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兴佳益书院目录

重生霸宠:摄政王爷太凶猛 第一百五十九章 逆鳞

时间:2017-10-28作者:风与自然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话,只听一声巨响!他们所在这张床的四脚突然齐齐断裂!整个床身下沉,让她一声惊呼!

    可这还没完,她的下巴被宫抉用力的挑起,宫以沫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翻涌着想杀人的**!那杀气强烈到让他的内力都变得不受控制起来,让他的墨发无风自动!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他沙哑而低沉的说这句话,只是在给她最后一个机会,让她收回那些可笑的话语。

    可偏偏宫以沫偏偏是越逼越反弹的性子,此时她虽然害怕得脸都白了,却硬是犟着将方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!

    “我说你爱我,就应该成全我!!”

    砰砰砰!!!

    宫以沫下意识的抱头缩起来,之间无形的内力在屋内窜涌,宫抉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破了,达到了风与自然第五重境界!内劲化质!

    碎屑在房间内弥漫,外面的人听到响动根本不敢跑进来看,就连站在门口的罗启,就能感受到屋内那如有实质的杀气!

    宫以沫闭着眼低声咳了起来,如果她此时能睁开眼,那么她就会明白,什么叫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刺骨的寒意如有实质!宫以沫闭着眼,却感到浑身被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战栗,她不由眯着眼看了宫抉一眼,尘屑中,他居高临下,眼中是冷漠的,暴戾的!更是疯狂的!那眼神配着他霎时妖异的脸,极美,却危险得让人窒息!

    他扯出一个笑来,那笑却让宫以沫很想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说喜欢别人……却想让我成全你?”

    宫以沫没有说话,只是倔强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掩唇而笑,奇怪的是,这个有些女气的动作在他做来竟然是那样的惊艳,让人错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来,皇姐,你告诉我,是谁,趁我不在的时候……入了你的眼?宫澈?申十夜?还是惊云?……或者,是徐元,玉子清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冷清而没有感情,却无端让人觉得邪气,没点到一个人名就让宫以沫心惊肉跳一下,正当她还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,他诡异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你喜欢他什么?眼睛,我挖来给你,手,我砍下送你,如果是整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一道幽光,“如果是整个人,那就只好拖出去喂狗了,毕竟我和你要睡在一起,中间,不能有太大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字字句句缓缓说来,却让宫以沫越来越心慌,恍惚间,她好像看到了上一世冷漠弑杀的摄政王!他在对她施加酷刑的时候,就是这样,她越害怕,他越高兴。

    明明她已经那么努力了,却不想,他还是变成了那个让所有人都害怕的模样么……

    “至于我要我成全你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觉得,这就好像是个笑话,所以他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笑声在这方寸之间回转,凄冷,嗜血!让宫以沫的心越发下沉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宫抉又低下头来,不容她拒绝的吻了吻她的脸颊,嘴里,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残忍的话。

    “要我成全你……下辈子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让宫以沫最后的侥幸都破碎了,她不明白,为什么同样的境遇,她和苏妙兰却是不同的境遇,如果宫抉知道她的想法,一定会告诉她,因为苏妙兰,连你一根发丝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白皙的手指一点点挑开宫以沫的衣襟,让她如梦初醒!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后退,却发现根本退无可退!宫抉坐在她的身上,歪着头打量着她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要检查啊,看看皇姐,有没有趁我不在,将属于我的东西,交给别人过。”

    他是会说到做到的!

    这个认知,让宫以沫胆战心惊,连忙抱着自己胸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曾,我都是骗你的,我没有喜欢的人,也没有被人……靠近过!”

    宫抉笑了,“我讨厌皇姐说谎骗我,所以,我要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宫以沫实在没有办法了,她此时手无缚鸡之力,急中生智的她,一把将衣袖撩开横在他面前!手臂上,一颗小小的守宫砂鲜艳欲滴!这还是出生时,雪妃给她点的!

    “你看好了!我没有骗你!”

    她声音带着一点哭腔,到底是害怕了,哑着声音控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可以这样……我没有骗你……”

    宫抉好似被那颗守宫砂晃了神,看着她泫然欲泣,宫抉好像微微一惊。

    这一愣一惊之下,浑身上下的戾气不由尽数散尽,最后,流露出一丝无奈来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宫以沫是骗他的,她的一举一动,他虽然远在西洲却知道的一清二楚,可是当他听到宫以沫用有喜欢的人为借口抗拒他时,他还是忍不住要发疯!

    可他看到宫以沫下巴上隐隐的青色时,心里更是痛恨自己鲁莽!他不想伤害她的,他只是忍不住,即便明知宫以沫是骗他的,可是他就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宫以沫半天都没有等到宫抉的的反应,她睁开眼时,却见宫抉轻咬下唇,看着那守宫砂,流露出凄冷之色。

    好似她让他求而不得,又让他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一下又变回了乖巧的弟弟,而不是要强占她的摄政王!

    正当宫以沫不知所措的时候,宫抉却低下头来,轻轻吻了吻那颗守宫砂,眉宇间,再一次流露出冷清与温柔。

    总有一天,他要亲自将这抹艳色,从她白皙的手臂上抹去。

    只是,不能使现在。

    他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皇姐……方才那样的谎话不要再说了,我怕,我真的会忍不住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失神的看了宫以沫一眼,此时她浑身狼狈,却因为方才一番纠缠,难掩春色。

    他喉结一动,闭了闭眼,沉沉道……

    “怕会忍不住强迫于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有些伤神。

    “别想离开我……我不想你恨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隐含威胁的话,他拢起衣襟走下了床。

    房间已经一片狼藉了,他四处看了看,在一堆碎木之中,捡起了一件衣服,披在了身上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直到他关上门,宫以沫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,她逃过一劫了,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冷汗,又看到满屋碎屑,不由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宫抉……是真的喜欢她啊……
小说推荐