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要进宫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说,宫以沫就双眼一亮,让他气闷的恨不得现在就要了她!

    最后却只是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你在家里乖乖的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连连点头!那乖巧的模样,让宫抉更加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但宫里有急事,他又必须去。

    又叹一声,他倾身亲了亲宫以沫的脸,有外人在,宫以沫不防之下脸羞得通红!他这模样再一次叫宫抉蠢蠢欲动!

    怎么办,他每天都想花样吃掉皇姐!

    他这般隐忍,宫以沫还不自知,睁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自己,似乎在催促他快走。

    真是个小妖精,他在她面前总是能轻易破功!

    再这样折腾下去,今天他大概是进不了宫了,惋惜的离开,在走之前,让罗启将齐王府围得水泄不通!

    一是宫以沫似乎已经暴露了,要保护她的安全,二是怕她逃走。

    罗启觉得任重道远,公主那么古灵精怪的人,让他如临大敌,而宫抉却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找几个奴仆守着,如果她真要走,而你们拦不住的情况下……她走一步,你们就砍死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可行么?”罗启觉得,公主狠的时候,也是有蛮狠的。

    宫抉笑了,“必须杀人时,皇姐比谁都狠得下手,可是……若只是为了自身情爱纠纷,就要连累旁人身死,她会就范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清浅随意,却让罗启的背脊一寒,突然觉得,就算公主再厉害,也不会是殿下的对手,有心算无心,一个极其了解你的人,连思想原则和底线都将你清清楚楚的人,怎么可能斗得过?

    宫抉走后,宫以沫长长的松了口气……天知道,她这一天经历了什么!心情大起大落,跟坐过山车似得!

    宫以沫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一边消食,一边思考。

    她到底要怎么才能离开?空间,环境,记忆,到底有什么是可以利用的?而且她上一次离开遇到了龙贵妃的人,一击不成,难保她不会恼羞成怒借旁人之手毁了她……

    所以她留在这,只是宫抉的负担罢了。

    她不禁思索起上一世的记忆来,虽然很多事情偏离了轨道,但是有的还是没有……

    突然,她想到了什么,不由一惊!

    皇帝的寿宴快到了!

    差一点点就忘了,这一次是皇帝五十岁大寿,恭贺者如云!怪只怪最近她太封闭了,竟然连这样的消息都没有接收到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正是三天后了……

    难怪这边宫抉身体刚有起色,就被叫到了皇宫,如今宫抉负责大内安危,寿宴这样的场合,他还真走不开,所以……很有可能他这几天都不会回来!

    这个认知让宫以沫雀跃不已,她空间里还有清毒丹,或许能抵消一部分药性,而且,宫抉不在,她也能好好想想办法怎么离开!

    谁知,正当她晚上睡得香香的时候,宫抉……他还是回来了!

    已是深夜,冬天的夜晚更加冷清。

    宫抉站在宫以沫门前,深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还在……

    天知道,他本来是要留在宫中的,可是他借口身体还有不适,要回家由一位名医施针,这才能将事情做完之后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忙的时候还不觉得,在回来的路上,他却是那样的害怕和惶恐,生怕回来是,面对的,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轻轻,推开了门。

    可能以为他不会回来了,宫以沫睡得极其安心,她小脸红扑扑的,没有内力的她耳力不过比普通人好了一点,所以半点都不曾察觉身边轻轻的躺下一人。

    她的心该是有多大啊,前几日太子告白,她当时那样惶恐,转过身就能冷静解决,而今天,他明明好几次都要逼得她跳脚,结果他前脚走,她后脚就能睡得香喷喷的,一点失眠的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宫抉不由微微叹了口气,这就是他的皇姐啊,能躺着,绝不坐着,能解决的,不留着过夜,不能解决的,就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……让人,又爱又恨。

    宫抉心里气闷,轻轻咬了咬她的鼻尖。

    宫以沫一下就惊醒了,见是宫抉,她懵了,以为还在做梦,但是他身上微微的寒气侵袭而来,让宫以沫一下环抱住自己的身子,瞪着眼道,“你要干嘛!”

    她的模样逗笑了宫抉,他抱着她,在她身上蹭了蹭,就好像一只大猫,懒懒道,“不干嘛,我就想跟皇姐睡。”

    他的靠近,让宫以沫再也不能用平常心去对待,浑身紧绷,活像要炸毛的小兽,“你……你为什么不去自己的房间睡觉?!”

    宫抉从她怀里抬头,用一种十分无辜的语气道,“我的房间……毁坏了啊,我只好跟皇姐你,挤一挤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